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十章 妖术(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正文 第十章 妖术
“突袭!”
“凿穿!”
“杀敌!”
刘同的吼叫声接连不断的响起,他的叫声越是频繁,越是证明他在战场上临阵指挥的能力越强。
刘同无比坚信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哪一只部队能够阻扰精骑营奔袭的马蹄,鲜卑人不行,匈奴人不行,黄巾军更加不行。
长槊贯体,鲜血淋漓,马蹄飞溅,寒光交错,精骑营的冲锋直接给予了黄巾军绝对的重创打击,好似把一张饼撕开一般,骤然崩裂,整个黄巾军的阵型也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凡是阻扰在精骑营突袭道路上的黄巾兵卒全部被斩杀,无一例外。
骑兵对战步兵依旧是存在绝对优势的,顺利凿穿而过的精骑营奔袭而去,第一波的突袭已经结束,他们会暂离战场然后等待时机准备发动第二波的突袭。
然而精骑营的暂离并没有让黄巾军得到喘息的机会,因为刀盾营和坚枪营紧随其后的碾压了上来。
刀盾营以盾牌护体,缓步推进,立盾、撞击、翻盾、砍杀,再立盾,动作虽然简单,但却很有效果,刀盾营以方形阵推进,步步为营,这是一只人形坦克,黄巾军无法阻挡。
与刀盾营不同,坚枪营果断冲锋,采取双人合作共同驾起一杆三米六的长枪,前后队形交错,长枪紧凑,以矩形结阵,将士们起始缓步跑动,而后逐渐加快速度,最后发起凶狠冲锋。当长枪扎进黄巾军阵型的时候,坚枪营的阵型丝毫没有乱,以枪为墙,奋力推进,黄巾军也无法阻挡。
“黄巾力士,上阵!”张角一直关注着战场上的局势,如同黄巾力士的强大战斗力让卢植无比震惊一样,并州军强大的战斗力也让张角无比的震惊,但决战就在此时,整只黄巾力士部队全部压上去的时候,张角就明白他彻底的没有退路了。
是硬碰硬的一较高下,还是暂且退却暂避锋芒,张角选择了前者,也如同刘辩也是如此选择一样。
“刀盾,两人队型,散!”关羽高喊一声。
“坚枪,三角队型,散!”徐晃大吼一声。
随之而来的便是血与肉最为粗暴的交战,黄巾力士最为依赖的是他们好似无穷一般的力气,一把大斧砸倒盾牌上,直把盾牌给砸到裂开,木屑横飞,盾牌下的刀盾营兵卒闷哼一声倒地,胸口是阵阵的闷疼,也不知道是不是肋骨断了。
一杆短矛捅在一个黄巾力士的腰间上,疼痛刺激着神经,这个黄巾力士没有退缩反而更加的兴奋,他狞笑着一手握住短矛大力拽动,那坚枪营的兵卒一个趔趄直接趴在了地上,脑袋嗡嗡还没反应过来,一把单刀就划过了他的脖颈,血喷溅在那黄巾力士的胸口,黄布衣顿时红了一大片,正当他发狠大笑的时候,一柄刀尖忽然从他的胸前穿透了过来。
带着一种不敢相信以及深深的不甘,这黄巾力士终于软下了身体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而在他尸体旁边站着的正是忍着疼痛爬起来的那名刀盾营兵卒。
这样的战斗画面接连不断的展开,一副接着一副,好似无穷无尽。
张角忍不住的眼角抽动起来,
他看到了黄巾力士在节节败退,他也听到了汉军反攻的鼓声,更有一阵沉闷的号角声环绕云霄,那是精骑营发动第二次的冲锋了。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剑在右手掌上快速的划过,鲜血顺着手臂流淌,张角仰视天空而高举双手,剑在头顶绕上三圈,他厉声喊道:“黄天助我!风来,雨来,雷来,电来!”
霎时间,正处于策马奔腾中的刘辩感觉到天空中骤然出现了一股难以言明的气力!
随着瞳孔逐渐的放大,刘辩的脸上写满了震惊,那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气力?
那是一股如同修心功法一般,是修仙气力!
张角会仙术?这怎么可能?
小爷来到汉末好几年了,明明一直都感受不到这个时代的气,根本就无法修炼的,若是没有修心丹,小爷的修心境界根本就提升不上来,所以,张角为什么会仙术?
不,这不是仙术,也不是道法,气力是有,但是不纯,还很杂乱,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是……妖术?
