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沉锌幻境(十)

沉锌幻境(十)

 热门推荐:
    头顶的白床幔变成了正红色,纱幔豁开一道口子,所有的纱窗都开着,屋内光线充足,正中位置的八仙桌上有一对燃尽的红烛,屋内许多物件摆饰都贴着双喜红纸,床榻边一地狼藉,凌乱扔了许多红衣甚至头簪朱钗。
    而自己正侧身躺在床沿。
    指尖一颤,惊觉身后贴了一人。
    那人手臂箍在我腰际,下巴抵着我头顶,牢牢将我拥在怀中。我稍一动,随即他也舒展了身体,拿下巴蹭了蹭我的鸦发,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音色略带沙哑,慵懒道:“阿瑶,醒了?”
    说话间床榻里忽然腾起数条黑影凌空晃动,其中有一条触感温软的,毛茸茸的物什从我的脚踝蔓延而上,缠绕住我光裸的左腿。
    那是……狐狸尾巴!
    我四肢发冷,蓦然发力挣脱,一下跳到床榻最里,慌乱中东倒西歪踩到了他挤在床上的九尾,好容易寻到了一块自以为安之所蜷缩着。
    这时才发现身上衣不蔽体,只着了一件薄纱衣,咬牙在周围抓了一件外衫迅速套上,趁机双脚并力踹向梵色。
    梵色没防备,被我踢下床,由于身板大,一条腿还搭在床畔,身后的九条尾巴一阵翻滚,起了不小的动静。
    我怒瞪他……好半天才挤出一句,沉声喝道:“……你混账!”
    胸腔翻滚着磅礴怒火,盛怒之下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指着他,哆哆嗦嗦道:“你竟敢……你!”
    梵色盯着我许久,慢慢站起来,收了尾巴。
    眸眼中的熠熠星光转瞬晦暗,苦笑道:“你记起来了。”
    他面色惨白如纸,华发稍乱,还披着昨日拜堂成亲时的喜服中衣,敞开的胸膛清晰可见数道杂乱的指甲刮痕……
    我连连怒喝,“你个混账!你……你乘人之危!你混账……”
    脑中蓦然闪现昨晚二人意乱情迷之时,我嫌他下手粗暴,频频嗔他“混账”二字。
    顿时咋舌,面上刮起热浪,又是黑脸又是红脸,眼见梵色正欲期身过来,两手抄起身边所有能拎起来的物件,不管不顾一通甩过去。
    枕头、衣裳、玉簪、步摇、锦被……梵色一声不吭杵在床边由着我撒气,直到一件藕荷色绣花边的肚兜迎面罩在他头顶,被他面无表情地拿下,我才惊觉自己扔了什么。
    床上已空无一物,只牢牢攥着手,咬牙道:“滚出去!”
    梵色唇微启开,似欲言语,我立即堵住耳朵,拒绝道:“你别过来!出去!给我滚出去!”
    ……
    两人对峙许久,最终梵色妥协,僵硬地转身跨步离开,出门时左掌一挥,将横躺在地的门板重新修复掩好。
    寝屋里随即变得安静冷清,我抱膝冷静了许久,才将混乱的灵台平息。
    慢慢起身,下床去寻衣服。但……发现每一件衣裳的系带、盘扣部在昨晚脱掉时被梵色下暗劲毁坏了。
    衣服捡了又仍,烦躁地望着周围的喜红装饰,觉得荒唐又令人五味陈杂。目光梭巡至偏处的檀木衣柜,忽想起失忆后梵色曾变出许多替换的衣物。
    定了定心神,这才踱步过去,随意挑了一套素衣穿戴整齐。
    末了独自坐在梳妆台前,望着窗外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慢慢将视线移至紧闭的大门。我心中了然梵色不会走远,此刻定就站在门后,于我一门之隔关注着寝屋内的情况。
    我看了看天色,又继续发呆,等到日渐黄昏才挪步打开房门。
    门廊上空无一人,我目不直视,自顾走出竹舍,直到进入新植的杏花林中。随意寻了个树干靠着,抬头懒散望着树梢上新抽的花苞。
    过了好一会儿,不紧不慢地道:“你出来。”
    ……
    前方一丈开外凌空闪现出一位墨衣银发的青年,面带妖痕,异色眸眼中显露出迟疑与探究,显然在不解我竟肯主动叫唤他。
    我道:“怎么,还想再抹掉我的记忆?”
    梵色面色复杂,一声不吭地摇了三下头。
    “那要放我出去?”
    果不其然又见他摇头。
    我轻轻眨了眼,“那好啊,我们就这样拖着吧,看谁先妥协。”
    静了一会儿,我想了想,又道:“对了,我前日是不是留了一副画了一半的画?”
    “那副画,是画这杏林呢,不过两日,这些树又长了好多花苞。”我望着他,“你去竹舍帮我取来可好,我想画完它。”
    梵色深深忘了我一眼,稍许静默之后颔首同意,“我很快回来。”
    说罢掐诀使用瞬移术,眨眼间人影迅速消失无踪影。
    我看着他离开,双眼立刻由懒散变得警觉,从怀中掏出一物,赫然是梵色的墨青色乾坤袋!迅速开袋口一通翻找,摸出一架通体乌黑、琴弦泛着冷光、雕刻繁冗秘咒的古琴,正是上古神器伏羲琴。
    不错,方才在寝屋内,我从地上的衣物堆中拾到了遗留在喜服内的乾坤袋,只要拿出被装在袋中的伏羲琴,借伏羲琴之力定可冲破沉锌的禁锢。
    盖因梵色一直在暗中关注我的行动,不便明晃晃地拿出乾坤袋,否则只怕还未掏出琴就被制住了,必需要空出一点时间,因此才借故引其离开。
    我抱着琴,低喝道:“助我!”
    随即手指撩拨琴弦,琴身即刻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声,周身景象顿变,一阵白光易转之间,杏花簌簌飞舞,漫天缤纷,杏林咫尺开外出现了一面似银非银的镂空金属外壳,包裹了整个上空。
    我抱琴果断又拨了两下琴弦,伏羲琴发出玄光击向沉锌外壳的屏障。我神贯注搜寻,果然发现外壁上有一道焦黑的裂痕,正是沉锌在洪荒之时被天雷劈中而留下的破绽。
    对准目标连连进击,爆破声乍起,只见沉锌外壁裂开了一道齐人高的破口,与此同时,正见梵色拿着画使用瞬移术回来,但已晚了一步。
    这一切说起来慢,发生时也不过瞬息之间。
    眼见那黑色衣诀逼近,我紧紧抱着琴,头也不回往那破口纵身一跃,伏羲琴身发出灵光将我包裹住……
    ------题外话------
    不要问我为什么沉锌在洪荒的时候被雷击了,东西用久了总有损坏的时候嘛。还有上一章的洞房被删减了,要看部的去评论区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