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综合其他 > 道君 > 正文卷 第一四二零章 鬼医很刚烈

正文卷 第一四二零章 鬼医很刚烈(1/2)

作者:跃千愁

推荐阅读: 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独宠娇妻(重生) 明人不说隐婚 现代艳帝 重生辣妻:席少,请节制 我在红楼当天师 重生之红星传奇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对取样的检查,师徒三人足足忙到了深夜才算完事。

    次日大早,元色亲自光临师徒三人的落脚点,问情况如何。

    鬼医推出了三只写有名字的瓶罐,“不出所料,与圣尊修炼相同功法的人,匹配度果然高上不少,已找到三个能凑合的。”

    凑合?什么叫凑合,这事也能凑合?元色皮笑肉不笑一下,拿了三只瓶罐,分别看了看上面的名字,放下后问道:“也就是说,这三个并非最合适的?”

    鬼医点头,“至少比一般凡夫俗子的好用一点。”

    元色回头问元妃,“在圣地的人都招来检查过了?”

    元妃:“是的。剩下的都在圣地之外,已经传讯给霍空他们,想必三天之内是能赶到的。”

    元色微微点头。

    谁知鬼医却出声道:“圣妃此话不属实。当着圣尊的面,话可要说清楚,回头不能说小老儿没有尽力。”

    无心听的心惊肉跳,大概猜到了师父要说什么,发现师父这是豁出去了。

    殊不知鬼医也是没了办法,如同他自己对无心说的那样,被蓝明盯上了,已经踏错了一步,已经无法回头了,事不成照样没有好下场,只能是尽力而为。

    而元妃抗拒检查,不当着元色的面去说这个,他这边是无法勉强元妃的,届时就没办法对元妃下手,也就意味着无法完成蓝明那边的交代,下场一样好不了。

    元妃脸色微寒。

    元色闻言看看鬼医的反应,又回头看看元妃的反应,察觉到了其中有问题,当即乐呵呵道:“黑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当我的面没必要遮遮掩掩。”

    鬼医道:“这事小老儿不敢多言,还是要看圣妃自己的态度。”言下之意是让问元妃。

    元色顿时饶有兴趣地看向元妃,呵呵道:“话说的不清不楚的,这是怎么了?”

    元妃瞥向鬼医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怨恨,继而淡淡道:“回圣尊,也没什么,黑离把我也纳入了检查的范围之内,我觉得没必要。”她也直话直说了,知道鬼医把事挑破了凭元色的精明是瞒不过去的。

    元色懂了,意味深长的“哦”了声,独眼目光略闪,颔首道:“那确实没必要。”

    鬼医一看这情形有些不对,发现元色不是一般的偏向元妃。

    他岂能就此作罢,真要坐视的话,回头蓝明那边岂能轻饶,当即出声道:“圣尊说的是,不过圣尊有圣尊的道理,小老儿身为医者面对病患一向是就事论事,不说那些遮遮掩掩的话。治病医伤,说些空话无任何益处。在小老儿看来,圣妃很有可能是与圣尊最为匹配的一个!”

    此话一出,无心可谓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发现师父这是直接硬杠上了,这样硬来,未免太过刚烈了一些。

    元妃脸色当场沉下了,厉声道:“黑离,你什么意思?这是非要跟我过不去是不是?”

    鬼医道:“圣妃言重了,小老儿说了,面对病患,小老儿一向是就事论事。”

    元妃指来,“什么就事论事?我看就是胡说八道!你分明就是看我不顺眼,想趁机一报私怨!”

    鬼医也当场甩上了脸色,“圣妃,你这话小老儿可就不爱听了。小老儿说了,治病医伤,说空话无益,小老儿只是实话实话,小老儿与圣妃也无冤无仇,怎么就成了报私怨?”

    元妃针锋相对,“你若凭目测就能看出谁是否匹配,还用得着耗时耗力逐一找人检查吗?直接去人群中走一趟岂不就能了事!有这本事,却折腾到如今,你作何解释?”

    元色目光微闪,独眼略眯着盯着鬼医,这也是他心中的疑惑之处。

    无相和无心顿时暗暗揪心,被对方的话戳中了要害,不知师父该如何应对。

    砰!鬼医一掌拍在了案上,似乎是医者的脾气上来了,勃然大怒道:“圣妃,你这是在说外行话,你不懂,我不与你计较,你若是不愿接受检查,那便罢了,犯不着这样侮辱老夫!若觉得圣尊的伤非我能解决,不如另请高明!”

    回头对两名徒弟喝道:“还赖在这里干嘛?还不收拾东西走人?”

    无相和无心相视一眼,当即动手去收拾那些瓶瓶罐罐。

    元妃冷笑一声,“黑离,你当大元圣地是你家不成,由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成?”

    鬼医当即两手袖子一撸,大怒道:“老夫行医多年,还未见过你这般不讲理的人。你想怎样?老夫随时奉陪!”

    元妃震怒,还未见过有人敢在大元圣地如此嚣张,正要动手,谁知元色伸手拦了一下,“诶!有话说话,有理说理,大家无冤无仇的,一言不合便打打杀杀的,传出去让人笑话,都消停消停,谁再敢造次,休怪本圣尊不客气!”

    元妃绷着张脸,冷哼一声,盯着鬼医,不吭声了。

    鬼医亦对她吹胡子瞪眼状,一副脾气上来了的样子。

    元色转而又对鬼医乐呵呵道:“黑离,元妃的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你若真能目测出来,又何须费这工夫是不是?既然你说她是外行,那你不妨讲点内行的话出来解释解释,解释清楚了,事情不就过去了么,吵吵闹闹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说是不是?”

    鬼医绷着脸,火气渐消的样子,最终徐徐道:“寻常医者,行医手段离开不开望、闻、问、切这四法,以观望之法辨识症状我也离不开。目测之法因医者各人的经验和功底不同,能看出的东西也不同。而目测之法只是一种辅助方式,并非最终下定论的结果,所以小老儿之前才希望圣妃让小老儿再检查检查以做确认。”

    元妃冷笑一声,“搬弄玄虚。”明显不信。

    鬼医:“如此浅显的道理,说出来你都不懂,若再讲深奥些,你越发听不懂。若是觉得小老儿此话不通,那也简单,不妨以事实来证明。不如这样,圣妃可从世俗找几个孕妇来,老夫不接触,也不施法查探,只需让小老儿以‘望’字法近前一观,老

本章未完,请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