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沉锌幻境(六)

沉锌幻境(六)

 热门推荐:
    梵色看我铁了心不想动身,还真自己出手了。
    换了一套简便的鸦青色常服,顺手变出许多农田工具,挑挑拣拣不知先用哪个,最终选中了一把锄头。
    我喊道:“诶!顺手给我变只扇子。”
    节骨分明的手指凌空一点,一只竹骨白面的团扇打着旋飘至我面前。
    梵色两手袖子一挽,左手拾起锄头掂了掂分量,望了望地上青草萋萋,手掌运法一挥,地面上顷刻出现一块方正的黑土地。
    我悠悠晃着团扇,道:“诶,你这样是犯规的!除草、翻土、播种还有浇水,一个步骤都不能少,否则何必让菜长在土里,你直接在厨房里变出现成的岂非更省心省力。”
    梵色略一犹豫,正要动手撤回。
    我制止,手执团扇伸向他,连声道:“且住!既然已经弄了,将就着省掉这层也好,不必撤了。除草挺无聊的,要翻土了,翻土!”
    梵色扭头看了一眼我,随即开始动作略显生疏地锄地。
    我五感甚佳,清晰捕捉到他眼中几分微妙的茫然与别扭,不由拿起团扇掩面,心里一阵偷笑。
    只觉他这般模样……忒可爱!
    梵色技术不佳,幸好力气了得,始终保持着一板一眼又略嫌吃力不讨好的动作翻土……呃,应该叫刨坑更妥帖些,总之没一会儿那块裸露的黑土地已经被挖遍了,坑坑洼洼的高一块低一块。
    饶是他没经历过农耕,也能看明白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我坐不住了,起身踱步过去,梵色拿着锄头杵在原地看着我,狐狸眼似染了晨雾,湿漉漉的叫我心里是软得一塌糊涂。
    直接就将他手里的锄具夺了,掷在一旁,拍拍沙土,一面为他擦拭面上的灰尘,一面为他打扇扇风。
    “好了,我们不耕地了。”
    梵色坚持道:“你想种菜。”
    看梵色这模样,耕地实在是太难为他了,太不合符他清冷高贵的气质了,给他把刀让他上阵杀敌平定祸患还轻松些。
    我道:“你会不会变牛?要变那种会犁地的牛。”
    梵色闻言一顿,忽然眼睫一闪,音量比平时高了一分,“对了,我的乾坤袋里正好有一只仙兽。”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只巴掌大、黑底银丝绣的荷包,凌空一变,地面多出来一只健壮的大黄牛。两只大牛眼睛黑黢黢的十分精神,牛角弯且大,足有我齐耳高,似乎有些茫然,正“哞哞”地叫唤着。
    梵色道:“先前我进阶成神之后,需遍访众神府邸,受诸神赐福赠礼,别的上神都是赠些仙丹或奇珍,唯独句芒送了活物,便是这头黄牛,以当贺礼。当时原想先放入乾坤袋里,带回青丘放养,一来二往诸事缠身给忘了,今日若非你提起要耕牛,它倒不知何时得以重见天日。”
    “……句芒?耳熟……是春耕之神?”
    梵色颔首,“正是。”
    我夸赞道:“巧巧!得亏你忘了放出去,句芒送的牛一定通农耕,就是不知肯不肯听话。”
    梵色变了套木犁架在牛背上,又变出许多菜籽。
    示意道:“你吩咐它,它应该会听。”
    我拍拍牛脖子,“牛!我跟你说,你天赋异禀,是头会自己犁地的聪明牛,看到脚下这块地了吗,从左到右走直线,开始犁地、播种。”
    那牛低头“哞”地叫了一声,瞪圆了牛眼不肯动。
    我又亲切地拍着牛脖子,道:“你很有牛脾气嘛!”
    “喔,既然你为我们家干活,就是家畜,不能牛啊牛地叫你,嗯……就叫你大黄吧。诶哟——大黄啊!我生就喜食牛肉,什么牛腱牛腩牛蹄筋等等,十分美味!你要是不能耕地,那留着也没用了,看你身上的肉长得很厚实,宰来吃也是不错的。”
    大黄惊吓地打了个响鼻,牛眼闪动几下,转动巨大的牛头,终于勤勤恳恳地干活了。
    这般种菜问题基本能解决了,我欢喜地拍拍手,道:“我看这样,可以扩充耕地,把后面那块也一并开垦了。”
    梵色轻咳一声,拉着我往别处走,“唔,阿瑶,我衣服里进了沙子,有些不舒服,我们去清理一下。”
    “这,那好吧。”
    “还有昨日不是说山里无活物,静得你很不习惯吗?你要什么,我稍后就给你变。”
    “啊!对对!”
    在泥地里一番折腾,身上确实沾了灰尘,原本使个清洁术便可,然这厮洁癖症爆发,坚决要沐浴。
    沐浴便沐浴吧,可浴房只有一间,我说两人轮流洗吧,他不同意,我说让他再变一间出来吧,他还不同意,色狐狸虎视眈眈肖想拖我一起洗。
    非得闹到我生气了才知道乖觉,期期艾艾一步三回头地进了浴房,活跟我俩要生离死别似的,真是白瞎了他脸上的堕魔妖痕和身上那凶神恶煞的气质。
    唔,深刻体悟到一点,狐狸哪里都好,就是太粘我。
    哪有人连分开一刻都不肯的。
    赶早一番折腾,收拾完之后约莫要预备午膳了,两人围着厨房小灶琢磨了半天中午究竟吃什么,再等用完午膳,我又懒得出门了。
    吃饱了就想摊着啊!
    竹舍里有很多梵文道经,梵色抱了一堆出来放在案桌上,我一番挑挑拣拣,勉强聚起精神看了一会儿,很快便就地打起盹来。
    醒来还见梵色聚精会神伏案看书,我略撑起上身,手肘撑着蒲团,手掌支颐脑袋,看见梵色左手执墨,不知在写什么。
    我拿脚悄悄探过去,迅速踹了一下他盘坐着的腿,他侧身低头看我,银白的长发跟随动作倾斜而下,波澜不惊道:“我还以为你会赖床再睡,这就醒了。”
    原来早就知道我睁开眼了。
    顿时索然无趣,翻了身趴在蒲团上,眯眼看着围栏网波光粼粼的湖面,“不赖,这里哪里有床。”
    梵色却停笔,一并将我拉起来,我道:“做什么?”
    “不要一直躺着,骨头容易酸软,出门走走。”
    出门时已近黄昏。
    梵色领我在竹舍外走走停停,我一路指挥,梵色随之变出花鸟鱼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