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五十五) 一把高贵冷艳的琴

(五十五) 一把高贵冷艳的琴

 热门推荐: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欸……美色误人呐。
    本帝姬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将就双手拢了拢袖口,脑袋幽幽抬向圆月,四十五度明媚忧伤。
    梵色正襟危坐,专心注目于伏羲琴,眸眼璀璨沉着,似隐了深意,衬着右眼尾下角的朱砂泪痣,勾人一般,险些迷糊了本帝姬的三寸灵台。
    梵色不再言语,调好坐姿,我见他十指修长,节骨分明,犹如玉骨剔成,堪堪挑拨琴弦,琴音悱恻,流淌而出。
    我甚满意,中肯地点头。
    梵色失笑,“你赠予我,我便只用来操与你一人听。”
    我继续酸溜溜,“可不是,瞧它多钟意你,跟我时都没这么听话。”
    “哦……”梵色轻挑琴弦,发出幽淡琴音,末了低头注视琴身勾着唇笑,笑声却比琴音还要悄然,“如此这般,我倒要爱惜你了。”
    我摇头,“我之前就有问过阿哥,说索性伏羲琴给你好了,但阿哥却不要,他说他操琴不过心血来潮,伏羲琴跟着他未免委屈,琴的新主并非是他。”
    梵色手扶着琴弦,“对了,我记得尤央帝君也通理琴艺,为何青帝不将琴交予他,而是让你另觅新主?”
    “好。”
    “不用谢,你以后多弹给我听便成。”
    小公狐狸笑得春花秋月,“嗯,它似乎很喜欢我,难得没有排斥现象,倒要谢谢阿瑶。”
    我语气颇有些酸溜溜,“伏羲琴你用得挺称手的嘛。”
    现在看到伏羲琴这般乖巧狗腿地伏在小公狐狸的膝上……啧,我觉得这把琴太势利了,阿爹造它时一定没有把握好火候。
    有时候吧,想起它太久没出来了,觉得好歹要让它出来透透气,给它擦擦琴身之类,这货都是一副高贵冷艳的傲娇模样,理都不理我。
    是以之前伏羲琴跟我时都没怎么能派得上用场,就偶尔有那么几次,被阿哥借去逗花苏开心。
    欸,话说本帝姬弹琴跟弹棉花似的,阿爹初时将伏羲琴交予我时,这把琴一副贞洁烈女宁死不屈的架势,我就稍稍碰到琴弦都被电得手发麻,给强行弹开。
    伏羲琴若有感应,琴弦发出银光,我打量着分外服帖。
    我悠悠望着伏羲琴,打趣道:“哟,老伙计。”
    梵色颔首,执手翻转,召出伏羲琴,顿时玄光大盛,伏羲琴凭空乍现,而后又缓慢飘落,伏在梵色膝上。
    我索性捏诀将就我二人身上的水渍全清干净,完毕之后特满意地拍了拍自己干爽的脸蛋,“来吧来吧。”
    本帝姬心底又骂了声娘,小公狐狸欸,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笑,再笑……再笑不才在下鼻血就出来了。
    我看梵色跟我一般,整张脸面连带前襟皆湿透,有几缕鸦发贴服在脸侧,面皮被着水泽浸得湿漉漉的,显出清魅颜色。
    梵色忍俊不禁,笑盈盈道:“好,听你的。”
    “唔……”我胡乱想出一阕,“《良宵引》。”
    “那阿瑶想听我弹什么?”
    本帝姬脸皮向来是厚,面不改色且一本正经道:“是的。”
    梵色愣了一下,“就为这个你要把脑袋泡在水里才能想出来?”
    本帝姬急中生智,“你操琴如何?”
    娘欸,我哪知道?
    “哦,什么?”
    “胡说,我是想着……现在这般良辰美景,似乎还缺点什么乐子。”
    呃……怎么听这话有点骂人的意思。
    小公狐狸哭笑不得,“阿瑶怎么会忽然头昏,莫不是刚刚吃太饱撑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