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三七零章 嫌疑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虽然你已经被朕罢免撤职了,还整天躲在通用赌场里面和徐凌家的那个丫头寻欢作乐,但是这些都有可能是你掩人耳目的伎俩!但是凭借吴名彻那个老狐狸对你的信任和喜爱,还有在江城那个黄发瞿的儿子对你的忠心,你应该还是很容易就能拿到我们之前就已经制定好的进攻徐州的作战计划!”陈须眼睛死死地盯着萧遥,冷冷地说道,整个御书房的气氛一时间似乎比外面的天气还要寒冷!


“听陛下的语气,陛下现在真的是怀疑我就是这个通敌卖国的内奸?”萧遥依然无比淡定地微笑说道。


“难道不是?”陈须脸色阴沉地说道。


“呵呵,想不到陛下竟然会怀疑我!”萧遥冷笑了几声,然后摇头说道:“不过也难怪陛下会怀疑我,毕竟这件事虽说高长功做得很隐蔽,但是只要仔细琢磨一下,还是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来的!我相信兵部刑部呈给陛下的调查报告,里面肯定有提到,上次那些在金陵城外刺杀我的那批齐国杀手是和这次我们大军在徐州大败有关,甚至就是这批杀手在战场上刺杀了东路军的统帅徐敬城!”


“所以事情就简单了,这批杀手当时潜伏在金陵城,除了要刺杀我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和那个内奸联系,取得了我们进攻徐州的作战计划,然后就一边把这份作战计划送到了高长功的手上,一边就埋伏在徐敬城的身边,然后在东路军准备对下邳县包围攻城的时候,他们就像刺杀我一样,刺杀了徐将军,可怜徐将军不像我这样幸运,一个在战场上无比英勇的将军,却倒在了这批刺客的暗算之下!”萧遥主动地帮陈须分析着自己有着重大嫌疑。


“这批杀手至少有一百多人,这么多的人竟然都能躲过朝廷的大搜查,依然安然无恙地躲在金陵城里,有如此能力掩护他们的人,放眼整个陈国,都没几个!”陈须脸色愈发阴沉地说道。


“通用商行店铺工坊众多,各种员工更是成千上万,即使在战争期间我们还依然能和齐国人进行贸易,这一切条件都是十分有利于掩护齐国杀手和传递情报,而且通用赌场更是常年都聚集着各国的商客,更是让这些齐国杀手们能和我紧密联系!所以我萧四郎和通用商行就有了最大的通敌嫌疑!”萧遥接着陈须的话,继续分析着自己的重大嫌疑。


“而且结合着你的一切情况和来到金陵之后的所作所为,这更是让你成为了这个内奸的最大嫌疑人!”陈须大喝一声地说道,却看到萧遥依然微笑镇定地看着自己,于是又继续说道:“你和你的师父都是齐国人,三年前却来到了金陵,借着萧摩柯的关系,得到了吴名彻的赏识,从而进入了我们陈国的军界!你在淮南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取得了朕和吴名彻的信任,从而可以更加容易地打探到我们陈国的各种机密!”


“而且当你从周国回来之后,所作所为却是更加嚣张跋扈,不但打砸了四季酒楼,而且还故意激怒朕,让朕把你罢免撤职,没有了军职在身,现在发生的这一系列军事上的惨败,就自然与你无关了!所以,那场在城外的刺杀,其实就是你演的一场贼喊捉贼的好戏,实际上就你在趁机把他们送出城,然后逃过江北,把情报送到了淮北高长功的手上!”陈须一边冷冷地说道,一边用手指敲着桌案,那敲击声反而让现场的气氛显得更加静得可怕。


“那陛下相信我和通用商行就是内奸吗?”萧遥平静地反问道,听完陈须的这一套看似很合情合理,却又有着许多矛盾的说法,依然保持这镇定和微笑,因为萧遥看得出,这一套说辞,用在银海商行身上同样有效,只是陈须正如萧遥之前跟祖圆所说的一样,肯定是相信自己的儿子也不会相信他们这样的外人!乐书吧


“朕不相信!”陈须却毫不犹豫地说道,但却又话锋一转:“但放眼整个陈国,就只有你们是最大的嫌疑!你自己说说,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能有这种能耐去当这个内奸!”


萧遥当然不敢说还有陈叔保和银海商行有嫌疑,毕竟这个时候陈须已经是偏向了自己的亲儿子那边,所以萧遥只能叹气说道:“既然陛下认为我们通用商行有着重大嫌疑,那敢问陛下,我们这样子做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什么好处?哼,自古的内奸,不都是为了荣华富贵,许愿封官的吗!”陈须嘲笑说道。


“既然现在已经证据确凿,而且对我的怀疑又合情合理,那陛下为何还不把我拿下,然后斩首示众?甚至还要派人去请了我足足一个月,难道就是为了让我来这里和陛下对质吗?”萧遥依旧一脸轻松地问道。


“哈哈,那你觉得朕把你召入宫中,到底是为了什么?”陈须突然大笑说道。


“哈哈,四郎倒是觉得这是因为陛下觉得我这个内奸还有用,所以这次召我进宫,是为了对我封官许愿,赏赐给我荣华富贵!”萧遥也大笑说道。


“萧四郎果然还是那个遇事从容不迫,心思依旧缜密的萧四郎!其他的人,即使是太子或者是兴王,在刚才那种情景,在朕的盛怒之下,他们早就被吓得慌慌张张,急不择言!而只有你萧四郎,却一直在朕的面前保持着无比的镇定!”陈须笑逐颜开地说道,和刚才那份好像要把萧遥吃掉的暴怒神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是因为清者自清嘛,四郎都没做过这些通敌卖国之事,为何要慌张!”萧遥耸耸肩,得意地说道。


“虽然兵部刑部呈上了的这份调查,表面上对你的怀疑是合情合理,但仔细一想,却又是错漏百出,自相矛盾,我相信只有想高伟这样的昏君才会相信,才会像杀了胡律光一样,毫不犹豫地杀了你!”陈须冷笑说道,然后大力拍了一下桌案,自信地说道:“但朕不是高伟!所以朕已经把兵部刑部的人狠狠地骂了一顿,要不是现在朕的精力都放在了北伐之上,朕必定要好好地惩罚他们!”


“如果你是齐国的内奸,那你为何还要帮我们大陈设计去引导高伟解决齐国大将胡律光!如果你和高长功相勾结,那为何你还要离间他和高伟之间的关系!胡律光一死,即使现在齐国还有一个高长功,但高长功立下越大的战功,那他离死期就越近了!我知道四郎你是一个聪明人,也看得出来四郎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所以你绝对不会去效力那个行木将就的齐国,当那个昏庸无道的齐国皇帝高伟的内奸!”陈须大笑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