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九十四) 所谓门面

(九十四) 所谓门面

 热门推荐: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滕余的头颅!
    娘欸!梵色甩出来的居然是一头颅!
    梵色在离我一丈的地方站定脚步,蓦然见他抬起右手往地上一甩,那玩意黑乎乎又圆滚滚地在地上滚了几滚,我疑惑,下意识定睛看。
    我张了张嘴,“呃……滕余呢?”
    我见他走近,不知怎么忽然有种气血上涌的感觉。
    我见他的眸色恢复成本相携带的颜色,左眼为青色,右眼为蓝色,整张脸面尤其精致剔透,再衬上右眼睑下的那粒赤色朱砂痣,九尾狐族的天性媚态尽显,魅惑得我差点被勾了魂去。
    梵色只抬眼瞟了祝秦一眼,下一瞬便将眼珠子对上我的。
    祝秦站在我身后,音色如常,却带着一股莫名的愉悦:“哟,梵色帝君够手段,这般快便将事儿了了,祝秦佩服。”
    终于有人开口打破平静。
    我眼见梵色一步步向我靠近,一时反而不知如何开口。
    青年披荆斩棘,果决凌厉,素手翻云于转眼之间,眉宇间的威严冷傲乍现,那股属于王者的强势全数抖露无遗。
    眼前的青年依旧美貌如斯,冷艳清华,灼灼无双,却一改往日傲娇无赖做派。
    我一瞬不瞬地看着梵色,三寸灵台翻腾不止,又似乎一片空白。
    那些人不敢叫板,不约而同地让出一条走道出来。
    梵色面无表情,自顾走过来我这边。
    众人一时间全部惊愕住,眼见梵色一步步走出来,却无一人敢阻拦。
    那是魔君素卿之物,别说碰了,连看一眼都是冒犯。
    梵色肩膀上扛着的兵器,代表着魔界至高无上的权力威望。
    原因无他。
    门口被滕余府邸的人围得水泄不通,然而众人见来者是梵色,却无一人敢上前叫板。
    我见梵色出来,急忙忙拖拉着祝秦骊姬过去大厅方向。
    那把兵器,正是令诸多神魔皆为战栗的上古神器,魔神素卿之随身至宝,苍玄斩。
    梵色从正厅里信步而出,面色淡然,微微带着些许冷艳凌厉,左肩上施施然架着一把比常人还要高出一个头的大砍刀,浑身披散出灼灼清华。
    果然随着一声木门开启的吱呀声,手的主人缓慢从门后将探出半截素色衣诀,状似随意,闲散自得。
    我在看到结界消失时,心莫名也跟着打突起来,然而看到那只手,顿时又安定。
    那只手只露出一半指尖,但从指尖看,五指的肤色极透,显得苍白病态,然手指的节骨分明,十分之修长有力。
    半响,一支素手探出,虚搭在紫楠木门边侧。
    一时间所有的眼珠都盯着屋门,只待看谁先出门。
    结界消失后,那些原本围在周边的人反而都不敢妄动了,面面相觑,鸦雀无声,显然都知晓梵色与滕余两人的对决结束了,在疑惑到底哪一方获胜。
    前方三四十丈开外的大厅,早就只剩下一座空壳子,屋子支离破碎地支撑在地面。
    我心念一动,梵色出来了。
    正见前方结界陡然变得虚浮,不消一会儿,界层便全部消失了。
    我三人齐齐顿住,望向前方。
    我看着一张芙蓉面娇憨可人,不由忍不住要再调戏几句,但是,前方结界却忽然动荡起来。
    骊姬似懂非懂地点头。
    我慈和道,“美人儿,娘娘我说的都是对的,你道行还不够深,不懂其中精妙,不着急,日子久了慢慢就参透了。”
    骊姬蹙眉,又答不出来:“这……”
    “嗯……哪里不是了?”
    但骊姬小美人显然不能接受,一脸为难,“娘娘,这事理好像不是这样的。”
    我甚满意。
    祝秦恍然大悟,手抱着拳头,忍不住笑道:“唔,阿瑶帝姬所言在理,受教受教。”
    我训道:“你懂什么,都说了这是门面问题了,所谓门面,就是表相要精致高贵,色调还要艳而不俗的,就那几株野草能达到这等火候?门面这等高深学问,谁还跟你讲究内在了。”
    祝秦笑道:“阿瑶帝姬,都说了那不是野草,那**草可比这里任何植物树木来得珍贵。”
    转念一想,又对祝秦道:“魔宫里的排置偏素寡,都比不上魔界区区一个魔将的府邸来得奢靡,素卿不管也就算了,你身为魔界堂堂第一大护法,不是应该对这等门面问题多上点心么?回头记得在宫里多种些名贵的花草啊,不若终日里寒酸看着墙角的野草,啧,未免太不像样了些。”
    我赞道:“这莲花甚中看。”
    亭台下边是一碧水池,池子中簇拥了成片的白莲,我一株株望去,瞧见每株的叶脉花瓣皆啐了暗紫之色,显得满池清冷妖艳。
    凡是魔族的物什,免不得要染上些许妖异诡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