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科幻恐怖 > 逆命穿梭 > 第三十三章 死战到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

第三十三章 死战到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1/2)

作者:择运

推荐阅读: 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独宠娇妻(重生) 明人不说隐婚 重生之红星传奇 现代艳帝 重生辣妻:席少,请节制 我在红楼当天师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将马英才他们用炸药送上天后,张宗昌带着方俊杰等人往大帅府跑去的同一时间。

    青柳巷的一个暗堡中,一个士兵收回看向张宗昌撤离方向的目光,提起枪托就砸向旁边的桌子。

    等众人听到响动后将目光转向自己,便愤然骂道:“玛德,张宗昌都丢下咱们跑了,还守个屁!”

    “混账,别在那里妖言惑众,历城都被乱党包围了,从哪里跑?

    大帅都说了,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咱们只有死守每一条街道,撑到大军回援,才会有一线生机。

    若不是看在你跟了我多年的份上,你敢在这个关头扰乱军心,我非枪毙你不可。”

    一个军官喝骂道。

    “从哪里跑?

    当然是从地道跑,我一个远房亲戚就是警卫团的,他偷偷告诉我,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往大帅府后院的一个地道运东西。

    他叫我找机会逃命,别傻傻的给人当炮灰,命丢了还被人当成傻叉。

    不信的话大家伙来看看,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大帅不派人增援咱们,反而还带着人往大帅府的方向跑去。”

    那个士兵说着让开了身子,并伸手示意众人来窗子边看看张宗昌等人跑向大帅府的背影。

    那个军官闻言,不由信了几分,便直接举起手枪,抵着那个士兵的额头说道:“王二锤,你是不是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王二锤看着抵在额头的枪口,瞳孔一缩,知道再说下去就会被执行军法,用来杀鸡儆猴镇压有些浮动的军心,便不再言语,沉默了下来。

    旁边的另外一个军官,等那个军官将王二锤逼迫得服软后,便开始唱红脸,化解变得僵硬的气氛。

    他若无其事地上前,按下抵在王二锤额头上的手枪,轻笑道:“都是自家兄弟,说说就行了。真是的,吓唬人动这玩意干啥?”

    接着又不动声色的走到王二锤边上,背靠着窗台,挡住众人看向暗堡外的视线,继续说道:“二锤兄弟的亲戚恐怕是弄错了,大帅府里根本没有地道,有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地窖。

    大帅之所以会命令警卫团的兄弟将财物运进地窖,是因为大帅府是最后的阵地。

    大帅在里面埋了很多炸药,万一历城在失守时还未等到援军就会将大帅府炸平,将所有的财物全部埋在地下。

    到时候,占领历城的乱党,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在大帅府的废墟下,埋藏着大量财宝。

    我孙悦在此对天发誓,要是我骗了大家,说的有一句是假话,就叫死无葬身之地,被大家乱枪打死。”

    孙悦说到这里,顿了顿,对着刚才拿枪指着王二锤的军官嘟了嘟嘴,继续说道:“再说了,大帅要是准备逃跑,怎么也会带上王营长吧。

    毕竟,王营长是大帅十七姨太太的弟弟,和咱们不一样。就算大帅会放弃咱们这些和他无亲无故的人,也不可能会放弃他的亲戚吧。”

    “没错,大帅说了,即使是最后等不来援军,兵败身死族灭,也要战到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

    不管是谁,想要夺取他的山东,都要有留下遍地尸体的觉悟。

    他即使是死,也要撕下拜上帝教的一块肉,让其损失惨重,实力大损,报其夺城多恨,又怎么可能逃跑。”

    王营长接过孙悦的话头,附和着说道。

    孙悦见还有一部分人的表情仍然是不以为然,对他的话不置可否,明显的将不信写在脸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又补充着说道:“大帅对咱们不薄,既没有断过咱们的饷银,也没有约束过咱们的军纪,更没有处置过违法犯罪的兄弟。

    甚至,在山东任何一个地方,兄弟们都可以为所欲为。

    咱们和大帅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以说,大帅的江山,有兄弟们的一份。

    古人云:‘君王以勇士待我,我以死战报君王。’

    大帅待咱们,已经不是君王待勇士的地步,而是待咱们如手足、如兄弟。

    一世人两兄弟,有今生无来世。

    不管大帅有什么打算,我都会支持他,不就是这一百八十斤肉吗,丢在这里里又有什么?

    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如果有那个兄弟上有八十岁的老娘需要赡养,下有三岁的幼童嗷嗷待哺。死不起,不敢死。那就走吧,兄弟们不会怪你。

    反正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替咱们这一营的兄弟偿还大帅的恩情了。”

    孙悦说完,伸手推了推王营长,将其拉到一边,让出了一旁离开的过道。

    王营长等孙悦将其拉到一边,立马反应了过来,在众人表态前,十分默契地配合了起来。

    他一把扯下孙悦拉着他肩膀的右手,重新上前将过道堵住。

    使劲地将自己的两只衣袖向上挽起后,一把抓下自己的帽子扔在地上,恶声恶气地说道:“我看哪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敢临阵脱逃,真当我手里的枪的是吃素的。

    既然当兵吃粮,就要有战死沙场的觉悟。领着大帅的饷银,又不给大帅卖命,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哪个孬种想当逃兵,站出来试试,看看我敢不敢执行军法,开枪时手会不会哆嗦。”

    “王营长说什么呢,把兄弟们当成了什么人了?

    又不是你一人不怕死,讲道义,有义气。

    大伙谁不是顶天立地的男儿汉,又有哪个可能会做胆小鬼?

    呆会儿你看看,都是带把的,兄弟们又有谁会后退一步。”

    一个军官佯装生气,对着王营长说道。

    “就是,呆会儿杀敌时,谁皱一下眉头,眨一下眼睛,咬一下牙齿,谁就是婊子养的!”

    一个跟着镖局走过镖,当过土匪劫过道,来历城当过禽兽,盲目拥护张宗昌

本章未完,请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