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女频言情 > 寒门小闲臣 > 第112章 吴田被气死

第112章 吴田被气死(1/2)

作者:百里如银

推荐阅读: 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独宠娇妻(重生) 明人不说隐婚 重生之红星传奇 现代艳帝 重生辣妻:席少,请节制 我在红楼当天师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吴田、曾晧胜等几个带头者被带到县衙,当时林文昇正在坐审,曾浪安抚好家人后,让王进喜、范氏、曾有根老伯等人先去店里照应,然后带着曾山,也来到县衙大堂。

    曾浪向林文昇状告吴田辱骂自己,在大明,普通老百姓是不能骂秀才、举人等有功名士子的,这在《大明律》中有明确条文。

    而吴田也不示弱,告发曾浪收买民田,给他们避税,然而他可能不知道,这种操作在整个大明‘士’这一层,是很普遍的,就连知县林文昇,他除了中进士时的两千亩田地合法避税外,也另外买下了千亩良田,想方设法把税避了。比如说,假托某块田被山洪冲掉,让官府从鱼鳞册中画掉这块地,但是事实上并没有被山洪冲掉,还好好地在那里,官府也没有派人实地勘察,不在册的田地,自然不用缴税。

    听了吴田的讼词,林文昇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可有证据?”

    吴田哑口无言。

    因为曾浪买的田,都是有官府加盖大印手续的,也就是说合法买的,而与那些卖地者的秘密协议,那些卖地者从中能得到好处,自然不可能拿出来给他看。

    吴田没有证据,可曾浪却有证据证明他他辱骂自己。

    毫无疑问,林文昇绝不会偏袒吴田,曾浪也不可能就此放过吴田,坚持要以《大明律》中的处罚规定,打吴田的板子。

    吴田被按到板凳上,两个衙役执水火棍,交叉着打,虽没打几下,但吴田屁股被打的皮开肉绽,曾浪在旁边蔑视地看着他,冷冷道:“吴田,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带人闹事?还敢不敢辱骂我?不给你点教训,你还以为我好欺负是吧?”

    “你这个……奸贼……”吴田一口血喷出来,血液染红了口中牙齿。

    “哼。”曾浪冷笑。

    当初未中秀才、举人之时,挨了这老家伙多少骂!现在眼睁睁看着这老家伙在自己眼皮底下挨打,也算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憋屈已久的恶气。

    挨了板子的吴田,老泪纵横,哎呦哎呦,叫苦不迭,由曾晧胜等人扶着慢慢走出县衙……

    曾浪心中恶气已出,但却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吴田。

    待林文昇坐堂完毕,要进县衙后宅(知县家人住的地方,譬如女眷、老小、下人,级别比知县低的官、吏、民等身份人士,无授权不得入内),曾浪早守在后宅门边,见到他来,忙拱手道:“学生参见县尊。”

    自称学生,算是对知县的尊敬。

    林文昇毕竟也是多年为官的人,在官场早就成人精儿了,一见曾浪这架势,便懂他意思,含笑问道:“呵呵,解元郎心中尚有不平是不是?这板子也打了,此事就此了结……如何呀?”

    曾浪见不远处有衙役,便躬了躬身,再一揖道:“多谢县尊为学生做主,只是学生还有些话想和县尊说,不知县尊可否行个方便?”

    林文昇微微一怔,随即抬了一下官袍:“好呀,那我们到签押房去说吧,此刻正好签押房没有别人……”

    “没有别人……”这四个字让曾浪一喜,也听出是林文昇刻意在强调。

    两人来到二堂(大堂后面,大堂是知县审案的地方;二堂是知县、县丞、主簿办公的地方),果真没有别人,曾浪便直接取了一百两银票出来,偷偷塞给了林文昇:“县尊,学生以为,这个吴田不太适合担任桃源里的呀……”

    林文昇收下钱,捋捋胡子,装模作样问道:“那解元郎以为谁比较合适呢?”

    “孟秀才比较合适。”

    “好,好,本县赞同解元郎之举荐,这就派人下达命令解除吴田一职,由孟秀才担任。”

    第二天,吴田家里就收到了官府下达的解除职务的令状。

    吴田挨了打,屁股上全是棒疮,躺在床上养棒疮时,突然听到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奸贼……奸贼……”

    他的几个儿子立即围上前来,惊慌叫道:“爹……爹……”

    吴田狠狠咬着牙,口中血不住涌冒,突然,眼睛一闭,头一倒,抽搐似的痉挛几下,便没了气息,被活活气死了。

    “爹!爹!”

    吴家一片悲怆。

    离过年还有五天,别人家准备过年,而吴家,却不得不准备丧事。

    吴田死了之后,吴田的几个儿子对曾浪可以说是恨之入骨,几乎每天都来县衙闹事:“曾浪那个畜生害死了我爹!我们要讨回公道!”

    林文昇很是头疼,每天让衙役驱赶,都没有用,眼看着过年了,也要开始休沐了,遇上这档子事,还真是让他心烦。

    眼看快过年了,为了过个安心年,促成曾浪与吴家和解,便是林文昇的当务之急。

    腊月二十七这天,离他过年休沐就还有两天,为了了结此案,过个好年,他亲自登门曾浪家里,劝说他拿出一笔钱来和解此事,而他也愿意亲自去吴家调解。

    曾浪笑了笑道:“吴田的死,本就与我没有关系的呀,县尊如果同意这一点,学生自然愿意拿出一笔钱和解此事,倒不是我做了什么事心虚,而是我,作为禾田村出来的举人,看禾田村许多人可怜,便发发善心,给他们一副棺材本!”

    林文昇点头道:“正是此意,解元郎慷慨解囊,为村里老人买棺材一事,乃是大善举,本县自当表彰解元郎呀!”

    曾浪这才回想起来,这古代人,你给他钱做棺材本,他绝不会以为你在诅咒他,反而觉得你是大善人……比如《水浒传》中就有记载,宋江老是喜欢给别人施舍棺材本。

    想到这里,曾浪便也是点头长笑:“县尊,您以为我应该拿出多少银子合适?一副棺材也值不了几个钱吧?”

    林文昇自然不会直接回答这问题。

    他带来的钱谷师爷笑呵呵地跟曾浪道:“解元郎,一副好的棺材,要九十两哩!”

    曾浪自然知道棺材的市场价二十两都不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