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如何特别?

如何特别?

 热门推荐:
    白梵问:“如何特别。”
    岑柩一拍桌子,“特别中看。”
    白梵轻飘飘瞥了他一眼,“我打量着,你也特别中看。”
    说了等同没说,上古善蛊惑魅术的九尾狐狸,姿容怎么会不出挑,至于这般亢奋么。
    岑柩不以为然,老婆子一般絮絮叨叨,“诶,我说宁兮特别,不单指面容上,而是我一看到她,心底便觉她特别,于我是特别,我叫如何看她都钟意得不行,可不特别中看么?噫,你可明白?”
    白梵高贵冷艳地看着弱智一般手舞足蹈的岑柩,不忍浇他冷水,沉吟道:“你心悦便成。”
    他当时不明白。
    白梵活得久了,见过不少容颜极盛的美人,而面前这位,娲皇青帝骨血孕成,上古凤凰尤央心尖上的幺妹,天姿容色难得一见。
    然而又觉得这般不足以形容。
    白梵心尖一晃,灵台闪过一个念头,认定在心里一般,突然也觉得青瑶特别中看。
    食指微动,探到青瑶面庞,替她拂开飘散的发丝,指腹偶然触到肌肤,细腻姣白如凝脂。
    时机便利,正好有闲暇仔细地看她,越看心越柔软,将要塌陷什么似的。
    白梵注视青瑶,低声喃喃,“你为我而来么?”
    ……
    青瑶隔天睁开眼的时候,是躺在床上的。
    天色大亮,身下压着柔软的锦被,脑袋上方垂着的水墨漂染的鸦青色纱幔颇为熟悉。
    唔,青瑶慢腾腾回神。
    这不是白梵的床么,昨夜何时睡下的,难不成半梦半醒跑过来占了他的床了?
    前日一夜未眠,青瑶这一觉睡得一脸懵,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正见头顶出现一截白衣,眼珠子顺势滚上去。
    “君上,早。”
    白梵负手而立,衣冠仍是昨日的模样,看起来似乎一夜未眠,清冷道:“醒了为何不起身?”
    青瑶瞪着眼珠,抱着被压得干巴巴的锦被,“呃,我睡醒习惯赖会床。”
    白梵眉目冷艳,淡淡看了她一眼,竟也未恼,只侧脸开口吩咐门外,叫等候传唤宫人进屋。
    听应声的是毗嬷嬷,该是照例前来伺候晨起的。
    大家伙忙活开来了,青瑶顿时不好意思再躺,连忙一个打挺起身,双脚刚伸出床,冷不防遭白梵阻止,甩手打向床头的如意云纹帐钩,幔帐随即散下,将床掩住了大半。
    便听他说:“整理好衣冠再出来。”
    青瑶悻悻摸着下唇,“是。”
    又支支吾吾道:“君上。”
    “怎么?”
    “我没外衣,还穿你那件袍子么?”
    “穿。”
    “袍子没在床上,你放哪里了?”
    唔,昨晚抱她入睡的时候,外袍随手搭在了衣架上。
    “等着。”
    少顷,幔帐里伸进来一只手,青瑶正要结果衣袍,结果那手先行一步撤出去了,青瑶悻悻转手抓了衣服。
    “哟,这……这床榻里的阿玄?”
    屋里毗嬷嬷迟疑发声,青瑶刚拢上衣服就将头探出幔帐。
    绽出笑脸,“正是我呢!”
    这一下全屋里的人都移过头来,毗嬷嬷那帕子捂着嘴,“阿玄,哎哟这……原你昨夜是在君上屋里睡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