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南疆有患

南疆有患

 热门推荐:
    白梵似想起了什么,又道:“再者,你先前说翼泽山毗邻青丘,占据要道,若其山主心怀不轨,青丘极易腹背受敌,这遭不是恰好解决你的忧虑了?”
    岑柩摇摆着折扇,“成!你说的都有理,我就是好奇一件事,听说……你把那坤屠绞舌碎骨,费心折腾了好一番才弄死的他,最后连魂根掐散了,哟,这可不像你一贯的脾性。”
    “斩草除根,我一贯如此,有何奇怪?”
    “我在奇怪,你以往杀人只求效率速战速决,惯以最快的速度将敌方诛杀,不喜拖泥带水,那坤屠竟是如何惹你不快,叫你要以这种方法泄愤,嗯?”
    白梵面显异色,又闭紧了嘴巴,两人边说话边一前一后踱步在回廊间,前方有个拐角,白梵刚跨过去,冷不防被岑柩抓住手腕。
    药盒顷刻间落了一地,装药的盘子孤零零地在地板上打着旋。
    岑柩面上的笑意尽褪,凝眉抿唇,指尖精准掐住了白梵脉搏。
    不消片刻,眉心紧蹙,沉声问道:“你的经脉怎么这般混乱,昨夜是不是也受伤了,听说坤屠暗算了你,怎么回事?”
    白梵不耐烦甩手,没挣脱,叹气道:“我经脉混乱不是常事麽?”
    岑柩反手拽得更紧,蓦然伸出两指,快而精准地点在白梵眉心。
    听得轻微“啵”的一声,似有什么物什破体而出,就见白梵脑后的发带挣裂,满头鸦发霎时披散而下,脑袋上冒出两只宽廓尖顶的狐狸耳。
    白梵更用力挣开岑柩,劲道之大,导致下盘不稳连退两步,身后忽而卷出一团雪白毛绒之物,九条狐狸尾巴全数铺张在外。
    白梵却没心思管理会自个儿的半妖模样,一手着力抓住身后的木栏杆,指甲暴涨,深陷其中,两侧脸颊浮现数道青黛色的妖痕,犹如妙手丹青绘成一般,妖冶灼灼。
    面上皆是在努力抑制狂化的扭曲之色。
    岑柩连忙双掌运气,贴合在白梵后背,度灵气为他压制暴走的经脉。
    过了半盏茶,终于见白梵面上的妖痕消散殆尽。
    白梵双手运行太极,归息吐纳,刚睁开眼还未松口气,嘴里又不停歇地接连咳嗽。
    岑柩见状拂袖,气急道:“哼!还说正常,你经脉再乱一点,就可直接爆体归天了。”
    “虚弱成这样还佯装无事,竟还想瞒过我,我问你,你身上的灵气都快流干净了,你便一直这般无动于衷?”
    白梵止住咳嗽,缓了缓气息,附身去拾散落的药瓶,平静道:“灵力消散是因生死劫应验导致,我也无法补救。”
    岑柩越看他那副坦然受死的模样越窝火,受不了地揉着太阳穴,“啧!”
    白梵道:“你这么得空,宁兮呢?”
    “她昨晚连夜离宫赶去南疆了,喔!是尤央传讯邀她的。”
    白梵眼尾一瞥,“出了何事?”
    岑柩顿时凛然,凝重道:“女魃、将臣和赢勾三人,分食了王犼的魂魄,盘踞南疆为患。”
    话音刚落,饶是一贯沉静自持的白梵也变了脸色,黝黑的眸眼略过数道暗光,末了道:“当年华夏战乱,终究是留下了后患。”
    “本来不过是几个残兵败将,战后余孽不足为灾,坏事就坏在王犼,到底是古神啊,三人修为暴涨,修习的术法又属同宗,合力起来只怕更上一层,因此才能不费大动静,便无声无息地控制了南疆人族。”
    “除了宁兮,还有谁也去了南疆?”
    “勾陈和素问最早接到消息,前日便已赶过去。”
    白梵皱眉道:“现在南疆局势如何?”
    “不大好。原本只是传出南疆边界有几拨小旱魃作乱,尤央只身前去剿除,结果到了南疆才发现不对劲,原来那作乱的旱魃,不过是因偷跑出来而泄露风声的冰山一角,女魃等人控制了整个南疆。听尤央说,现人族大半都被炼化成旱魃,南疆已成了一座死城,进得出不得。”
    “尤央发现时,已然受困城中,好在没被女魃发现,之后独自在南疆蛰伏了半年,一面试着向外联络,一边搜救幸存的人族。”
    岑柩叹气,“娲皇好容易耗费精气所创造的人族,多数都安居南疆,此番险些就要被灭族了。”
    白梵摇头,“去的人太少,对方有尸群拥护,尤央可有传唤兵将?”
    “有。”岑柩道,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是玉皇家的小辈,唤容夙的,似乎比青瑶小个一两千岁,初出茅庐修为却颇得其法,这次充当大任,领了玉皇阵下的五万铁骑赶赴南疆,昨晚便是他过来邀宁兮同行。”
    白梵左手食指摩挲着药瓶,侧着头微微沉思。
    岑柩看出他心中所想,率先制止道:“我稍后去躺鹿吴山,处理收复安置的事务,忙完便直接去往南疆,这件事勿需你插手。”
    白梵抬眸看他,岑柩眼见他面色苍白,一脸病态。
    连连摆手,道:“大哥诶!你都快废了,就安心待在宫祗,没事批批折子,好好养息经脉,别瞎逞强啊!”
    “再者,青瑶还在里面躺着,需得有人照看。”
    白梵顿时闭口不言,低头露出愧疚之色。
    岑柩岂会不知他为何愧疚,心中一阵恶趣味直泛上头。
    当即摇头晃脑做痛惜状,道:“啧啧!话说青瑶跟你出趟门,出门前还活蹦乱跳的,回来就剩半条命了,小可怜见的还躺在床榻昏迷不醒,等我见了尤央怎么同他交代哟你说?”
    白梵眸眼一跳,连着狐狸耳朵都跟着抖动了一下,猛然看向他。
    岑柩又道:“你瞪作甚,尤央可是已经知道青瑶在咱青丘了,这可好了,人孩子还是在你手上出了事,你想想青瑶多钟意你,多信任你,回回见了我都是在夸你,结果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受了那么重的伤。”
    白梵两只狐狸耳都耷拉下来,眼皮微垂,忽然想到了什么,狐狸耳朵“咻”一下,又竖得笔直,眼底寒光冷冽。
    “哎呦哎哟!”
    岑狐狸头皮一麻,表示怕怕,吓死老子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