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逆劫

逆劫

 热门推荐:
    “依她那跳脱的少年心性,只怕过不了几年便会忘情,届时就算我死了,想必她也不会太伤神,但我若此时表白心迹,届时九死一生,岂不误人。”
    岑柩却迟疑,“我看青瑶对你不像是一时兴起,你瞒着她,是否对她不公?”
    白梵沉默良久,最终长长叹出一口气,“青瑶跟我们不一样,她尚未参透生死,太容易感伤,对于亲友离逝难以释怀。”
    白梵亲眼看到青瑶为素问歿世之事受何等神伤,断不愿让这等事再发生在她身上。
    “况且。”白梵眸色深沉而执着,“我决意存世,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我自己。”
    岑柩讶然,“为了你自己?”
    “不错,我生了贪念,我要青瑶一生。”
    自救并不是因为什么光鲜的理由,不过一己私欲而已,自己想要拥有那个不分由说便强行住进他心里的人一生,那么又何必在生途未卜的情况下强行拖她下水,给她无谓的负担。
    “喔哟白狐狸!啧啧啧!你放心,在你归来之前,我定替你警戒情敌,青瑶招一枝桃花我折一枝,招一树桃花我砍一树……”
    ……
    忽觉有数根冰针,刺进我周身要穴,激得混沌灵台陡转清晰,神识渐渐从眼前的画面中剥离。
    我不明所以,入了素卿精心诣造的这番前尘幻境之后,神识一直都被限制在幻境中,明明摸不到实体,为何会有痛感?
    刚起了疑惑,又觉有数道痛感钻入肌理,我张嘴呼喊,却听不到,睁眼试图看清眼前虚妄,皆是苍茫一片。
    不死心依旧嘶喊不止,不知过了何时,隐约听见远处有呼喊声入耳。
    ……
    “阿瑶!阿瑶!”
    我的神识寻觅声源而去,双目终于窥得光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处沟壑纵横的山谷。
    四周遍布凶兽,呼啸嘶吼声一阵盖过一阵,在乱石中有两道偎依在一起的身影。
    那二人身上血迹斑斑,周围有不少凶兽尸体,更多活着的兽类围绕在两人周围状态狰狞,却踌躇不敢上前,似乎有甚忌惮之物。
    少女的脸面埋在青年臂弯里,似乎已经昏迷,青年将其揽在怀里,右手贴着她后背,左手抵在她的右胸处,不疾不徐地输送灵力,但见指缝间不断有鲜血冒出来。
    这时才发觉,少女的胸腔被贯穿了一道血窟窿,命悬一线,原先的那道声源正来自这青年在不断呼喊她。
    山中昼夜更迭,不知过去几日,血已止住,伤口长出新的嫩肉,但少女神识依旧孱弱,青年连日不知疲倦地输送灵力,生怕稍一疏忽她便要魂归混沌。
    这一日黄昏,一道紫光劈入山谷,凶兽们顿时一阵战栗,纷纷收起利爪俯首帖耳。
    待光芒隐去,有八名头带獠牙妖鬼面具的侍从抬轿而来,轿甫落地,珠帘里探出一位身着玄青华服的俊美少年。
    少年面容昳丽,姿态桀骜,长发漆黑微卷,利落束于头顶,有几缕散落额前,细看之下,隐约见得鸦发中透出紫色。
    怀抱少女的白衣青年警觉地盯着不速之客,待看清来者,方冷声道:“素卿。”
    轿门前倾,素卿一手拖着把齐人高的苍玄斩跨步出轿,就着将苍玄斩杵在地面,手倚刀柄,居高临下冷眼扫视,反唇道:“白梵。”
    尔后发觉那少女不对劲,厉声一喝:“青瑶怎么了!”
    “被凶兽捅穿心口,伤及心脉……”
    未等白梵讲完,素卿扔了刀猛然向前一步,俯身掐住青瑶的脉搏,仔仔细细探析其经络的损害情况,半刻钟后,汹涌怒气方得缓和。
    席地而坐,掏出一粒丹药渡入青瑶体内,尔后双掌贴在白梵后背,二人一起输送灵力给青瑶。
    过了两个时辰,青瑶的双颊渐渐生出红润,气息恢复平稳。
    二人收掌稍作调息。
    素卿一手执诀将她凌空腾起,四平八稳地移入轿中,轿身十分宽敞,足够容纳青瑶入里平躺。
    素卿心有余悸,怒其不争道:“这傻子,偷了我的头发巴巴就赶过来救你,到头来差点没把自己折了。”
    转脸眯起眼审视白梵,话语尖锐道:“你是不是死劫将至?”
    白梵慢慢起身,轻弹衣摆,只淡然道:“是。”
    难怪方才经白梵手渡给青瑶灵力时,探析到他身上的修为散了大半,素卿皱眉道:“自身难保了,还不要命地大砸灵力一点一点去修复她的心脉?”
    白梵灵气涣散,皮肤苍白得几近透明,脸面和脖颈还染了数抹青瑶留下的血渍,尤其是右眼睑下沾的一粒血珠,反衬之下另成风骨,有妖异绝伦之姿。
    “无妨折损这点灵力,救不回她我万死难逃其咎。”
    素卿一想到青瑶重伤的模样,满脸不爽,“哼!幸好伤口偏了,只是擦过心脉,没有直接整个捅穿,否则你救得再及时,将全身修为都补给她也回天无力!”
    “燃灯佛早有先言,无量劫不同于寻常死劫,大有不可逆之势,修为消散便是先兆,再往后,只怕离天雷轰顶之期不远了。”白梵定定地看了一眼轿撵,“我历劫之事,烦请魔尊封缄其口,勿要告知任何人,尤其是青瑶。”
    素卿冷眉冷眼,“几个意思,你这是要安安静静地从容赴死吗?”
    “非也,我会设法渡过死劫,但几率微乎其微,未成功之前不可让青瑶知晓,她……不可再经历一次爱别离。”
    素卿面色斗转阴郁,肃杀之气封绝百里,惊得山谷中的凶兽一阵哀鸣。
    白梵等他克制着平复了情绪,方才接着讲下去:“此举是我存了私心,但确实是情非得已,还请魔尊答允。”
    素卿面无表情与白梵对视,好一会儿方扯唇冷哼,“两个傻子……是我输了。”
    此话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言罢足尖轻点跃上轿撵,扬声道:“青瑶我带回去了。”
    ……
    场景又急速转变,这次还未看清楚景象,一道惊雷巨响便先入耳,巨响之下恍惚连神识都被震荡了一般。
    ------题外话------
    这篇前尘,是藏在素卿送的手镯里,手镯吸收精血从而触发开关,放映在青瑶的意识里,所以前尘里的少年青瑶用第三人称,青瑶的意识对白用第一人称“我”区分。
    我打字真的巨慢,但我努力更新,你们不要离开了好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