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解除误会

解除误会

 热门推荐:
    我眼光下移,“嚯!亮亮,一直见你打赤脚,今日终于肯套上靴履了。”
    亮亮君居然还跟白泽在一起,依照以往的历史,我道他又会被白泽撵回遗桑谷呢。
    银灵子一下蹦出来,伸出双手就要扑向我,被白泽一掌揪住后领,遂只得中途作罢,眉飞色舞道:“白泽说我上九重天诸事皆不可张扬,所以才换了行头。”
    我嘲笑道:“当年洪荒你从遁神变成亮魔兽时,可是说过永生不再踏入仙界半步,怎么如今偷偷摸摸地就过来了?”
    银灵子无所谓地摆摆手,“老子当年就是随口一说,又没立誓明志,出尔反尔也不会招雷劈,不像某些人,当了这么多年神仙,小性子耍起来还是不顾后果,毁了重睛族万年传承的结界。”
    我赏以白眼,转头对向白泽,启了启唇,道:“呃,你们……此次在外可还顺遂?”
    负气出走很开心哈?是不是逍遥得都乐不思蜀了?
    白泽对我从来礼数周全,也知我心中不快,闻言立刻欠身,“帝姬,此次我不告而别,请帝姬责罚。”
    银灵子一下反抱住白泽,叫嚣道:“罚什么罚,不许罚!”
    奇的是白泽居然没挣开,哎呦哎呦!这是……
    正疑虑间,听见白泽正色道:“有一事要禀明帝姬,我与银灵子相悦多年,今互表心迹,今后白泽侍奉帝姬,银灵子也会在随行,望帝姬应允。”
    ……
    手中的团扇没拿稳,“哐当”一声砸在地上。
    有生之年居然能从白泽嘴里说出这等情意绵绵的话来!
    “青阿瑶你这什么表情?被雷劈都不至于这样,我不管啊!我也不是乐意要缠着你,往后跟你住销魂殿还得天天看尤央那骚包脸,我不照样得忍……”
    唔!本来脑袋就够乱的了,亮亮还一直咋呼,我低喝道:“亮亮!”
    成功震住亮亮君。
    手指向殿门外,我道:“你去门口,找菊生玩去,我同白泽有事要说。”
    银灵子一朝抱得心上人,还没嘚瑟够,显然不大乐意,扭头看了白泽。
    白泽摸摸他的头,音色温和,“你去殿外随处走走,我稍后去找你。”
    直到银灵子跨步出殿门,我依然满脸惊悚地打量着白泽,“白泽啊,我从小与你相识,都没见过你对谁这么好脸色?”
    “有么?”
    白泽嘴角一勾,居然还不由自主地就笑起来了。
    我连连感慨,“打住打住!你这这样就很不白泽,从前那个逢人要么冷着脸要么笑得道貌岸然对谁都疏离三分还美名其曰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白泽神君,如今这是被邪物附身了吗?”
    白泽抿了抿唇,又恢复从容清冷的模样,“让帝姬见笑了,帝姬可否应允我方才的请求?”
    “你先回答我,之前在遗桑谷,你同亮亮君说你钟意于我,是怎么个意思?”
    亮亮跟白泽一声不吭从遗桑谷离开之前的那一次争吵,我亲耳听见白泽承认他意属我。然观今日总总,白泽看我时眼神澄净,清明两分,不掺半点复杂情绪,先前的话明显存疑。
    白泽面露尴尬,踌躇了一会儿才道:“不是,那是……拒绝银灵子的借口,不是真的,我没想到那天与银灵子的对话被你听到了,银灵子当时知道你在场却故意隐瞒,还是不久前听到你出事后,我们赶回九重天才跟我说了此事,抱歉。”
    我扶额,抬高了嗓门,“这种事能随便拿来开玩笑的吗,仔细要出人命的啊大兄弟!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震惊,内疚了多久吗?”
    白泽面色越发尴尬。
    我一脸要崩溃的表情,“不是,那你不是因为我,又是为了什么跟银灵子磨磨蹭蹭这么多年?”
    白泽垂眸,“原因,确是因你,只是银灵子歪曲了原意。”
    “罢了,没这回事是最皆大欢喜的结局了,往后不必再提。”
    我挑了块软垫坐着,长舒了一口气,示意他也坐,“来,慢慢说,把话说清楚。”
    “……白泽神兽是天地传承的瑞兽,每殒没一只不久必再重新降世一只幼兽,世世传承驻守昆仑墟,但到我降世时,力量比寻常白泽幼兽都要弱小,根本守不住昆仑墟,自己也险些命丧凶兽之口。幸得娲皇援手,授我功法,助我守住昆仑墟,若无娲皇,无我今日。”
    白泽面上渐渐浮现出缅怀之色。
    “娲皇寿元将尽,神归大地之前曾嘱咐与我,道她老人家与青帝夫妻二人一生为四海苍生而奔赴,产下幺女却无暇教养陪伴,心有愧意,加之你的降世与我有莫大的机缘,便将你托付我照料。我在娲皇面前立誓,永志追随帝姬,侍奉帝姬。”
    我长久沉默。
    颤声道:“我从来不知道阿娘会说这些话。”
    对于阿爹阿娘,我从未怨过他俩与我聚少离多,一直在悄悄地,喜滋滋地引以为豪,以为榜样,我至降生起便太得便宜了,纵然心里会失落少得双亲陪伴,但也理解他俩的苦心与宏愿,如何会怨。
    我转脸问他,“所以你不告诉亮亮君真相,是担心以他的脾性,势必会来游说我,让我放你走,亮亮君没想到你与我阿娘的誓约,便以为你心悦于我,你就顺水推舟默认了?”
    他微微点了一下头。
    我沉痛地一把拍在桌案上,道:“白泽呀白泽,慧极必伤,说的就是你。”
    亮亮君说他是榆木脑袋,我看一点不错。
    白泽猛眨着眼皮,低声道:“银灵子当初由神仙道堕入魔道,不久又脱离魔道,自立门户把仙魔两界都得罪透了,但如今时过境迁,银灵子上九重天已无关碍,更难得他肯退一步,我心里十分感激。”
    “我是得多金贵啊,要你俩为我一人曲意求全。”我叹了一口气,转而满面正色,“白泽,你听着!你侍奉我十万余载,殚心竭虑对于我有教诲之恩,今恩已报尽,放汝自由,今后昆仑墟、遗桑谷,去留何处都随你,不必再随侍本帝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