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白玄

白玄

 热门推荐:
    白泽简明扼要,“阿玄,是。”
    人证物证俱全,铁板钉钉是我儿子了,那孩子爹又是谁?!
    阿哥抢白道:“你刚刚不是自己亲自验明了麽,还搁这儿问呢,你说除了忘掉自己多了个儿子,还忘了什么?”
    “很多啊,我也不知自己忘了什么。”我心不在焉,脑中思索,方才探析的时候,我儿原身似乎是只九尾白狐……
    我霎时身形一震,瑟瑟发抖地将双臂缩入怀中,惊恐道:“你们别跟我说,我儿他爹是宁兮!”
    屋里三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了一瞬,表情复杂且诡异的一致,还在暗中用眼神交流。
    “……喂喂,说话啊!”我自暴自弃地推理,“所以说宁兮这么多年没孩子的原因在于他根本就是只公狐狸,宁兮跟岑柩缠缠绵绵了十几万年终于发现对方非良人,于是两人散货,宁兮回头惊觉对我的喜爱一如当初,然后我俩好上了。”
    “是吧……这个理由很充沛。”
    “啪啪啪!”
    银灵子最先动作,边拍手鼓励边感叹道:“阿瑶啊,要不是知道真相,乍听你这个推断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白泽转手摸了摸他的头顶,温声道:“阿玄一人在外面,你先去看看他。”
    银灵子显然不愿错过好戏,但磨蹭了一会儿,还是捂着脑袋出门了。
    屋里清静不少,阿哥揽过我的肩膀,看我时表情略带怜悯。
    “你问孩子爹啊,他确实跟青丘有关,但你猜的,还……差了那么一点。”
    我惴惴不安,“差什么一点?”
    “你现如今的记忆,我怕你不太能接受。啧!我且问问你,你记得白梵吗?”
    我疑道:“怎么你们都提白梵?究竟他与我有什么干系?”
    阿哥与白泽对视一眼,继续道:“那记得闭关前你去过度厄谷吗?是和谁去的?你还去了魔界大闹一场要找素卿,都记得吗?”
    我一脸茫然,“有这回事?”
    阿哥静了一静,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模样,直接道:“阿玄他爹是宁兮之子,名唤梵色。”
    我表情将凝固许久,周天灵台有点运转不过来,慢慢道:“宁兮之子?”
    阿哥与白泽皆点了头,我吐字艰难,“我睡、睡了……”
    白泽见我面色有异,连忙道:“帝姬,你且冷静,事情原比眼下口述的要复杂。”
    还要怎样复杂?
    我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头疼得嗡嗡作响,还得费力听进阿哥跟白泽东一句西一句的解说。
    “……所以梵色与白梵是同一人。”
    半响后将来龙去脉囫囵拼凑完整,我叹道,“这故事要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定忍不住要赞一声精彩跌宕,可歌可泣。”
    然如今只觉头大,又觉得诡异十分,我素来秉行事过不究,就算洪荒时追美人追得勤,但也不可能做出这等荒唐又矫情的事来。
    阿哥问道:“我们说了这么多,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我摇了摇头,“一点感觉都没有。诶,跟我……纠缠不清的那只狐狸呢,现在何处?”
    阿哥阴恻恻地打着折扇,冷脸道:“青丘、四梵宫,不甚清楚。”
    我长吐了口气,稍稍平复心情,“那他见过阿玄吗?”
    白泽道:“见过。你将阿玄托付给我时,我抱他回遗桑谷养了,梵色得空便会去遗桑谷看他。阿玄年纪虽小,待人处事却是沉稳有礼,又天资聪颖,不论是在九重天还是遗桑谷,皆人人喜爱夸赞。然孩子再早慧,在他这个年纪也一样渴望天伦之乐,成日念想双亲,这父子俩想见面,我也不便拦着。”
    白泽说罢看向阿哥,摊手道:“唔,我们是近期才上销魂殿小住的。尤央不许青丘帝君踏入三十三天。”
    我随即一脸不赞同地看向阿哥。
    阿哥理直气壮,“谁叫那狐狸欺负你,你是忘了你当时那气愤的模样!”
    ……
    我没话堵他,扭头抓紧去见阿玄。
    走了一圈最后在梨花林中遇上了。
    小阿玄坐在一棵梨花树下,双腿并屈在怀中,双掌搭于膝盖上,垂着头,肩膀并尾巴都恹恹耷拉着,乖巧又可怜的模样。
    叫我的心软得一塌糊涂,恨不能牢牢抱住他叫几声心肝呐,却不得顾虑着他脆弱的小心灵。
    诶,到底是我没尽责任,诸多亏欠与他,方才好容易母子重逢了却不认他,心里真是懊悔又愧疚。
    亮亮君原本站在他身边,一看我来便有眼色地溜走了。
    繁枝锦盛的梨花林只剩我与阿玄,然刚与他对视,阿玄眼睛一缩,屁股后的尾巴卷上来,密密麻麻将自己包裹成一团毛球。
    我摸摸下唇,放缓脚步靠近他,蹲下身柔声道:“阿玄。娘亲跟你道歉,娘亲对不住你,这么晚才见你。”
    我见这团球一动不动,伸出一指试探性戳了一戳。
    触感蓬松温软,因狐毛太多太厚,还叫我戳出了一窝小洞。
    毛球随之瑟缩了一下,有几条狐尾稍稍松动,尾巴交叠的缝隙中露出了半只狐耳。
    七窍玲珑心止不住地荡漾,哎呦呦!我的崽啊,忒招人疼。
    强忍住将其揽入怀中的松动,我再接再厉,“娘亲生下你之后便吃了雷劫,闭关去了,就是因雷劫而劈伤了神识,好多往事都不记得了,娘亲不是故意不见你的,也不是故意认不出你的。”
    那半只狐耳微耸动了两下。
    “阿玄,娘亲可喜欢阿玄了,你出来见见我好吗?”
    毛球开始缓慢松散,脑袋最先露了出来,九条狐尾全数缩回身后。阿玄漆黑的葡萄眼怯生生扑闪着,抿抿唇,犹豫地开口道:“……娘亲。”
    我窦然惊喜地瞪大了双眼,见他不抗拒我,再也忍不住,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将他拢在怀中。
    “诶!娘亲在这儿,阿玄乖乖。”
    怀中阿玄明显僵硬了一下,随即又软化,小手矜持着搭在我后背,稍许还将脑袋靠在我肩窝处,轻轻蹭了几下。
    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孩子!一点也不怨我离开他那么久,刚见面对我也不抗拒生疏,反而倍显亲昵。
    ------题外话------
    边写边姨母笑,阿玄啊我的崽啊,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