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一十二) 莲花狡童

(一十二) 莲花狡童

 热门推荐:
    阿哥的房间难得没有甚骚包的装饰物,这得多亏于花苏喜欢素色。
    阿哥有一次吃醉酒同我说漏嘴。
    “花苏说他喜素,见着繁琐明艳的颜色就闹心,但是……”
    阿哥言语自此,眉眼乍现出风流艳色,唇角上勾,掩不住笑意。
    “但是他说,他唯独见我不会,他喜欢看我穿红衣,他觉得正因为喜欢看我,便是将这一生的艳色阅尽,所以其他的于他,都是次一等的,便不放在心上了。”
    花苏为人,最大的特点便是性子直而纯,所谓直,就是有什么说什么,所谓纯,自然是纯洁无暇了。
    这话我绝对敢担保,阿哥跟花苏这么些年过下来,少不得会有口角磕碰,记得有一次他俩闹了不愉快,貌似还挺严重,这时候死不死在杻阳山上清修的一只山猫看上了我阿哥,洪荒那会儿民风还不像现今这般矜持,无论女妖还是女神仙,那走的都是豪放风。
    那只山猫更是行动派,看上了就直接上。成日找我阿哥对酌豪饮,阿哥对美人从来都是走温柔派,且难得那山猫酒量忒不错,算得上个女中豪杰。
    可是这样下来,花苏吃醋了。
    他倒也没闹别扭,直接就找我阿哥说了,当晚两人厮混到天明,什么狗屁矛盾都在耳鬓厮磨间磨消没了。
    唔,这就是花苏的优点。
    忠于感官,善于表达,你今天穿红色的好看他会说好看,不好看他会说你换一件绿色的试一试。
    我径直绕过屏风,一位衣着白衫形容清瘦的姣美少年映入眼帘,少年凝神低头,一只手执着本书,我笑眯眯地边走近边唤了声:“苏苏。”
    少年垂下手中的书将头抬起来,披散的鸦发把原本就白净的面色衬得越发质透,增添三分病态,一双葡萄眼却显得很精神,眼瞳如黑珍珠一般,笑起来水汪汪的,鼻子挺而秀气,唇为淡色,若不是胸前一片坦荡,那秀气的模样倒真真雌雄难辨。
    少年神色明媚又天真,开怀道:“阿瑶阿瑶,你来啦。”
    “你看着什么书呢?”
    花苏的眼珠与我的对视,无辜又可爱:“太上老君新纂的戏本子。”
    噫,老君平日里除了清修道法之外,还好八卦,本着将八卦发扬光大的心态,一直攻心于专研创作出书。
    貌似我阿哥也时常为其出谋划策,据说老君编纂出来的文章书本,不论讲佛理道法亦或野史小册,本本在仙界都是广为传阅。
    我瞟了一眼花苏手上的本子,封面上书着的《桃花春色传》。
    咦,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
    我正气凛然地觉得让一朵纤尘不染的白莲花看这等不正经的书很不好,遂心安理得伸了手将本子揣进自个儿怀里,打算要充公。
    “这个不好,你不要乱看。”
    花苏也不反对,一副甚乖巧的模样。
    啧啧,我暗自感叹。
    娘的,本帝姬好歹活了这么久了,极致美人见得不少了,花苏未尝是最中看的,但是,绝对是最招人疼的,天生一副你们大家快来疼我的气质,尤其是那张脸。
    纯然无暇且玲珑剔透,超越了雌雄界线,只怕任谁对上花苏,都会不由自主地摒弃掉自己内心深处最阴暗张狂的一面,倾尽春色繁华只为博美人一笑。唔,譬如云外三十三天空无寡淡*殿,娲皇青帝血脉肉胎而成上古洪荒的第一只凤凰尤央帝君。
    我笑眯眯往前一步摸了两下花苏披散着的鸦发,以示嘉奖。
    望着那张清秀绝伦的美人脸,矜持且谨慎地往脸颊啃了一口,“你这脸色怎么比上次差好多,在东皇钟里头没有睡好吗?”
    “一心想着你们,紧着就醒来了。”
    花苏经得我这一口,两颊倒慢慢浮起红晕,加上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珠子,总算多了几分生气。
    然而阿哥不乐意了,两三下将我拎开,硬生生挤进我同花苏之间。
    “说话就说话,作什么动手动脚。”
    我不满道:“不过亲个一两下。”
    “那个人……你是谁,我见过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