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四十章:剑令之秘(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一进来便是一道黄色的影子带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直接冲到了萧凡的身前:“居然还是你,上次那种被你击杀的感觉让我至今难忘,不过现在……”
出现的正是半年前让萧凡折戟的赤炎黄鬼蟒,三品初阶的修为不过这次似乎简单的多了,身上的元气都不曾提起一剑刺出,直直的没入了蛇头中央的位置,剑锋陡然一转赤炎黄鬼蟒直接化为一道红芒没入萧凡的身体之中。
继续往前走着,穿越了一道光幕便是第七层一个人影拎着长剑站在那里身上全无半点元气波动,但是四品巅峰的剑意却是凝聚到了一个顶点。
萧凡眼睛一亮摸着手中的剑同样没有动用任何的元气修为凝聚起四品剑意直接冲着那人迎了上去,二人之间的战斗不牵扯任何的元气,只是单纯的剑意比拼,萧凡虽然已经成功凝聚出五品剑意,但是意境而言比起那人的四品剑意都要差得远,一时间节节败退勉强支撑,即便如此也未动用五品剑意。
时间过得飞快,萧凡在七层待了二天二夜的时间,战斗一直未停下来,四品巅峰的剑意越来越圆满起来,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好了,结束吧。”萧凡突然停下脚步将分灵剑放到了剑桥之中手握着剑柄,屏气凝神在那人冲过来的一瞬间陡然拔剑,一道白色的剑光暴虐而出……
不知道萧凡是错觉还是真的发生了,那由试炼之路凝聚出来的人竟然咧嘴冲他笑了一下,然后在裂地斩之下化为红芒没入了他身体之中。
萧凡有些发愣回想起刚才那人的笑容,好像是长辈被晚辈的认可而流露出来的欣慰的笑,这让他很别扭,纠结了好一会的功夫,终于盘腿坐下调息消化起来从这里领悟的剑意,不知觉之中五品剑意似乎更加圆满了一些。
又是俩个时辰,萧凡实力恢复到巅峰的状态以后便是直接踏入到第八层的结界之中,还是如同所料想的一般这次守关人五品剑意,手持的长剑散发着凌冽的剑气不光如此那人身上还带着元气的波动。
“这就是五品巅峰剑意所拥有的威势么?果然自己还差得远。”萧凡战意盎然不在藏拙修为全部爆发出来,和那守关人站在一起。
虽然那守关人稳稳的占据上风但是萧凡强,它就强,萧凡弱,它就弱,就像是一位实力高深的老师在徐徐渐进的教导着爱徒一般。
萧凡有些想明白之后便也不再使用元气只用单纯的剑意来磨炼自己的剑技,诸葛纵给的那本玄阶中品的烈焰剑决正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萧凡和那守关人打斗了七天七夜丝毫没有停歇,剑意也在突飞猛涨着,五品巅峰剑意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此等天赋恐怕放眼十国都找不出一掌之数。
“多谢前辈指点,不过现在已经够了。”萧凡抽身后退对着那守关人拱手弯腰说了一句,接着便是站起身子身上五品剑意凝聚到一个顶点,雷火元气不断交织涌入分灵剑之中,剑身上面逐渐燃起一层雷火。
“烈焰蚀骨斩!”
话音未落萧凡纵身一跃,身后竟然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分灵剑虚影燃着汹汹雷火对着守关人直接斩了下去。
一剑落下守关人瞬间化为红芒直接没入了萧凡的体内。
“不知道第九层究竟是什么,能不能闯过去。”萧凡看着缓缓出现的光幕喃喃着便是盘腿坐了下来调息,这次用的时间比较长,也是因为慎重毕竟试炼之路的第九层听大长老他们说已经有百年的时间没有人闯过去了。
一天后萧凡提着手中的分灵剑全身戒备的踏入到了第九层光幕之中。
“小家伙放轻松一些。”一道声音响彻起来,萧凡望去只见一中年男子站在自己不远处,身上毫无剑意和元气的波动,头发凌乱至极像个鸟窝一般,破破烂烂的衣衫极为不整就像是路边的乞丐一般。
即便是这样萧凡也不敢轻视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中年人拱手道:“前辈,您就是第九关的守关人?”
