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归兮

归兮

 热门推荐:
    青瑶没甚在意,环着他的脖子,笑逐颜开,自顾着继续说道:“你怎么还是这么好看哇,真真叫我越看越欢喜。”
    白梵皱皱眉,思索这话的含量。
    唔,长相对,常欢喜……
    记得岑柩突发神经说要娶宁兮时,似乎也说,因为觉得宁兮好看是以钟意她,那么青瑶这话的意思,是真心钟意他?
    嗯,勉强有些道理,白梵稍稍满意。
    又听到青瑶说,“白梵,你是只温柔的狐狸呐。”
    “什么?”白梵一时没了反应。
    上古皆传他孤傲清肃,从未有人用这等柔和的词来形容他,不由失笑,“哪里温柔?”
    “嗯,温柔……你的每一句话,每一次的抚摸,于我危难时的出手相护,我都感受得到,都温柔到我心里去了。”
    白梵微愕,傻傻看着她,只觉周身灵台翻滚,心中一阵悸动,胸腔鼓噪不止。
    青瑶坐在他腿上,这时迎面凉风袭来,惊得打了个酒嗝,白梵担心她清醒,连忙对着吹了口气,青瑶又陷入懵懂状。
    “白梵!”青瑶突然问:“你这几天为什么生气呀?”
    白梵嘴角不由自主地上翘,柔声道:“现在不生气了。”
    “哼!你有什么好生气的,要不是看你负着伤还辛苦帮了我大忙,我才不会早起去伺候你呢。”
    白梵楞然,听她哼哼唧唧地嘟囔,“我知道你身体旧疾未愈,灵力受滞,鹿吴山之变非你本意,要不是我挑起事端,你也不会为了救我和灵犀而令身体再受重创,那天我看到了,你虚弱得连人形都维持不了,狐狸尾巴铺得满地都是。”
    “是我不对。”
    白梵面露窘态,顿了一会儿忽而伸手往青瑶脑门一弹,勉强要为自己的节节失态强扳回一局,轻咳一声,“你要不在我换衣服的时候一直盯着,我也不会误会。”
    青瑶头一扭下巴一抬,“哼!换衣服算什么,我还偷看你洗澡呢。”
    白梵眉骨一阵抽搐,“……洗澡?”
    “你放心。”青瑶正气凛然,“岑柩跟你一起洗的时候,我从来不看。”
    白梵将牙咬得咯咯直响,偏生对青瑶,捏她喊疼,打她咬人,是半分也奈何不得,最后赌气一般地将她用力揽在怀里。
    青瑶果然嫌弃被勒疼了,扭来扭去硬是寻着了舒服的姿势才消停,两人抱了一会儿。
    中了九尾的蛊惑术,神识涣散有问必答,平时遮掩的心事也会和盘托出,一般事后极易入眠,且醒来便会彻底忘光。
    青瑶静静趴在怀里不动,白梵以为她入眠了,正欲送她回屋,青瑶却又睁开眼睛,双手着急环住他,生怕他离开似的,白梵看她的模样,知她又要讲话,便等她开口。
    青瑶不知为何,有些淡淡的愁绪,“白梵,虽然,我遇见你很晚,但我会陪伴你很久很久,你能不能也喜欢我一下?”
    白梵的灵台仿佛霎时寂静,连素日灼烧不止的经脉都在此刻安宁,紧接着一阵热流席卷全身。
    简直心疼得直发痒,不,这是心动。
    浓密的长睫抖动,手臂微有失力,却坚定地将其拥入怀,抵在她耳畔呢喃道:“我喜欢着你呢。”
    青瑶想了想,挣开怀抱看着他,认真道:“那你亲我一下。”
    白梵依言,捧住她的脸颊,最后轻轻在额头落下一吻。
    青瑶随即再度要求,“再亲一下。”
    白梵心跳急促,摇摇头,“只许亲一次。”
    青瑶哼声道:“小气鬼!”
    再吻下去怕是要出事了,怎么使手段令你迷幻的是我,最后沦陷的却还是我呢?
    ……
    第二日灵犀告辞,两人战战兢兢,生怕白梵因昨夜灵犀的醉酒之言而不快,但见白梵面色温和,神清气爽。
    青瑶不明所以,尔后的日子相处,白梵待她愈发温厚纵容,偶尔几次回头还撞见白梵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出神,青瑶觉得,很怕怕。
    狐狸的性子怎这般阴晴不定?
    怕怕地度过了三月有余,南疆战乱平息,岑柩宁兮携手回青丘。
    两人一回来直接就去往鸦青殿。
    “你们回来啦!听说你们胜了!”青瑶抢先一步迎上去,四下张望,雀跃道:“我阿哥呢,他可说打完就过来接我的。”
    岑柩宁兮对视一眼,皆面露异色。
    岑柩沉声道:“尤央有点急事,先回丹穴山了。”
    青瑶一阵失望,转而莞尔,“不过也好,那我可以多留几天。”
    宁兮向前几步,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将带着她向殿外走,声音难得柔和,“阿瑶,我有些事同你说,你跟我走。”
    待两人走远,白梵方慢慢踱步而出,收回视线转而目光冷冽地看向岑柩,“你面色不对,缘何此态?”
    岑柩顿了许久。
    “素问,魂耗魄丧,仙逝南疆。”
    二人伫立于原地,画面渐渐模糊,不知谁长叹一声,“素卿、丹穴山上下只怕要不好了。”
    ……
    青瑶之后便再没入过青丘,时光逝水流转,全然是白梵形单影只的身影。
    一个人用膳,一个人抚琴,一个批阅折本,有更多的时间凝神闭关,似乎自得其乐,又似乎被青瑶潜移默化,渐渐染上了发呆的习惯,只偶尔的时候,觅得他神态中泄露出的寂寥。
    有时也会出现岑柩宁兮的身影,絮絮叨叨说些劳什子话。
    有一日,白梵破天荒决意外出,事务交代予岑柩,言说要随意走动走动散散心。
    然后一脚方跨出青丘,捏了团云直奔度厄谷。
    行至一片杂草丛生的荒芜之地,神色匆匆地四处游走搜寻,最终在一个小山洞中找到了人,洞外还躺着一只蛮兽的尸体。
    “阿瑶!”
    那人穿着甲胄,身量稍轻,浑身一股腥臭味,形容狼狈,白梵一见到她,跃步靠近飞速将其揽在怀中,伸手为她除去脑袋上的兜鍪,长皮散落至脑后,露出一张萤玉雪白的秀致小脸,正是青瑶。
    白梵一手贴于后背为她灌输灵力,一手轻柔为她除去面上的污血。
    过了一会儿,青瑶气息和顺,白梵这才抱起她,走出山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