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二百七十六) 重止的桃花

(二百七十六) 重止的桃花

 热门推荐:
    刚刚在宴会上没什么胃口,正好出来觅食,重止兄台财大气粗,一上酒楼就直接包了位置最好的单间,而且这位财大气粗的兄台还十分有风度,直接将
    重止又开始不好意思了,“唔,就是根赤色羽毛,不妨事,前边是醉仙楼,里头做的醉鹅味道不错,我们到那里坐一坐?”
    阿哥那是风光惯了,所以惯于享受最好的东西,凡事非极致明烈不喜。````
    那会儿我趴在他背上,周遭笼罩着层层云团,那一身皮毛七彩绚丽,潋滟夺目,时常引来各路飞禽跟随其后,引以为首。
    就是没我阿哥的好看,阿哥身为上古洪荒的第一只凤凰,最爱惜的就是他那一身七彩翎羽,现在几乎再难见到阿哥化为原身了,以前洪荒之时,阿哥特别喜欢化成原身驮着我去往南海玩水。
    我晃了晃手上的羽毛,“辛苦你还要拔两根毛给我俩,你们重睛族的皮毛还挺好看的。”
    重止直拍脑袋,“诶!瞧我这脑子,竟然没想到这茬,如此一来便不会引起瞩目了。”
    有了重止的羽毛,身上便能沾有重睛族的气息,这般一来,不仔细探究,便不会叫人察觉异样。
    梵色接过,分了一根羽毛给我,“放在身上。”
    “帝君是要将我的翎羽放在身上遮掩气息?”重止恍然,随即扯了两根头发丝,吹了口仙气,随即变成两跟赤红颜色的翎羽。
    梵色对重止道:“三公子,烦请你给我两根翎羽。”
    诶,狐狸每次一生气事情就会变得不好搞,不才在下还是宽宏大量点好了。
    我正要反驳,小公狐狸凉凉一个眼神过来,不才在下立马噤声。
    梵色这回却帮衬旁人了,“重三说得是,你安静些。”
    我啐了一口,“迂腐。”
    重止随即打着哈哈,“诶,帝君便不必了,你一姑娘家,少抛头露面为佳。”
    我嘟着嘴不高兴了,“我就问问嘛,诶,那我掩面,你也要掩呢。”
    “掩个面罢了,这么多问题就做什么?”
    话刚说到一半,小公狐狸却出声打断,我止住话,梵色一声不吭拿过我手上的丝帕,帮我掩盖在脸面上。
    “咳!”
    “还掩帕子,这神秘的,啧啧,你回头找到人记得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啊……”
    重止面皮渐渐涨红,“她脸上也掩着帕子呢,没瞧清。”
    我脸色立刻八卦起来,“诶诶,人家明摆着是对你有意嘛,都做到这份上了,你赶紧努把力,回头抓紧打听打听那姑娘是哪家闺秀,你看这莲花绣的,又精致又讲究,手这么巧,保不齐是位美人,诶你过她的模样么?”
    重止面色微窘,“唔,刚刚在路上,有位姑娘塞给我的,东西给完人便跑了,没来得及还回去。”
    我伸手将帕子捏至面前,丝帕质地轻柔,其中一方边角还绣了一朵金丝莲花,姿态娉婷,“你哪里来这女儿家的香帕。”
    “玄仙儿,你拿这帕子把脸遮一遮。”
    重止边说,又边若有所思一般来回在我脸上巡视,末了从自己袖子里掏出一条红纱丝帕。
    “这好办啊,你和帝君都收一收身上的仙气。”
    我问:“如何遮掩。”
    “话说回来,我之前一人上街都没这么辛苦。”重止眼珠子在我与梵色身上来回巡视,“啧,我明白了,二位身上的气息过于特殊,容易叫人察觉你俩非我重睛族人,不若……你俩掩盖掩盖气息?以免招眼注意。”
    我理着前额碎发,“成啊,我正好饿了。”
    三人走了好一会儿,总算安静下来,重止吁了一口气,愁眉苦脸道:“诶,我们不若先行找处酒楼歇一会儿,这么站在大街上着实招眼。”
    重止从袖口摸了两片金叶子,甩手投掷给摊主,率先跨步,领头走在前边疏散围观人群。
    梵色扭头看向重止,颔首道:“成。”
    刚刚梵色那一番突变,周遭聚集了不少围观群众,眼里或艳羡或惊艳,已有不少人蠢蠢欲动要上前攀谈。
    梵色看着我也不说话,倒是重止插嘴:“如此倒省得去一趟裁缝店,诶,我们先行离开。”
    梵色素服模样忒禁欲了,搞得本帝姬平时想调戏调戏他都有点没好意思下手,瞧瞧现在这幅装扮,简直消人魂魄哟。
    本帝姬越看越满意,忍不住上前理了理狐狸的衣领和鸦发,“阿梵,你偶尔也要多换换花色穿,只穿素服多单调。”
    唔,不得不说狐狸偶尔穿一穿红色还是很招眼的,白袍衬出他一贯的清华贵气,赤服却将他九尾狐族的天性魅色糅合得十分完美,灼灼昭华冷艳逼人。
    梵色着眼打量我一圈,微垂着眼皮,蓄着笑意颔首,显然很满意其成果,手下又捻了一片天竺花瓣,故技重施将自己的白袍也全数染红。
    一旁的摊主早已呆住,两只眼都不够看似的,微张着嘴,满眼惊艳,周围已有不少人瞩目过来。
    本帝姬很满意,拎着裙子笑眯眯问梵色:“呐,这样好看吗?”
    我就地转了一圈,果真不是我眼花,梵色将我身上的衣袍化成了赤色。
    小公狐狸以花为媒介,将花瓣点在我衣袍之面,花瓣触及布帛,化成鲜红,随即晕染至全身。
    我讶然,再下一瞬,便见我一身青色衣袍幻成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