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四十二章:来自玄冥角牛的助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那一道道剑光飞快,萧凡甚至来不及使出叠浪剑法,那剑刃已到身前,本能的举起手中长剑横在身前。
“锵!”
秦陵的长剑骤然劈在萧凡的长剑之上,萧凡连连后退几步,握着长剑的手微微颤抖着,鲜血顺着虎口流出。
“难道就这点能耐!那你还是去死吧!”
秦陵露出一丝狞笑,手中的长剑如同是一个紫色的太阳一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冲着萧凡一剑刺出。
“叠浪剑法!”
萧凡大喝一声握紧了长剑,看着面前愈来愈近的剑光,手中的长剑陡然挑出,秦陵看到这一幕反倒不慌,速度更快了几分。
“噗嗤!”
长剑挑在那紫阳剑之上,如同像是挑在了一块巨石之上一般,剑刃稍稍挪移,直接刺在了萧凡右肩之上,一股钻心的疼痛涌上心头。
萧凡眼睛之中闪过一丝狠色,左手直接抓住了那紫阳剑,那灼热的气息让萧凡呼吸一滞,随后,他手中的长剑在秦陵错愕的目光之中陡然刺出。
“叠浪剑法第三式!”萧凡大喝一声,元气自气海之中涌出附着在长剑之上一声浪潮声音响起,直接刺在秦陵的胸口之上,秦陵手握着长剑骤然发力,长剑直接从萧凡的体内拔了出来,带起道血箭。
秦陵抽身后退,脸上抹上一丝不正常的红色,让他一下子半跪在地上,一口猩红的鲜血一下子吐在了地上。
虽然身上穿的那件黄阶巅峰软甲给他挡住了那一剑,但是剑上的反震之力,让秦陵的五脏六腑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冲击。
“叠浪剑第四式。”此时的萧凡手中长剑不断蓄势,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肩膀上,左手上面的伤口不断地留着鲜血,他却丝毫不在意手中的长剑携着浪涛声冲着秦陵刺了过去。
秦陵冷汗在瞬间流下,在萧凡凌冽的攻击之下疲于招架,而切长剑携带的威势一招胜过一招,如同像是连绵不断的海浪一般。
“不如你把卫老鬼的储物戒指给我,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回去以后我还会替你向秦弘求情,让他不再为难你,怎么样?”
秦陵说话的语气在也没有刚才那么不可一世,带着哀求冲着萧凡喊道。
“你还是想想怎么活下来吧,这王八壳子护不住你。”
萧凡冷哼了一声,叠浪
剑连绵不断,一种玄妙的状态在萧凡的心头升起,好像他和手中的长剑融为一体一般,转眼只见叠浪剑便是被施展到了第六剑,萧凡一瞬间似乎感觉到自己与那一直施展不出来的叠浪剑的第七剑的隔阂一下子破碎掉了一般。
第七剑微微蓄势,一剑斩出一道剑气带着震耳欲聋的海浪声劈向秦陵。
秦陵面色惊变,直接举起手中的长剑立于身前,希望可以借此挡下这一剑,但是萧凡这一剑的威势远远超出了秦陵所能承受的范围:“钱幽救我!”
秦陵手中的长剑刚和剑气接触便是应声而断,接着去势不减直接落在他的胸前,秦陵眼眸骤然睁大,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生机全无。
萧凡松了一口气,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看了看不远处道:“都到这时候了,还不出来,难道打算让我恢复一下元气再和你打么?”
“当然不会给你那个机会了。”一个身穿紫袍,拿着一个玄钢长棍的少年人从树后面缓缓地走了出来,看着萧凡笑道。
萧凡看着那少年一脸的笑容看似人畜无害,应该是和那秦陵一起的,但是关键时刻,他却看着秦陵在他面前死去,连出手相救的意思都没有,这让萧凡大为不解:“你就是秦陵临死之前喊得那个钱幽吧,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救他。”
钱幽笑着点了点头:“没什么,他的天赋让他的存在对我产生了威胁。”
萧凡看着谈笑淡然的钱幽,一股寒意从心头升腾起来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他可是秦弘副院长的侄子,他死了,你就不怕回去受牵连么?”
“我的意思很明显,他才十三岁,就玄黄境中阶巅峰的修为,而我还比他痴长一岁,才玄黄境初阶,入了学院之后,秦陵会让虽有人都成为他光环下面的陪衬,那时所有人都会显得微不足道,所以他必须死,秦弘会追究秦陵的死么?也许会,但是你杀了秦陵,而秦弘也不会因为一个死去的天才而迁怒到我身上,你说不是么?”
钱幽笑着看着萧凡徐徐道来。
萧凡听着钱幽的话,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不过是十四岁心计居然如此可怕,真让人不寒而栗。
“好了,你能杀了秦陵让我也很诧异,不过你确实很强,不过你现在也不过是强弩之末,所以你可以去死了!”钱幽说着,眼睛之中闪过一丝杀意,手中的长棍携着万钧
巨力向着萧凡脑袋劈了下去。
“哞……”
萧凡看着钱幽身后面色那道巨大的身影,面色一喜,双眸之中似乎又火焰在闪烁,看着钱幽的双眼,一道光芒闪过,钱幽脑袋突然如同撕裂一般的疼痛起来。
“彭!”
玄冥角牛紧随其后,四个蹄子上面冒着黑色的火焰,把钱幽踩在地下,一时间,鲜血四溅,死的不能再死了。
萧凡使用那炎殇灵眸精神力直接消耗大半,小腹之中的气海也是空荡荡,晃晃荡荡的爬起来,把秦陵身上的那件软甲脱了下来,入手冰凉,很轻,萧凡直接装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然后又把那柄断剑收了起来,,虽然断裂了但也是黄阶巅峰的品阶,就算卖破烂也能卖不少钱呢,随后就是把钱幽和秦陵二人的储物戒指拿上,告别了玄冥角牛,一个人晃晃荡荡的在不远处寻找到一个及其隐秘的山洞盘腿坐下开始疗伤恢复起元气来。
萧凡后脊背的骨头闪烁着莹莹的光芒,把整个人笼罩起来,伤势缓缓的恢复着,他逐渐的进入到一个忘我的状态下。
这时候,山洞伸出一只身上布满血污的小狐狸似乎被萧凡吸引到了,摇摇晃晃的走到了萧凡的身边,坐了下来,吸收着萧凡溢散出来的元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只小狐狸身上亮起一阵微弱的光芒竟然变成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肌肤白嫩细滑,微闭着眼睛,似乎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
萧凡缓缓的醒过来,感觉到身上一阵温热,不由睁开眼睛看去,一下子萧凡小脸刷的红了起来,一个小姑娘噘着嘴在自己怀里睡熟,不过如此那个小姑娘身上一件衣服都没穿,如同艺术品一般的身体就这样呈现在萧凡的眼中。
萧凡愣了好大一会才推了推那小姑娘,她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蒙眼朦胧的看着萧凡,噘着嘴很不高兴的噘着嘴:“干什么。”
“咳咳,这我问你才对吧,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怀里,你家人呢?怎么自己偷跑出来的?”萧凡如同连珠炮一般的问道。
“哇……”
小姑娘听着萧凡的话,眼眶腾的一下子红了起来,做到地上大哭起来,双手用力拍着地面,双脚使劲的蹬着地:“妈妈,不要我了,阿猪伯伯也被坏蛋打死了,呜呜呜……”
(本章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