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章 飞星(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忙碌了一天的金陵市,却并没有因为黑夜的降临中,而安静下来。但是,今夜的金陵市,却注定让人们不平静。
漆黑的夜空,一道神秘光芒,由远而近,在夜空中,留下一道闪耀的痕迹。最后,悬在金陵市的正上空。
神秘的飞星停下之后,顿时光芒大盛,犹如极光降世。金陵市,仿佛又一次迎来黎明的曙光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那是什么东西?”
“这是极光吗?”
金陵市的人们,都议论纷纷,仰着头,去观望夜空中,那耀眼的光芒。
可是,那神秘的亮星,似乎有着自己高傲的尊严,容不得他人细看。只要稍稍多看一会,便会让人觉得眼睛刺疼,无法再观。
金陵市东郊的一座庄园中,一位身着长袍的中年,疾步而行。转眼间,他便来到庄园后面的石山之中。穿过石洞,中年恭敬的站在一扇大门面前。
“家主,谢福有事禀报。”
谢福静静的站在门前等待,没有一丝其他动作。
过了一会,里面才传来谢天麟的声音。
“什么事?”
谢天麟的语气之中,并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虽然他之前交代过,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他闭关,但是谢天麟相信,谢福不是没有分寸之人。
谢福是谢天麟的爷爷谢长生,在战乱之中带回的孤儿。后来,便一直跟在谢天麟的身边。谢天麟也视其为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在他成为谢家主之后,便让谢福做管家,打理家族内的事物。谢福在谢家身受敬重,其地位,丝毫不弱于谢天麟的几个亲兄弟。
“家主,你在闭关,本不该打扰于你,可是此事非比寻常。”
虽然谢天麟一直视他为亲兄弟,但是谢福却一直以下人自居,他时刻谨记当年谢长生的恩情,丝毫不敢忘怀。
“吱呀!”一声,谢天麟推开门,走了出来。
谢天麟看得出来,谢福因为打扰自己闭关,有些自责。
“心儿临盆在即,我本就打算这几日出关。”
不过,谢天麟才刚说一句,便被天上的景象所吸引。
谢天麟看着天空,若有所思。
“飞星显光,怕是又要有不世之材现世。”
“又?难道此景,以前曾出现过?”谢福不解的问道。
谢天麟的思绪似乎飘的很远,谢福并没有出言打扰。
半晌,谢天麟才回过神来。
“上一次,飞星显光的时候,应该是在二十五年前。我们武道界从古至今,一直都混乱不堪,各个家族、门派都我行我素。”
“直到五年前,那位横空出世,以个人之力,横扫武道界。从此之后,武道界才有了规矩,而强大的武者,也都被约束在“界”的那边。”
二十五年前的谢福,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孩子,他不知道也是正常。
“你吩
咐下去,近日少在外面走动,没有必要,就都留在家中,避免多生事端。”
“是,我这就去办。”谢福离去后,谢天麟也没有再观望飞星,而是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闭关数月,也是十分想念自己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儿。
创界山之巅,两个身着一白一黑的年轻人,遥望着金陵市上空的飞星。
黑衣人看上去,似乎有些担心。
“这个,你怎么看?”
白衣人微微一笑。
“我?我很期待。”
黑衣人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白衣人的回答,居然会是期待。
“此话怎讲?”
白衣人负手而立,收回目光,淡淡看着黑衣人。
“你不懂我的寂寞。”
黑衣人一听,摆出一副气愤的样子,随后却又无力的开口道:“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那现在,他肯定已经趴在我的脚下了。”
“唯独你,我无话可说。”
黑衣人实在看不透白衣人的内心,又一次问道:“难道你就没有丝毫的担心?”
“担心?我为何要担心,哈哈哈。”
伴随着笑声,白衣人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阵凛风袭来,创界山之巅,又再次落寞了下来。
光耀大地的现象,在持续了数分钟之后,金陵市便又回归于黑夜。那颗神秘的飞星,悬挂在金陵市上空,依然亮的耀眼,相比之下,月亮却是稍显暗淡。
惊奇过后,金陵市的人们,又平静了下来。但是,有那么一群人,却无法平静下来。
金陵市的武者,以三大家为主,分别是东郊谢家,西郊陈家和南郊林家。三大家在金陵市,拥有极高的地位,其余的都是些小家族、小门派。
三大家之中,谢家和陈家是世交,而林家,则和谢、陈两家颇有矛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