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军事历史 > 大唐技师 > 长安 第224章 难题

长安 第224章 难题(1/2)

作者:扬镳

推荐阅读: 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独宠娇妻(重生) 明人不说隐婚 重生之红星传奇 现代艳帝 重生辣妻:席少,请节制 我在红楼当天师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想!”

    “当然想!”

    二人点头如捣蒜,他们跟着李牧,又是做徒弟,又是做牛马的,不就是为了学他的本事么?李牧突然要分享心得,二人不禁心花怒放,怎么可能不听?

    李牧醉眼迷离,敲了敲桌,道:“做事要想成功,首先要n自己。当然,我所谓的n,不是要你们去学方士炼丹,而是要你们善于观察,勤于学习,不耻下问。重点,是要肯去做。”

    李牧叹了口气,道:“我来到长安之后,所见到的人,大多数都给我一种非常懒的感觉。能不亲手去做的事情,基本都不亲手做。假于人手,如何能行?我的很多发明,都是从观察中,发现了需要,然后为了解决这个需要,我才发明出一个东西。我用自己的眼睛去发现,自己的手去解决问题,唯有如此,才能够成功。”

    “拿马蹄铁来说吧,像你们这样的公子哥,会去研究马掌吗?”李牧看了看二人,道:“不会对吧?因为有人替你们养马,有人为你们牵马,不用你们亲自来做,所以你们发现不了。即便发现了问题,你们也会找人解决,不会自己动脑筋,这才是根本所在。”

    见二人听得愣愣的,李牧站了起来,拍了拍俩人的肩,道:“我已经把心得告诉你们了,以后大唐矿业和大唐盐业就靠你们俩撑着了,我呢,也就功成身退,归隐山林”

    听到这儿,俩人才反应过来李牧是什么意思。

    长孙冲忙抓住李牧的一条胳膊,道:“师父,不可呀!徒儿拜在师父门下才一天,什么本事都还没学到,恐难以担当大任,还得师父坐镇才行。”

    王普也道:“世子说的是,侯爷,大唐矿业也好,大唐盐业也罢,都是上百万贯的生意,干系太大了。这生意是您牵头,咱们也不懂其中的门道,要是哪里弄错了,实在是担待不起。侯爷,您可不能退啊。”

    李牧无奈,只好又坐下,道:“这如何是好,我已经答应了夫人,不再让她担惊受怕。做点小买卖,不争不抢,维持生计就好你们啊,非得把我拉进旋涡之中,真是害人不浅!”

    王普忙道:“这怎么能是害人呢?如今侯爷肯帮咱们,咱们感激还来不及,谁敢说个不字?我看他谁敢?!我太原王氏,第一个不答应!”

    “师父放心,有我长孙氏在,谁想放肆也得掂量掂量!”

    李牧不理会他们的表忠心,自顾说道:“如今大唐矿业和大唐盐业都刚刚在起步,我若这时候退出,无论赚钱或者不赚钱,都不会落埋怨。我若不退,赚钱了,势必损害山东士族的利益,你们也看到那些御史了,不可能放过我呀。若是赔钱当然,这种可能性非常低,但也不排除,股东之中,有一些人只看眼前的一点小利,不从大局着想,不愿意听从我的安排。这样一来,若是赔钱了,还是我来背这口黑锅。”

    李牧叹了口气,摆手道:“罢了罢了,风险太大,里外里我也没什么好处,犯不上啊”

    王普和长孙冲对视了一眼,互相使眼色,都希望对方能站出来说话。但他们俩人,谁是傻子?谁肯担这个责任?李牧如今很明显是在要挟,意思再清楚不过。若想让我出手,必须得听我的,而且听他话语之中的意思,很可能眼前还要有所损失。虽然他的话语中,长远的利益还是有保障的,但只要涉及到损失二字,就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谁敢担这个保?

    还有,李牧点名了,若大唐盐业和大唐矿业获利,势必要损失到没有参与其中的山东士族的利益。到时候出了麻烦,还得这些股东们顶缸。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样子,李牧出事没人声援,他非常不满,最后还不是大家一起去泼粪了?什么五姓七望,从龙之臣,全都斯文扫地了。

    李牧话里话外想要传达的意思,不是傻子都明白了。我可以出手帮你们赚钱,但是不要把我当成傻子。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得到,就得付出。利益共得,风险共担,出了事情谁也跑不了,想拿我一个人顶缸?那不好意思,老子不陪你们玩了!

    李牧瞅着俩人挤眉弄眼,谁都没说话的意思,知道这事儿他们俩做不了主。

    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不过是各自派系的代表而已,真正能够做主的是长孙无忌和王珪。他们就算拍着胸脯答应了,李牧也未必敢尽信。这不是能逼出来的,李牧打了个嗝儿,道:“今天吃得是真饱,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家喝药了。你们俩也自便,这几日呢,没事儿就不要去我府上了,让我安心休养几天。等我好一些了,我带你们去郊外,我从陛下手里买了一个山谷,据传,冬日不结冰,我倒要去看看是什么奇景,顺带也勘测一下,转过年来,我就要归隐山林了,看看那山谷合适不合适,若合适,就盖几间房屋,做个逍遥隐士,想来也不错。”

    二人还要说什么,李牧却已经不给他们机会了。起身喊了一嗓子,李重义把马车赶了过来,李牧上了马车,让独孤九去喊白巧巧和李知恩,一家人踏着夕阳回家去了。

    王普和长孙冲两个,呆愣愣地看着逐鹿侯府的马车,淹没在夕阳的余晖中,各自叹了口气。

    碰上这么一个难缠的主儿,可真是令人头疼啊!

    长孙冲还好说,如今大唐盐业还在建造作坊,最快也得等到转过年来,才能开始制盐售卖。而李牧的制盐法,三家凑在一起,已经试验过了。试验的结果是有效,确实能够制作出细盐来。眼前看,倒好像是没有什么用得着李牧的地方,因此不是很着急。

    但大唐矿业这边可就不一样了,朔州露天煤矿试开采已经开始了。第一批的煤已经着手往长安运了,迟迟没有运过来,乃是因为遇到了一个难题。

    路不行。

    古代的路不像后世,有水泥,有沥青,差一点的地方,也有砂石垫道。古时候修路,因各种条件n,大部分的时候,连砂石都没有。就算是皇帝出巡,也不过是黄土垫道,意思就是用相对瓷实一些的黄土,砸实了,铺在路上。遇到暴雨,一样的泥泞。

    煤

本章未完,请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