“我的确是这试炼之路第九层的守关人,但是考验不着急开始,你先陪我下盘棋,TMD在这里我闷了五百年的时间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苍鹰宗真是落寞的可以,竟然这些年来没有一个人能登上第九层,真是可笑。”
那中年人说着直接招呼萧凡道身边坐下,挥手只见面前便是出现了一个棋盘:“你先出子吧。”
萧凡有些懵,这个我真不会啊,平日里哪里有时间下棋?
“来我教给你下,执黑子落天元位。”噬神貂的声音如同像是救星一般响起,萧凡按照所说而下。
棋下了约么三个时辰左右,那中年人带着几分兴奋之意开口道:“小子,没看出来你棋艺如此高深,不错不错,像你这么耐得住性子的年轻人不多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季仁,小子你呢?”
萧凡看了一眼完全看不懂的棋盘按着小貂所说再次摁下一枚黑子:“会前辈,晚辈萧凡。”
“不错,对了小子现在苍鹰宗修为最高的是什么境界?”
季仁看着棋局眉头紧锁不断地思量着有一句没一句的问着,似乎着五百年的孤寂一点也没把那不安的性子磨平。
“涅槃境初阶。”
季仁捏着棋子的手像是凝固在半空中一般,久久没有落下:“当初鼎盛一时的苍鹰宗居然落到了如此田地,真是……要那老家伙泉下有知恐怕都得跳出来把棺材板掀了。”
萧凡听着没敢应声,谁知道他嘴中所说的老家伙是什么来头,但肯定的是绝对是原先苍鹰宗的大人物,要知道这个季仁可是在这里待了五百年的时间,一般人哪里能活这么久。
季仁看到萧凡不说话继续道:“对了你身上有我老朋友的气息,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还在那里镇压着魔族么?”
萧凡一愣脑海里面不自觉的想起曾经在古神秘境之中发生的事情。
“哎,小子要是不想说那就不说了,先下棋。”季仁看萧凡久久没有动作有些着急。
“没前辈,小子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古神族的前辈,有幸得到了他们的认可获得了一些传承,我记得他们说魔族封印松动不久就要出世,之后他们便是以生命为代价再次加固封印……”
说到最后萧凡语气之中情不自禁的带着几分悲痛之意。
季仁一下子愣神,许久才苦笑道:“数百年的消耗,恐怕他们的神力早就消耗一空哪怕是拼上性命也只能封印魔物几十年的时间了。”
萧凡没应声,跟着小貂的指示下着棋,之后的一天一夜季仁都没有在说话,三局棋全部以小貂获胜为结尾。
“好了,不下了!没意思。”季仁站起身子看着萧凡继续道:“第九关简单的多,我打你你接着反正你打不过我,做好挨揍的准备就好了。”
随着话音落下周围的景色竟然变成了演武台,萧凡脸一黑这叫什么考验挨揍么?不过还是拱手问道:“前辈不知道我要做到什么样才可以通过第九关?”
“什么时候你能接下我的攻击就可以了。”季仁说着手中直接出现了一把木棍,身影闪烁带起一阵疾风,下一秒直接出现在了萧凡的身前,一棍子抽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季仁出手极为有分寸,既不会让萧凡真的受伤但是又让他清晰的感受到身体的疼痛。
不过是俩个时辰萧凡的身上挨了数千次棍子,整个人因为疼痛牙齿把嘴唇都咬出了血印,身上的衣服也早已经被冷汗打湿,这在季仁那种恐怖的身法之下,这第九层就没有人能闯的过去。
“小子认输吧,何必遭这样的罪,闯到第九层即便是五百年前你也是惊才艳艳之辈了,何必如此倔强呢?”
季仁身影像是一阵风一般,当他察觉到的时候棍子已经狠狠的打完了。
萧凡强挤出一丝笑容:“多谢前辈好意,既然是第九关那么肯定有通关之法,只是我有些愚钝还没有悟到罢了,师傅和我说过一句话不管任何时候,剑者自当勇往直前宁折不弯!”
“既然这样那就休要怪我了!”
季仁的速度在说话之间又是快了几分,手中的棍子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落在萧凡的身上,可是每当他反应过来回击的时候,季仁便已经在五米开外的地方了。
不知过了多久,总感觉这时间很难熬度日如年不过如此,全身酸痛不已,棍子时不时的就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