是了,张角使出来的不过是妖术,是那种气力不纯、真假参半、迷惑众生、混沌不堪的妖术。
那张角为什么会妖术?难道是因为那一本《太平要术》吗?难道真的有南华老仙吗?
看来马三更的谍报工作做的还不够完善,张角藏着一只黄巾力士的精锐部队都没有察觉,张角炼成了妖术更没有发现,马三更还是太嫩了点,张角的保密工作实在做的太好,就连小爷这一刻心都慌了啊!
刘辩此刻的脑子里面出现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他的确是心慌了,有一种难得碰见修炼同道的悸动,更有一种如临大敌的讶异。想当初刘辩率八十骑冲阵只凭借一腔热血,面对鲜卑人和匈奴人也是胜券在握,可刘辩实在无法找出什么词来准确的形容此刻他的感受,好似如鲠在喉,咽不下去,吐不出来,无比焦灼,万分难受。
明明艳阳高照的时刻,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好大一朵乌云直接就把太阳给遮住了,乌压压的一片,天黑了!
大风骤起,呼啸而来,浓云密布,天昏地暗,飞沙走石,叶动树摇,雷声阵阵,电光行行。硕大的雨滴从天而降,“霍嚓”一声,一道闪电瞬间劈下来,一名精骑营的兵卒连人带马被劈的直接冒起火来,昏暗的天空骤然被照亮,也把一张张惊恐的脸给照的透亮。
黄巾力士一脸虔诚的对着张角所在的方向跪地磕头,而汉军们个个胆战心惊,狂风暴雨当中一阵人仰马翻,战马嘶鸣,兵卒慌乱,胆小者逃离不开只能哭爹喊娘,汉军阵型大乱,士气低迷,兵卒已经无心恋战。好在并州军向来军纪严明,虽然个个也惊慌失措,但并没有出现逃跑的现象。
沙土阵阵飞扬,眯的人眼睛都睁不开,皮铁盔甲随风摆动,风劲太强使得武器都快举不动了,好多人都跌坐在地上,机智点的直接趴了下来,精骑营的兵卒们纷纷用力拉住自己的战马,实在拉不住的只得任由战马在阵中乱撞,有人运气不好直接被撞翻在地。
卢植等人虽然不在战场上,未曾受到波及,但他们在战场外也是看的阵阵心惊
。张角突然使出了妖术,这等闻所未闻的手段着实让卢植一阵大脑空白,就在他恍惚之间,有一个声音突然大叫了起来,“快,随我去救辩爷!”
卢植恍然回过神寻声看了过去,他只见着一个圆滚滚的身影骑着马径直冲向了战场,而后陆陆续续百余匹战马奔袭过去。
“那是何苗之子何安?小小年纪,胆色不凡,果真与殿下情深义重,日后必定是个人物!”卢植嘀咕几句,他的面色越加凝重,身为一军主帅,在面对此刻这种明知无比危险又未知困境之时,卢植实在是无法下令让麾下的将士全部冲上去。
就算下令了又如何?别说是军中将士了,就连卢植都明确的感受到他的双腿已经发软。
胆怯了!
殿下要救!可将士的性命就无关紧要了吗?冲上去岂不是送死?唉……两难啊!
就在卢植万般纠结的时候,宗员上前喊道:“大人,我愿去救殿下!”
“万分小心!务必护住殿下!”卢植闻言便一把紧紧的抓住了宗员的手臂。
“诺!”在卢植那颤抖的目光下,宗员率领一部分汉军将士冲上了战场,那里已经是昏暗混乱的一片,只看的卢植面庞抽动。
这一战,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将士能够活着回来?唉……
“辩爷!辩爷在哪?”
刚冲进战场里的何安也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东西,战马一下被撂倒,他也摔在了地上,好在他皮糙肉厚,摔了一下也没有大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何安太胖的原因,大风竟然吹不动他的身体,虽然阻力依旧很大,但他还是可以迈腿前行。
随何安一起冲进战场中的兵卒们纷纷迷失在这一片昏暗当中,风声,雨声,雷声,声声都惊动人心。何安也已经失去了方向感,他一手挡在眉头上,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一把东极剑,这是刘辩特意为何安打造的神兵,东方极光,是曰东极,此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与承影剑也不遑多让,何安用东极剑已经刺翻了六个黄巾兵卒,其中还有一个黄巾力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