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二百六十四) 狐狸的美色

(二百六十四) 狐狸的美色

 热门推荐:
    我越说心里越打鼓,“我想到最后呀,我觉得我会钟意上你好像只有一个原因说得通,欸我说了你别生气啊,我发现归根原因,我可能是瞧上你的面皮了……欸!你也知道我好美色的,有哪一类物种比青丘九尾来得魅色无边,我色迷心窍情有可原不是,这事儿真不能怪我。”
    “狐狸啊,唔,我确实是钟意上你了,不过哟狐狸,我想了一晚也没能捣腾明白我钟意上你什么了,唔……我跟你说一点哟。”
    我被梵色这般看着,顿时害羞了,脸颊腾地一下将烧起来。
    我顿时又没动,梵色将面皮紧挨着我,我瞪圆着双眼与他对视,梵色左手指尖摩挲着我脸侧发髻,开口音色异常沙哑隐忍,一句一顿,隐喻狂喜,“阿瑶,你说你钟意我?”
    我刚舒了口气,梵色却猛然将身形往下压,脸面直逼向我。
    这一系列动作基本是在一瞬间完成的,梵色双手拢在我后腰,压制住我双手,肩膀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扭曲着,叫我十分不适,梵色察觉,随即又松开钳制,将我双手捞出来。
    我一边说着一边同时伸手要扯开梵色箍在我后腰的爪子,结果将一碰到梵色的手背,梵色便就反将握住我的,后续再一个反手将我的双手别在后腰,同时一条腿抬起来跨到另一边,转换了个位置,居高临下将我压在他身下。
    “腰!腰!”我顿时哀叫,“狐狸欸我的腰啊要断了,你先松手!”
    梵色眸眼闪烁,仿若瞳孔万花,璀璨异常,猛然手下用劲将我环紧。
    我脑中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定定地看着他。
    我去我去,不对了,我脑中暗自叫遭,我在做什么,好像不能这么早就跟梵色招了的,说好的要矫情一段时日再做打算呀,怎么就没头没脑地说了。
    我缓了一缓,顿时害羞起来,“我说我钟意你来着。”
    “不是。”梵色抱着的双手收紧,深呼吸了一口气泽,仿若在压制,双手僵硬,积蓄着力量,“上一句,你上一句说的是什么?”
    “唔。”我略心虚,“我没明白为什么就忽然钟意上你了。”
    “你刚刚说什么?”
    “啊?”
    我却听梵色突兀开口打断我,音色深浅难辨,“阿瑶……”
    我面露苦恼,“可是狐狸欸,这也忒奇怪了,我一直没能想明白我喜欢你什么……”
    “唔,我昨晚想了一会儿,深以为重止说得确实无误。”
    梵色拍打的手指一顿。
    “重止他说我钟意你来着。”
    梵色勾着唇角,双手松松垮垮地揽在我后背,左手手指轻轻在拍打,“嗯……”
    我看着他若有所思,鼻息间满是他身上的馥苦药香,半响喊出一声,“梵色。”
    梵色胸腔处传赖一声闷笑,两片薄唇轻启,“你似乎一有事情想不通就会缩在床上不肯下地。”
    我好容易脸面正对上梵色,梵色满眼专注,好整以暇等我开口,我灵台转了一回天,亦然一眼不眨地回望着他,楞不知要如何开腔才好。
    欸,瞧瞧,我果然是垂涎上小公狐狸的美色了,从昨儿个明白这点开始,越看狐狸越觉得赏心悦事。
    梵色此刻的狐狸眼闪烁着笑意,面色饶有兴致一般微微隐着笑意,眼尾的朱砂泪痣融合晨光,显得异常璀璨。
    两人脸面挨得极近,我的吐息有那么一瞬,骤然止住,再下一瞬,胸腔缓慢且沉重地一下一下打起鼓来。
    本帝姬再接再厉,抬起下巴努力向上扭,终于对上狐狸的面皮。
    哎哟喂!我艰难地转了圈,身形在被窝里拱啊拱,试图将脸面对向梵色,结果好容易转过来了,脸却贴着他的胸膛。
    下巴正抵在我头顶处,“那既然这样,你想睡多久,我就陪你睡多久。”
    锦被分出了一半给梵色,顿时被窝的空隙便就拥挤起来,梵色钻进锦被之中,双手从我揽过来拥着我,我刚一动脚叫挣扎,梵色手脚并用,直接将。
    梵色那头一阵沉默,我正要以为他肯听话出去了,结果没曾想梵色一把将手下拽着的被子一抄,锦被顿时被他掀开,我正在蒙神,梵色趁机钻进来。
    我奋力扭啊扭,将全身缩进锦被中去,最后伸出一支手摆了摆,“成了,不必多说,你先出去,我要静静。”
    话说凡事都得走走过场,就算要不才在下接受这件事实,那也得给个时间让我缓一缓,待矫情完事儿才好解决不是。
    本帝姬这回真心做贼心虚了,昨晚刚发现自个儿色迷心窍垂涎上狐狸的美色,一下子还没缓回来,唔,这之后要如何做,怎么着都得给本帝姬时间琢磨琢磨。
    我猛然将脑袋往锦被一缩,闷声道:“没什么,你出去。”
    梵色半眯着眼皮,“昨晚重止与你说了什么?”
    我皱了皱鼻子,看着他半响没说话。
    梵色今天换回了白衣,褪去赤袍艳色,顿时回复以往的清俊无暇,我此刻看着他,窗外晨光和熙,他正半倚在床柱边,全身笼罩在晨光之中,将缓和掉他身上的冷冽气息,点点暖意透露而出,身上的馥苦药香若有似无地缠绕在我鼻尖。
    两眼却不由自主地往小公狐狸身上瞧去,唔,从昨晚至今,从本帝姬反应过来自个儿钟意上梵色之后,这次第一次再重新见到梵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