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七十) 白泽

(七十) 白泽

 热门推荐: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白泽的性子,要么自顾解决,要么闷在心底,万不会有请教求助一说,只怕旁人也是不好插手。
    情爱此类物什最为玄妙,说到底是当事人之间的事。
    转念一想,又觉得白泽不与我言语此事也算在理,依白泽的脑动力和行动力,平时一向只有他给我操心,却无我为他解忧。
    俩人隐藏得真叫高明,我竟没能察觉出来此等微妙。
    我素日里虽瞧出白泽与亮亮君关系不一般,极有可能还有我所不知晓的内情亦或过往,然他两不说,我便也装聋作哑,但我却如何也想不通会是不一般到这等层面哟。
    我觉得似乎有一对大金铙钹在我耳边“哐当哐当”地对击拍打,这八卦,真当响亮得犹如飓风惊雷。
    乖乖了不得不得了。
    亮亮雷声大雨点小,话至尾音骤转哀戚之态,一双莹绿色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泛着水光,可怜见的。
    “格老子的,大爷我中意上你也是意外啊,嘿!要真能让我自己选定,你以为老子乐意看上你这只榆木疙瘩。”
    “自昆仑虚初遇起,你我之间一切所有种种,便只是个意外。”
    “自从在昆仑墟分手后,好容易又见到你,老子我追逐了你十几万年,凭甚你一句话我就要放手?”
    我微皱眉,顿察觉不对劲,事情似乎挺大条。
    欸?
    “阿泽……”
    亮亮又一咋呼,续而一顿,很有些不甘委屈。
    “不放,老子凭甚要放手!”
    “你既知晓,自顾放手便成,何须捅破这层砂纸。”
    果然那头隐约传来白泽的声响,音色比以往低了两个声调,我见他两嘴唇颜色寡淡惨白,微微抿着。
    我竖起耳朵凝神听下文。
    十几万年下来我也未见过亮亮对白泽有过不逊,今儿个这一声吼得很不对劲。
    唔,总之从一开始亮亮君对于白泽,从来便是服帖乖顺。
    亮亮知道我跟白泽关系匪浅之后,为此还特巴结特狗腿特仗义地表示,他的杏果任我吃。
    诚然白泽不是甚么恶人,但镇压起亮亮君来,那叫一个浑然天成。
    哼哼,我觉得吧,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亮亮君总算找着他上家了。
    真不是开玩笑,亮亮当时那神色,纯扭捏,纯害羞,半点都没有平时嚣张跋扈的土匪架势。
    那兔崽子两只萤绿晶亮的眼珠巴巴挂在我家白泽身上,我起身之时顺带搀扶起他,亮亮还将楞了老半响,双颊竟隐隐透出胭脂色,破天荒地作态扭捏起来。
    唔,我现下自然早忘了当初是如何作答白泽,倒是亮亮。
    “这是在做什么?”
    白泽面上蓄出笑意,越发衬出温润醇厚。
    “帝姬让我好找。”
    我努力仰着头对上他白玉似的面皮,遥遥朝他咧嘴笑着,颇为心虚。
    欸,白泽的这出场忒耀眼了,我跟亮亮两人却在这档口毫无形象的扭打在地上,两相对上,顿时气短三分。
    黑色给予人的第一感官,是为严谨肃穆,然在我却晓得一位,也唯独那一位,能够细致将玄衣穿出谦逊如玉的味道,便是白泽。
    长得几尽要垂及地面,发丝浓密柔顺,发泽泛着银光,耀眼夺目,却随意用一条赤色发带将束在发尾,生生束缚张扬,沉淀出细腻柔情。
    我俩又双双将头往上一抬,来者一袭素朴的玄色衣袍,显得端正又细致,最招眼的要属那一头犹如高山瀑布一般的银发。
    因是扭成一团倒在地上的,视线先接触到一片玄色衣角,连同一双不紧不慢走动着的靴履。
    我俩料不及有此变故,当即松懈力道,双双愣住。
    白泽丝毫不为所动,不改温雅做派,面色淡然,单手从容祭出法诀,缓缓靠向银杏树下。
    公子温润如玉,举世无双,施施然踱着步伐,周身绕着迷咒玄光,紧迫逼人,灼灼燃尽心肺,叫人瞧上一眼便要晕头花眼,摄住混沌神识。
    亮亮君在银杏宝地周围设的迷幻咒术,被白泽在几个翻手间,云淡风轻地化解掉。
    那等运筹帷幄,那等气魄姿态,旁人无论如何也学不来其中万一。
    至今想起白泽的那个出场,我都会禁不住感叹一番,不愧是为上古神女本帝姬我的宠兽兼教习先生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