万书楼 > 综合其他 > 捉妖奶爸 > 正文 第481章 下笔如有神(第一更)

正文 第481章 下笔如有神(第一更)(1/3)

作者:火中物

推荐阅读: 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重生之红星传奇 独宠娇妻(重生) 明人不说隐婚 现代艳帝 古寨情缘 重生辣妻:席少,请节制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终于把人安顿进去,沈崇与封吹雪回到看台上,本打算伸长脖子从隔间上端看欣欣在里面的情况。

    可惜他完全看不到。

    别说欣欣的个头了,就连那些一米六七的孩子,也一样只能勉强瞧见个头顶。

    至于画架上的画,就更看不见了。

    这是主办方为了维护比赛公平而特意施为,就是尽量避免学生家长与辅导老师干扰比赛。

    随着比赛正式开始,顶端悬空轨道上的摄像头便开始迅速的巡睃,从上往下将每个隔间里的情况短暂扫荡。

    大屏幕上开始出现画面,自正面拍摄,将每个孩子或站或坐,或抓耳挠腮,或闭目沉思,或神采奕奕,或满脸茫然的情况拍得清清楚楚。

    摄像头的拍摄角度为从前往后,从上往下,能拍到孩子们的正面,但却不会将画板拍进去。

    每个孩子的画面短暂停留五到十秒,然后迅速转进下一个孩子的画面。

    参赛选手多达128人,每人循环一次,需要少则十几分钟,多则二十分钟。

    每当切换出一个孩子的画面,看台上便有家长欢喜惊呼。

    “那是我家的娃!加油!”

    比赛监督马上从下面靠近,“这位学生家长小声一点,严禁高声喧哗,不然您也会影响你孩子的评分。”

    “好的好的,下次注意。”

    美术分为很多领域,细分起来不但包括画笔、颜料而分类,甚至还有无数个流派与技法。

    不同的流派哪怕用一模一样的工具同样做出同样题材的画作,但视觉观感上却可能截然不同。

    譬如抽象派、写实派等等诸多风格。

    但无论何种流派往往都不分高下,艺术藏于细节,却又高于细节。

    艺术源自技法,但艺术的境界又高于技法。

    整体构图与色彩布局,又或者具体到每根线条的梳理,都是艺术。

    就像国画在很长一段时间,完全只有墨水勾勒出来的黑白山水图,但谁敢说这山水图的境界比色彩斑斓的油画低?

    这里的128个孩子所学各不相同,不过大体都集中在数个大众流派里,其中最多的是水彩画,油画次之。

    美院毕业的西式画派老师好寻,能用最简单的线条画出境界的国画大师难找,或者说有钱也学不上,人家不收。

    欣欣所学较为驳杂,但都以基本功为主,倒是没有固定的流派,封吹雪也并未刻意引导。

    毕竟欣欣才六岁,太早给她定性不利于她的思维拓展,所以欣欣现在在素描、碳素、水彩、油画、国画等多方面都有所涉猎。

    在这种选题后自由发挥的比赛中,这点当然是劣势。

    当摄像机扫到第八个孩子时,这娃已经站了起来嗖嗖的开始动笔了。

    很显然他一开始就定下自己想要选用的画法,照着心中记忆的风景直接开画。

    至于欣欣,封吹雪给她制定的思考时间却长达十五分钟,就是怕她懂得太驳杂。

    每个孩子都有选择困难综合症,年龄越小越严重。

    沈崇仰头看着大屏幕上别家的孩子,下意识说道:“欣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封吹雪惊倒:“你怎么可以对她没有信心?”

    “咳咳,我就随口一说,欣欣肯定赢!一定!”

    嘴上这么说,但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他很没底气。

    大约七八分钟后,摄像头终于扫到欣欣的隔间。

    她果然并未急着开动,而是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撑着下巴,用呆呆的目光直视前方,神游天外,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她右手边整整齐齐的摆放着颜料与画笔,手中拿着只一举笔,无意识的揉捻着笔杆。

    “噗,和我想的一样,这小娃娃根本就不行嘛。”

    “都快十分钟了还没动笔,还比什么呀?”

    “那个沈老板太勉强了,这心也太恨了,怎么舍得把这么小的娃娃一个人放在那里画,早点带回家去吧。”

    重重调侃声此起彼伏,或嘲笑沈崇,或心疼孩子。

    沈崇听觉虽不及梁仔,但也比常人强些,他听着周边人群议论纷纷,咬紧了嘴唇。

    他很想大声喊一句,鼓励一下欣欣。

    但他脑子里却又回想起欣欣进去之前那捏拳嘟嘴的样子。

    他告诉自己,或许我应该相信她一次。

    我什么都不做。

    我选择相信。

    欣欣一定可以做到,并非因为她是谁的女儿。

    因为她是欣欣!

    我们参加这个比赛名正言顺,堂堂正正,没有任何黑幕,甚至只有反向的黑幕。

    我问心无愧。

    封吹雪扭头看着这个表面随和,实则倔强的男人,同样呡紧了嘴唇。

    大人能为小孩子做到的事,只有这么多了。

    在小孩子走上考场之前,做好一切的后勤工作,帮孩子调整到最好的学习状态,临考心态。

    但只要孩子一步踏入考场,大人们剩下的便只有期许与紧张。

    大人可以把孩子养大成人,但却不能帮他们考试。

    沈崇大约有点明白当年自己高考前爸妈的心态了。

    真是有种风筝脱手却无能为力,只能指望风把风筝重新带回来的味道。

    曾有社科研究报告说过,学生参加高考时最紧张的绝非考生,而是学生家长。

    以前沈崇不信,他觉得自己走出考场时手都会发抖,我肯定最紧张。

    但现在他信了。

    考生都忙着动脑子,哪有空紧张,外面无所事事的家长们才有那种等待宣判的感觉。

    家长最怕孩子哭着出来,那准保是考砸了,自觉发挥不好。

    家长也怕孩子嘻嘻哈哈着出门,那是过于放

本章未完,请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