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蓬莱花族(三)

蓬莱花族(三)

 热门推荐:
    自己反向前一步,“非逼我在这大好的日子里动手是吧!你……”
    蓦然两人都住了口,双双扭头。
    狐狸崽不知何时从偏殿门口冒出来,葡萄眼咕噜噜转动着打量我俩,双手扒在门框边期期艾艾地道:“娘亲,父君,你们在吵架吗?”
    我顿时收回怒容,轻咳一声绕过梵色将抱起狐狸崽,“我们没事儿,你怎么一个人跑过来了。”
    阿玄双手揽住我的脖子,“娘亲里面闷得慌,你和父君带我去宫外走走,散散心可好?”
    跟那流氓狐狸一起散心?
    我蹙眉,“娘亲单独跟阿玄出去成不?”
    狐狸崽看了眼身后移步靠近的梵色,后者似笑非笑地冲他眨眨眼,狐狸崽立即拿脑袋来回蹭我的脸颊,撒娇道:“父君也一同去嘛。”
    我摸摸他身后张扬摇晃的尾巴,勉为其难道:“咳,行吧。”
    冷脸抱着狐狸崽走在前头,迅速离了莲华宫,来到一处杏花林。
    繁花锦盛,一入林中便觉头顶好似拢着花海云雾般,阿玄挣着下地,去捧地上堆积着的落花。
    我叹道:“这里就是杏仙儿打理的杏花林呐。”
    梵色凝眸望着成片杏花,面上浮起怀念之色,抬手去接空中飘落的杏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我踌躇地拿团扇半掩着脸,吸吸鼻子,佯装注视狐狸崽,心中却好奇梵色藏有何事如此挂怀,又别扭着撇不下面子去问。
    梵色随即揉碎了掌心的花瓣,淡眸扫向我,正欲启唇言语,冷不防被前方传来的嘈杂声打算。
    我与梵色相觑,再凝神细听。
    “……你就一直看着我吗?怎么不叫醒我!我睡了很久?”
    辩这音色,是亮亮君!
    果然下一句便听白泽温和从容地道:“不久。”
    我冲前方朗声呼唤,与他俩会面。
    两人默不作声地匿在树上,又被杏花林的重重繁枝遮住了身形,才叫我们三人一时没能察觉有外人在此。
    狐狸崽依旧礼仪周全地向二人行礼。
    我蹙眉,“你们就一直腻在杏花林里?白泽,你可是说找到亮亮就回去的,今日到底是花苏封神的盛宴,你们俩这般忒不走心了。”
    银灵子个头不过高我几寸,大抵是为了能更方便居高临下地俯视本帝姬,趴在白泽后背一直未肯下来,萤绿色的眸眼滴溜溜在我与梵色身上打转,空出一只揽脖子的手来指我。
    不怀好意地笑着道:“嘿!我俩离开不是正好成全你跟……”
    “亮亮啊,你要是让我不痛快了,仔细哪天我将白泽遣回身边伺候。”
    银灵子话未说完便被我高一声调压断,不咸不淡地威胁道:“看过白泽手腕上那圈被红绸布遮掩的伽印没?他可一直都是我麾下的神兽呢。”
    当初白泽坚持己见,愣是没同意解印,倒是阴差阳错让我拣着一个大把柄,妥妥压制住亮亮这嘴欠人欠的皮崽子。
    银灵子迅速萎了,双手揽紧白泽的脖颈,缩在白泽身后仍旧不肯示弱,“你们不也出来了!”
    我哼道:“我好歹撑过了前半场。”
    白泽大抵被勒疼了,皱皱眉招呼银灵子落地,扫落他身上发丝夹杂的碎花瓣,又随意拍了两下自己身上,方看向我,躬身施礼道:“帝姬,我们现在就过去。”
    看我的眼神带了询问,我随即道:“阿玄被殿里的脂粉酒气熏着了,我带他出来爽爽精神,眼下去跟花苏贺喜的人多,他也有阿哥陪着,我们就等宴席散了再回去罢。”
    白泽点点头,微风拂过他浓密华丽的银发,发尾几缕扬起的散丝夹带着杏花香。
    “宴席结束后我与银灵子便要回遗桑谷,花苏刚封了花神,料想近期他与尤央会留在莲华宫,如此一来三十三天便空了,你和阿玄可是要留在蓬莱,或随我们去遗桑谷?”
    未等我开口,将一顿又道:“阿玄的功课一直由我带着,还是去我那儿比较好。”
    我低头问狐狸崽,“阿玄,你想去哪里?”
    狐狸崽看了看白泽,又去看梵色,小手揪着我的裙摆,略有犹豫。
    梵色向前两步,唇角带了三分笑意,从容道:“不巧。我先前答应阿玄,要带他去四梵宫小住几日。”
    白泽星眸冷扫向梵色。
    两人之间暗波涌动,明显气氛不对,我连忙道:“这事稍后我还得同阿哥知会一声,听听他的意思。况且,纵然要去遗桑谷,也勿需急于今日,亦可你们先回程,延个数日我再领阿玄去遗桑谷也妥当。”
    白泽略一思索,“也好。”转脸对梵色微欠身,“久不见帝君,帝君近来无恙?”
    梵色回礼,“依旧是忙着打杀祸患,无甚波折,阿玄全仰仗神君悉心教导,本君在此谢过,日后如有需要,必会酬报此则大恩。”
    “吾既属帝姬坐下神兽,照料阿玄便是分内事,帝君此话实则愧不敢当。”
    梵色垂眸,摸摸阿玄的脑袋,“应当是本君惭愧,未能尽全为人父之责。”
    白泽弯着唇角,却令人品不出笑意,“帝君近百年来皆在外除患……”
    “打住!”我连忙跨步横插在他俩中间,对白泽道:“你们该赴宴去了。”
    想来白泽同阿哥一般,因我之事对梵色心存愤懑,只是他不像阿哥性子外放,虽一直理智行事,但最多也不过是做到表面和气。对个话都这般剑拔弩张,趁早将两人分开比较好。
    好容易白泽与银灵子走了,我们这边气氛却尴尬起来。毕竟刚跟这厮吵完架,两人又隔着一档子遭乱旧情……
    我略不自然地拿团扇掩唇轻咳一声,梵色率先打破僵局,“阿瑶。”
    “嗯?”
    “过段时日,我需下凡一躺。”
    我楞然,“下凡作甚?”
    “转世历劫。”
    梵色解释道:“昔年在北荒咸山除凶兽长蛇时,将一只混杂在蛇窟里的守山灵误杀了,近日天罚批下来,需得受一遭轮回之苦。”
    我奇道:“好端端的,那守山灵为何会混入蛇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