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沉锌幻境二

沉锌幻境二

 热门推荐:
    且我中咒术后,不但忘了与白梵的过往,连梵色的也忘得干净,过后清醒时,也记得清楚记得在失神之时发生的所有事。
    在沉锌幻境中无日月,这般混混沌沌不知过了几天还是几月。
    有一日,我睁开眼。
    正惨兮兮地哀嚎着头疼之际,有一青年俯身过来,占据了我的目光。
    我眼皮一跳,心也跟着一动。
    青年银发黑袍,浓眉星目,一青一蓝的异色双瞳衬上右眼尾下殷红如血的朱砂痣,妖孽无双,美得不似凡物。
    我倏然伸出食指向上,戳了戳他面颊上紫黑色的痕迹。
    诶?擦不掉。
    那人一动不动,一点也不介意我唐突的举动,两人相对无言。
    我转了转眼珠子,问:“你是神仙还是妖怪?”
    青年快速抓住我在他脸上作乱的手,沉声问道:“你不记得我了?”
    我脑筋转了转,顿时猛地一下坐了起来,移步四处张望,慌张道:“这是哪!”
    “……我是谁?!”
    青年惊讶道:“你连你自己都忘了。”
    我敏锐地捕捉到一丝猫腻,快速问道:“你知道我失忆?‘连我自己都忘了’?这个‘连’字又是什么意思?”
    青年向前挪步伸手要靠近我,被我躲开。
    然而见他面露黯然之色,不知怎么莫名地心软了,连语气也不那么强硬,轻咳一声道:“你还没回答我话呢。”
    青年静默了半响,抬眸于我对视,沉缓道:“你的名字叫做青瑶,我唤作梵色,我们是未婚夫妻。”
    我顿时觉得脑门被打了一记响雷!
    轰得整个人傻眼了,直到眼前这妖孽移动身形跨步过来,我惊得后退三步。
    “你别动!”
    梵色依言站住,双眸紧张地锁住我。
    目光中有担忧、困苦、倦意以及浓烈逼人的爱意,唯独没有一丝一毫的恶意。
    我迟疑道:“你说我们是未婚夫妻……可有什么证据?还有这里到底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又为什么会不记得往事,我失忆前的身份是什么?”
    一开口问就根本停不下来,现在脑中一片空白,我太需要吸收新的认知以作填充,而眼下只有他一人能告知我“真相”。
    梵色道:“唔,简而言之,我是天上的神仙,而你是凡女,我们于凡界相慕,但天规严令仙凡有别,我们在一起之后被百般阻挠,最后……”
    “最后上天降下天雷来处罚我们,你冲冠一怒为红颜,自废仙位抛下一切带我双宿双飞……隐匿凡世?”
    梵色一愣,面色有些不自在,道:“前因后果,差不多就如你说的这般。”
    我忒觉诡异,思想前后却也理不出点记忆来,最后拧巴道:“奇怪,怎么你说的这些我……我觉得这些我好像都听过?”
    梵色轻咳了一声,“先前我们躲避天谴,导致最后你得了失魂症,虽不记得往事,但到底是亲身经历过的,自然有印象。”
    “是这样吗?”我疑惑未消,但这理由好似说得通,不若如果是胡诌,我就不会对他的话留有印象,还连前因后果都牵引出来。
    嗯……细想之下越发觉错不了。
    看着他又确定了一遍,问道:“我们……在凡界就互许终身了吗?”
    他的双眸情深意切地看着我,颔首道:“是。”
    我略不自在地缩回目光,左右细想,迟疑道:“我是凡人?”
    怎么觉得……好像不是这样?
    伸手虚空晃了两晃,发现确实没有任何灵气或异常。
    梵色立即道:“你之前曾在凡界的一座仙山修习,我正是在那仙山游历时与你相识。”
    我立即反问:“那我为什么没能修仙?若我得道飞升了,总不会有天规阻碍我们吧?”
    梵色沉吟,半响道:“呃,你……悟性不佳。”
    ……
    这个理由……貌似无法反驳。
    我尴尬道:“我脑子好像是不怎么开窍。”
    梵色异色双眸情意绵绵,深情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是我心之意属。”
    双掌攀上我的肩膀,将我揽入怀中,脸面轻轻贴在他胸腔处,那里正随着心跳声轻缓地起伏,我顿时有感,梵色紧绷的神经似乎在这一刻得以放松。
    我双肩微微收缩,到底没有推开他。
    若真如他所言,为我一人违逆天规摒弃所有,到头来唯一所剩的心爱之人还忘了他,想必他现在的心绪应当是十分悲痛,自己行抗拒的举动未免对他太过心狠。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鼻腔里满满皆是馥苦清香。眼下我身无长物,似乎也没什么好骗的,再者与梵色的接触确实没有任何抵触之意,反而涌入许多熟悉的亲昵之感。
    自醒来之后忘掉一切,不免觉得孤身彷徨,此刻被他坚定而温柔地揽在怀中,一时间百感交集,冷不防鼻子一酸脑袋一热,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经自发地环在他后背上了。
    我登时面色一臊,着急就要抽身,被梵色反手一捞,箍紧了腰身。
    他的下巴正抵在我头顶,头顶传来欣喜至极的声音,“阿瑶!”
    我心一软,登时又不动了。
    半响我问他,“那现在这里是哪里?”
    梵色牵着我出门,竹舍外面茶花烂漫,芳草萋萋,还有远山和流水,景色悠然。
    我叹道:“这里是世外桃源吗?”
    梵色道:“呃,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一处较偏远的仙山里,山外我布了结界,不会有人进入。”
    “那我们岂不是也出不去?”
    “现在……九重天的神仙还在四处找我们,要抓我们去凌霄殿问罪呢,只能先躲在这里,等过段时日风声小了才能出去。”
    “喔,好。”
    许是听出我话里的失落,梵色握住我的手,安抚道:“这里虽不见人烟,但春华秋实,夏蝉冬雪,甚至炎日霜月,你之所想我皆能为你造出。”
    我心中触动,先前闹哄哄东问西问急于添补空白的脑袋忽然安静下来,深呼吸了一口他身上的馥苦清香,反握住他的手,诚挚道:“梵……梵色,对不起,我很抱歉将你忘了。”
    见他没反应,继续道:“你只剩我了,我还忘了你,你难不难过?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