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柔情的守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不过,率先落在地上的谢星扬,却仅仅只是受到了一些撞击所造成的轻伤。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在信其言出手的那一刻,黄月鸢竟然以超越信其言出手的速度,先一步做出反应,挡在了谢星扬的身前。那些挥洒在半空的鲜血,正是黄月鸢所有。
“月鸢。”还带着温度的血液,溅在谢星扬的脸上,让他的心犹如被万剑刺穿一般。
一个鲤鱼打挺,谢星扬一把将地上的黄月鸢抱起,顾不得逃跑以及站在面前的信其言,连忙查看黄月鸢的伤势。
黄月鸢才不过四阶地圣,正面抗了六阶地圣的信其言一招,不用看都知道,黄月鸢显然是凶多吉少。
黄月鸢的脸庞,此刻已经惨白的不能再过惨白了。嘴中不断咳出的鲜血,将谢星扬的衣服染红了大片。
“小鸟,你快救救月鸢。”谢星扬查看完黄月鸢的伤势之后,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寄生虫,我…”幻灵雀没有说下去,因为它实在是说不出口。
“你想想办法,我求求你,小鸟,你想想办法好吗。”谢星扬双眼充满血色,脸颊上也早已经挂上了两行泪水。
“寄生虫…”幻灵雀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若不然它也不会如此,它也不想看到黄月鸢就这么死了。
“星…咳咳咳…星扬哥,你…你不要难违小鸟了,我…咳咳咳…”黄月鸢才说了半句话,就忍不住继续咳起血来。
“月鸢,你不要说话,有星扬哥在,你绝对不会有事的。”谢星扬双手颤抖的擦拭着黄月鸢嘴边的鲜血。
“嗯…,咳咳…我绝对相信星扬哥说的话,咳咳…”黄月鸢强撑着,挤出一丝笑容,她不想谢星扬看到她难看的一面,更不想谢星扬为她而着急。
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一道黑色的身影,正看着谢星扬他们。她的脸颊之上,正挂着两行泪水,而且还在一直不停的下滑。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心突然这么痛?我的眼泪为什么会不自觉的流出来?”连黑衣女子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何会如此。
她远远的看着躺在谢星扬怀中的黄月鸢,脑海之中浮现出一幅幅模糊的画面。她很想抓住那些画面,但是可惜的是,总有一道黑影,将那些画面遮挡,让她无法看清。
“真是让人怜惜的画面。不过不用怕,等一会,你们就可以好好在地府的路上再说情话了。”信其言说话的同时,朝着谢星扬两人一步步迈进。
听到信其言的话,谢星扬便抬起头,看向信其言,他的双眼之中,满是怒意以及杀意。
信其言完全不在意谢星扬的眼神,冷笑道:“眼神很不错,只是可惜,今天你们注定要死。”
谢星扬没有再看信其言,而是低下头看着黄月鸢,“月鸢,星扬哥会一直
陪在你身边。”
“嗯。”黄月鸢虽然脸色苍白,但是那一脸的幸福感,却是任何人都能一眼就看出来。
“真是羡煞旁人,不过你们也是时候该上路了。”信其言的右手微微抬起,朝谢星扬两人直接拍去。【 …. ~*】
谢星扬显得很平静,黄月鸢也是静静的躺在他的怀中,眼睛更是完全落在谢星扬的脸上。
此时此刻,幻灵雀也早已经顾不得自己的伤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信其言杀了谢星扬,即便是它自己可能会因此而永远沉睡不醒,也在所不惜。
随着信其言的手落下,顿时发出“砰”的一声。随之,一道身影直接飞了出去。
这个飞出去的身影,正是准备送谢星扬和黄月鸢的信其言。他怎么都想不到,竟然会有人出来阻拦他击杀谢星扬两人。而且出手之人的实力,还在他之上。
刚刚在毫无防备之下,他中了对方一掌,已经受了颇为严重的伤。此刻,信其言双拳紧握,紧盯着来人,显得十分警惕。
既然是人,那出手的就显然不是幻灵雀了。本来,幻灵雀也已经准备豁出去了,但是却被另一个人抢了先。
这个人就是黑衣女子,虽然为了谢星扬藏着的东西,她也应该保住谢星扬。但是刚刚她出手,却并不是因为此,而是她脑海最深处的一个意念,促使她这么做。
不过,出手后的黑衣女子,却又是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己刚刚为何要出手。
“你是何人?”信其言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及对方,信其言根本就不会有此一问。
黑衣女子没有任何回应的意思,看上去,更像是让人觉得,像是完全没听到一般的感觉。
“你来自何处?”信其言再次出声试探。
黑衣女子还是没有反应,仿佛陷入了一个沉思的深渊,一时之间无法出来。
见黑衣女子似乎在发愣,信其言便动起心思,悄悄的在身后蓄招,打算偷袭黑衣女子。
信其言这招隐藏的十分隐秘,似乎他现在就是普普通通的站着一般。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黑衣女子依然深陷在深渊之中。而信其言对其却是暗暗自喜,因为他的招式已经快要准备就绪,只差最后一丢丢就可以完成了。
他一定要让这个伤了自己的黑衣女子,付出代价。还有谢星扬两人,他也一定要受了他们的小命。
信其言蠢蠢欲动,手中的招式也已经蓄势待发。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打算出言试探黑衣女子一下,以防万一。他现在已经受伤,如果说这一记偷袭不能一击必中的话,那他所面对的结果,必然是凶多吉少。
虽说作为一个六阶地圣,手里必定会有独到的保命招式,但是这种招式,或多或少都会对
自己的身体,或是修为,又或者是某些方面,造成一定的影响。一般都是能不用,就尽量不会动用。
“虽然你的实力比我略强,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就一定能吃定我。我信其言能成为一个六阶地圣,那也绝对不是吃素的。”
信其言特地多说了几句,来试探黑衣女子,但是黑衣女子却依然和之前一样,完全无动于衷。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