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未来岳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萧凡一下子愣住了,关于八尾天狐和潇的事情,通过绮梦能猜到一些,或许是因爱生恨才导致二人刀兵相向,但是同时找他们俩个的话,那不是在玩火么?别魔患未平人与妖兽的大战又一触即发,话说回来,传说之中潇不是以自己的生命力为代价把妲巧封印起来了么?去哪找一个死人?
“咳咳,前辈既然你吩咐那么我肯定也是义不容辞但是八尾天狐身为妖族,怎么可能帮你,在说潇都死了多少年了,让我去哪里找,这不是为难我么?”
酒疯子深深的看着萧凡翻了翻白眼缓缓道:“当年的妖兽与人族大战也不是八尾故意而为之,当年妲巧不小心接触到魔的封印,被魔气侵蚀丧失了神智所以才引发的这场灾祸,而潇开始却是以生命力将八尾封印,但是最后的时候妲巧挣脱了魔的控制,救了潇,而绮梦那个小丫头便是他俩的孩子。”
萧凡听着眼中一亮连声问道:“那现在他们在哪?”
“别着急,顺着这张地图找过去就能见到他们了,不过……算了,你到时候就会知道的。”酒疯子猛地站起来差点每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走到萧凡的身前手指轻轻点在了他的眉心。
等萧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和小虎已经出现在了地面,刚才是梦么?看了看周围不禁嘀咕了一句,就连小虎也有点茫然的转了个圈圈,低吼了一声。
“不是梦……”
萧凡感受着自己脑海中多出来的地图轻语了一声,拍了拍小虎便是往地图上面标记的地点赶了过去。
这一路的好处就是几乎没什么妖兽,不过魔气也是越发的浓郁起来,不远处就像是下了场黑色的浓雾一般,为了防止小虎被感染被萧凡直接收到了衍天世界之中,用那神秘的金色元气凝结出一层保护罩出来,把那令人作呕的魔气挡在外面,走了约么四五个时辰,萧凡看到了一团浓郁至极的和乌云一般的魔气将一座山峰包裹在内,绮梦赠与的玉佩也是微微发烫,这让他心中着实一喜。
被囚禁在山谷之中的一家三口,倒是一点也没有因为外面的滔天魔气感到一丝一毫的恐惧害怕,难道这就是人界妖兽界俩大巨头该具有的魄力么?
潇陪着绮梦在荡着秋千,震彻妖兽界的八尾天狐妲巧围着围裙做着饭,时不时的探出头来看着玩的颇为开心的父女俩嘱咐道:“小心点,别让孩子摔了。”
“知道了,叨叨的和个老太婆一样。”潇小声的喃喃着,惹得妲巧一个白眼。
绮梦好像感觉到什么,拿出一块发热的玉牌:“父亲,是大哥哥来救我们了!”
潇愣了愣伸出手弹了绮梦的额头一下:“你看着外面的魔气,就连我和你娘亲都没办法,他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难道比我们俩个都要厉害么?”
就在这时,外面的魔气缓缓的消融出一个一人高的轮廓,站在透明的结界面前,好像在寻找着什么,这该死的结界从外面到里面什么也看不到。
“咳咳……”
潇老脸一红干咳了俩声:“自古英雄出少年,不错,不错。”说着在绮梦偷笑的注视下,从结界之中破开一道口子,把萧凡直接拉了进来。
萧凡从外面看结界入眼便是光滑的石壁,突然一阵拉力让他心头一惊,刚想拔剑却是看着眼前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而在他的身后正是小跑过来的绮梦,不由缓过神来拱手道:“晚辈萧凡,见过潇前辈。”
“不必多礼,是谁叫你过……”潇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自己的宝贝女儿一下子跳了起来抱住了眼前的年轻人,这像是一根鱼刺一般卡在了他的嗓子眼里面,不由不剩下的话咽了下去,说实话,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感到不舒服,虽然父女二人相处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他也一直精心呵护,此时好像他的心头肉一下子被人拿刀子割走了一样,虽然自己的女儿已经十七岁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是她还有一半妖兽的血脉,妖兽到一百岁的时候才算成年,嗯,绮梦这是在早恋,我一定要告诫她……
此时的萧凡可不知道潇能在几息的时间想到这么多的问题,不过肉眼可见的是潇那逐渐耷拉下来看着极为不善的脸颊,这让他抱着绮梦动作一僵,小心的把她放到地上讪讪一笑。
“梦梦,这几个月有好几次做梦梦到大哥哥了,可是大哥哥一点也不喜欢梦梦,这三个月都不来看看梦梦。”
绮梦委屈巴巴的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竟然红了起来。
萧凡感受着那股子来自不远处潇散发出来的杀意,不由打了个寒蝉连忙蹲下身子哄道:“这段时间外面发生了很多事,大哥哥一直没有时间,所以才没来的,你看现在这不就来了么。”
“嗯!”绮梦点了点头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应了一声随后牵着萧凡的走走到潇的面前:“大哥哥,这是我父亲他可是秦国皇帝的兄长呢,他说要是我再回去道人类世界没人敢在欺负我,不然就叫小叔去打他们。”
潇板着的脸一下子绽放出慈善的笑容,不免让萧凡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这闻名十国的前辈着变脸速度也忒快了,我又没得罪你……
这话要是让潇听到了还不得咆哮着说你都想把我宝贝心头肉拐走了,还想让我给你好脸色?没拿剑戳你几下就算给你面子的了。
“来得正好,吃完饭再走吧。”
妲巧端着饭菜从厨房走出来看到萧凡的身影也只是微微的诧异随后便招呼三人进屋子吃饭,似乎已经早有准备。
“好嘞。”潇洒脱的话语之中带着丝不舍的情绪,抱起绮梦瞪了萧凡一眼便是走了过去,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萧凡冷哼道:“还不进来,还让我这么一个前辈请你么?”
