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十二章:黄阶功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噬神貂怒气冲冲的向着萧凡走了过来:“我说我不是黄鼠狼,而是让着万千神界闻风丧胆的噬神貂一族。”
萧凡看着噬神貂那随时都要拼命的样子,连忙摆了摆手:“好,噬神貂好了,那我该怎么叫你。”
“叫我貂爷。”噬神貂高扬着头,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让萧凡恨不得把噬神貂摁在地上摩擦摩擦。
“恩,知道了,小貂。”
萧凡应了一声,随口说道,把噬神貂弄的有些要炸毛的样子,噬神貂也知道自己吵不过这个人类,索性把头扭到了一边,不在理会萧凡。
“对了,说正事,那所宫殿是不是真的,我怎么没看到。”萧凡看着噬神貂正色道。
噬神貂冷哼一声,看到萧凡缓缓举起的手,撇着嘴说道:“你所看到的那所宫殿自然是真的,不过只有等你把衍天决修炼至大成的时候,或许那所宫殿才会出现。”
萧凡点了点头,看着弑神殿不似说谎的样子,继续问道:“那九层台阶是什么,是真是假,如果在八层的时候我如果说放弃的话……”
噬神貂细长的眸子看着萧凡道:“九层台阶自然是真的,在九层圣台前面的那俩关,放弃了也就放弃了,也就是精神力受损,休养几天就没事,但是一旦踏入第三层就是九死一生,处处是考验,只有最有毅力和天赋的人,才有资格修习衍天决。”
萧凡眯了眯眼睛道:“从一开始你给我看那些闯关人的影像,其实这九层圣台的考验就已经开始了。”
噬神貂点了点头,声音清脆:“还算你小子聪明,我自衍天决之中呆了约么也有八九百年的时光了,接受考验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但是走到第三层圣台的只有九人,进入第三层的时候,生死已经不再被考核者的手里了,那个老头子说了,道心不坚定,但是天赋极佳,将来总有一天会沦为人族的祸患,所以,第三层放弃的只有被抹杀一途,唯一可
以活着命出去的就是前六层圣台上那些被压垮了意志,疯掉的人。”
萧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种大难不死的感觉,一开始踏上第八层台阶回来的时候,萧凡便是想要放弃了,心头已经有些放弃了去争那有些诡异的石皮书。
但是一回到石皮书的内部空间里,萧凡便是出现在宫殿外,也不再是一副苍老的样子,而萧凡在影像之中看到的是那人踏上第八层台阶回来以后,还是一副苍老的样子,而且出现在第八层台阶上面,萧凡那时心里便是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索性抱着赌一把的心思踏上了第九层台阶,萧凡心里也是暗暗庆幸,也谢谢爹爹和自己说的那些话。
萧凡整理明白思路以后,目光兴奋起来看着噬神貂问道:“小貂,衍天决是什么层次的功法?”
噬神貂戏谑的看着萧凡道:“黄阶下品,最差的功法了吧。”
“你耍我?!怎么可能我经历了生死磨难,这衍天决怎么可能就只是黄阶下品功法。”萧凡一下子握紧了拳头,低沉的声音充满了恼怒的味道。
噬神貂看着萧凡那即将发火的样子,一下子跳了起来,躲得萧凡五丈开外:“你别激动么?衍天决却是是黄阶下品功法,但是它是可以进阶的,甚至说有朝一日能超越天阶功法,它的潜力远远要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
“进阶?”萧凡嘀咕一声,被噬神貂也勾起了兴趣,继续道:“那有什么条件么?”
“封妖,或者是封印修士也行,黄阶下品的衍天决只要你使用衍天决封印十只先天境的妖兽或者人都可以进阶的。”噬神貂斜眼看着萧凡说道,仿佛在他看来这是小事一桩的模样。
萧凡则气的呼呼的,大口的喘着粗气,光是黄阶下品晋升中品功法就得要是个先天境的妖兽,以为妖兽是大白菜么?!
“当然你可别以为衍天决只有这么简单,每一次功法进阶的时候,它就会给你的元气带来一种武技,当然这也是非常苛
刻的,任何一种妖兽衍天决只会吸收一只,当然功法带来的武技也是随机的,没有任何规律可言,衍天决已经在你的脑子里面了,你在这里自我修炼就好,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了,衍天决本身就是一件至宝,这里的时间流速比外面整整慢了三倍,这就相当于外界一天这里三天,好好修炼吧,我要去休息了,今天说的太多了,累了。”
噬神貂说着,便是消失在萧凡的视线之中。
萧凡盘腿坐下来,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修炼吧,虽然现在衍天决是属于黄阶下品的功法,但是好在衍天决能够提升品阶,只要努力未来超越天阶功法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萧凡在衍天决的世界之中修炼了俩天的时间,终于把衍天决第一层修炼通畅了,萧凡也缓缓地醒来,看着手掌上漂浮着的一簇元气,不由苦笑着,这也太弱了,黄阶下品功法果然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差的很多,看着元气强度甚至都不如苍国流传的大众修炼功法修炼出来的元气。
“没办法,吞噬吧,衍天决黄阶赋予萧凡的一个武技是吞噬,同阶敌人必须要打成重伤以后才能将其吞噬,如果吞噬比自己小一个大阶位的敌人时,可以直接吞噬,很鸡肋,简单的来说,萧凡现在的吞噬技能只能吞噬个鸡鸭。”
萧凡起来洗漱一番以后,韩雪儿也起来了,等韩雪儿洗漱完以后,萧展已经颇为反常的做好了早饭等着二人,三人吃完早饭以后,三人闲聊了一会,萧展居然反常的把萧凡和韩雪儿送出家门,这让萧凡和韩雪儿二人有些不解:“你说爹爹,今天抽什么风,总感觉他今天怪怪的让人很不舒服。”
韩雪儿点了点头,右手微微挎着萧凡的胳膊:“恩,就是啊,或许是凡哥你得到功法,展伯伯高兴吧,应该过几天就没事了。”
萧凡也不在多想,走在去往学院的路上,嘀咕着:“也不知道先生叫我们俩个过去有什么事?……”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