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少年大将军 > 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 二叔

第二千四百一十一章 二叔

 热门推荐:
    那伙计送了些青菜进来,礼数周到,叫人如沐春风,若非几人早已看穿他的真实身份,换成旁人十有**会心生好感,约莫还会多想一个这些贼寇未必见得就都是凶神恶煞之辈。
    草草吃了饭,天还没有黑,中年汉子出了客堂,门外另有一个伙计问他做什么,中年汉子直言要见兄嫂,然后说了自己与苏家寨寨主夫妇的亲眷关系。那伙计盯着中年汉子看了良久,缓缓点头,带着他去了寨子里,直到点灯之后才返回客堂。回来之后也没多说,几人在院子里闲聊的时候他只说见了嫂嫂,兄长不在寨子里,便也没有其他,各自回房歇息了。
    入夜之后寨子里一片死寂,像一座鬼城,只有灯火,没有人烟。离浅予敲了敲墙壁,趴在墙上说:“姐姐,爹,外面的人都睡着啦。”
    那边屋子里传来一个敲墙的回应,没有别的动静。离浅予侧耳听了好半天,皱了皱秀气的琼鼻,嘀咕道:“就知道指使人,也不知道带我去,过河拆桥,哼!”
    风狸眼珠子一转,笑道:“要不要跟着他们去看看?”
    “不要。”离浅予一口回绝,“爹说了,要我老实待着,我要听话,要不然爹该不要我了。”说完回去床上躺着,合衣而卧,闭目养神。
    风狸撇了撇嘴,竟然没中计,这小丫头果然不好对付。甘琦狐疑地看着她们,李落没有告诉她离浅予的来历,她也没问,只瞧着这小女孩和李落之间似乎有什么渊源,而且称呼的那么亲近,他竟然也没有反驳,难不成还真是他多年未见流落民间的血脉?这可得让小姐早些知道才好,不过瞧着年纪也不算以公子的岁数好像早了点,十有**是被哪个狐狸精给骗了吧。
    一屋子三个人,各怀鬼胎。
    两道人影犹如这夜里的游鬼,悄无声息地离开客堂,往寨子深处而去。苏檀儿指点方向,李落提纵起落,借夜色和寨子里的竹楼屋舍遮挡视线,还得带着她,避开水寇的暗哨,趁夜去见苏檀儿的母亲。苏檀儿被他扶着身子,自忖也是有些身法底子的,到了眼下才知道自己洋洋得意的那点轻功身法委实不值一提,被他抓着整个人如腾云驾雾一般,迅疾而无声,躲闪腾挪之际比那些穿花的蝴蝶还要灵巧。苏檀儿做梦也想不到一个人可以将轻功修炼到这般地步,惊诧之余多了几丝灰心,大概觉得年幼时修习轻功都是徒有其表,最多算个杂耍而已。
    “前面就是了。”按捺下心里的遗憾,苏檀儿定神说道,这里也是中年汉子见到她娘的地方,只是交谈时那个伙计寸步不离,有些话便也说不得,只是聊聊家常,代他妻子问好,装作不知道的问了问阿哥去了哪里,三言两语就告辞离去,虽然没有说太多,至少知道娘亲安然无恙,也让她宽慰不少。
    这里必有暗桩,苏家寨寨主之位易主,苏檀儿的父亲凶多吉少,传言已被贼寇杀害,但留下她的母亲,如果不是水寇良心发现,定然另有所图。李落让苏檀儿先躲起来,自己孤身一人绕着这座小楼极快的查看了一番,让他惊奇的是竟然没有暗桩,空无一人,莫非这些水寇真有这般气度。
    李落压下心头疑虑,和苏檀儿翻进了院子里,竹编的篱笆,和寨子别处的院落并无二致,最多不过是宽阔些,院子里的小楼更高大些而已。竹子插入土中,有些生了根,在光秃秃的竹竿上抽出几片新叶,添了翠色,不过在四季皆绿的瀛湖山也不见出奇。
    落地无声无息,听苏檀儿说过院子里原本有条狗的,不过不曾遇上,兴许已被一众水寇打了牙祭。小楼里亮着灯,有人影晃动,还没有歇息。苏檀儿脸色一喜,刚要推门进去,忽然被李落按住肩头,传音道:“屋中还有旁人,是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苏檀儿一怔,脸色微变,夜深人静,这本该是自己父母的小楼里有个男人在说话,阿爸凶多吉少,那和母亲说话的人是谁?
    虽然偷听母亲说话实属不该,但是她怎也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和李落藏在暗处,想看看是什么人在和母亲说话。就在这时,房门忽地一响,果然有一个男人从屋中走了出来,苏檀儿定睛一看,轻轻咦了一声,惊疑不定:“二叔?”
    李落目光微凝,原来是苏安,眉宇的确和苏檀儿就少许相似,面白无须,相貌生得倒是周正,不过略显阴鸷,身子也单薄了些,嘴唇薄而长,一眼望去颇有些薄情寡义之感。相由心生,能在兄长死后接任寨主之位,还和这些水寇有来有往,多半也是个自私自利之辈。
    门后站着一人,没有出屋,苏安回头看着屋中人,冷然说道:“大嫂,你好好想想,这件事于你,于寨子都有好处,瀛湖山风雨飘摇,大哥不在了,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苏家寨毁于一旦吧,杨二当家的心意大嫂也该知道,不是坏事啊,大哥泉下有知,也自当知道大嫂的苦心。”
    “是对你最有好处吧。”门后传来一个冷冽却很悦耳的声音:“苏安,如果你还知道他是你大哥,这种无耻下流的话就别再说了,我宁愿死也不会答应那个恶贼,要人没有,要命就只有这一条,想要的话就来拿吧。”
    “大嫂”
    “走!别让我再看见你!”
    “你这是何苦”
    “你走不走!”屋门一动,一个妇人走了出来,苏檀儿身子微微一颤,颇显激动,想必就是她的娘亲。李落远远一望,倒是颇有吃惊之意,但见那妇人柳眉杏眼,鼻梁高挺,嘴角上扬,即便是在盛怒之中也难掩绝色,一身浅蓝色衣裙,色泽很鲜艳,倒不是心性放荡,只是这异族女子多会有这般鲜亮的织绣衣物在她腰间系着一根金丝软带,形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