“大哥哥,快来快来娘亲做的饭菜可好吃了。”绮梦也是忙说道。
这一顿饭吃的萧凡是极为尴尬,妲巧和绮梦不时夹菜到他的碗里,一旁的潇气呼呼的,这让他全程都没敢说一句话,吃饭的时间不算长也就不到一个时辰,但是在他的心里像是过去了百年一般漫长。
“是酒疯子叫你过来找我们的吧。”妲巧轻笑着问了一句,那眼神就和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一样。
萧凡乖巧的点了点头。
“那外面你也看到了这滔天魔气,你打算怎么带我们出去?”
萧凡犹豫了一下,若是将金色元气打在这俩位身上,他还真不敢保证魔气就一定侵染不了这俩位,要是万一被侵染了,失去了理智这俩位大佬其中的任何一位发起火来都不是他能承受的住的,要不让他们进入衍天世界,这样是目前为止最安全的办法了,但是……
“我确实有对付魔气的办法,但是也只能是我一个人能在着魔气之中来去自如……”
妲巧笑了笑:“这好办,我这里有储藏灵兽的袋子,一会我们三人便是进去,等出了魔气范围后你在把我们放出来。”
这话一出,潇脸色微微一变也没说什么。
萧凡愣了愣没想到妖皇妲巧和人皇潇居然这么相信自己,为了出去能帮到酒疯子,心甘情愿的进入灵兽袋,要知道灵兽袋其中原理和储物戒指差不多,不同的是灵兽袋之中可以储存活物,但是进入灵兽袋后的三人的性命全都握在了他的手里,不管他修为多高,若是没人打开灵兽袋,他们就在其中永远的出不来,若是在里面强行打破灵兽袋的话,会被卷入凶险万分的时空乱流之中再也回不到十国之地。
“没看的出来你小子和个娘们似得唧唧歪歪磨磨唧唧的,我们都不怕你怕啥。”潇不耐的说了一句。
“就你话多,还不赶紧把碗洗了去,等处理完魔患的事,一家子不回来了还是怎么?”妲巧在旁边狠狠的扭了一下潇的耳朵,说着转过头冲着萧凡微微一笑:“你不用抱有任何负担,你能从重重魔气之中来到这里就已经值得我们相信。”
萧凡点了点头,不在说什么等潇洗完碗一家三口便是一起进入了灵兽袋……
出了魔气所笼罩的范围之后,酒疯子便是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前,挥手之间又来到了那处秘境之中,萧凡也是慌忙的把妖皇妲巧和潇放了出来。
“两位在那破山谷之中待了十七年什么感受?”酒疯子喝了一口酒,迷迷糊糊的说道。
“挺好,要不是你收拾不了这烂摊子我还真不想出来,在里面颐养天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潇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声接着表情凝重起来问道:“这魔气浓郁的程度,最起码也是个魔将,有些棘手,究竟是那一族的打听好了么?”
酒疯子摇了摇头:“不是魔将是一个拥有魔晶的魔奴,那魔晶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魅魔一族。”
潇听到酒疯子的话,眸子一下子睁大失声道:“魔晶?!怎么会出现在十国之地,不是说古神一族将其带走并且销毁了么?”
“具体魔晶的由来,你还是问着小子吧。”酒疯子撇了撇嘴白了一眼旁边的尴尬的直挠头的萧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