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娇俏

娇俏

 热门推荐:
    “衣着不整,吵闹喧哗,抄千字文十遍,三日后申时交。”
    被罚的几个倒霉孩子无声哀嚎,冲我求助。
    我清清嗓子,缓声道:“先生啊,现下是午休,又非课上,他们玩闹大些也无妨。”
    白泽严厉道:“不论何时,皆需言行有状,如今不改,日后定然同你一般不成器。”
    看来白泽对我混沌顽劣、半点不类其师之德一事,一直耿耿于怀。
    我提了口气,细声道:“学生们都看着呢,今日要是不给我面子,日后便再也没人替你代课了。”
    白泽一默,“抄三遍,明日辰时交。”随即说起正事,“青丘的持清过来找你。”
    我眨眼,摸摸下唇掩饰欢喜,别扭道:“喔,又是来送东西啊。”
    “不止,似乎另有别事。”
    脚步轻快地踱去正殿,却见持清神态焦急地在殿内来回走动,我还未入门便快步迎上来。
    “帝姬娘娘!您得救救帝君啊。”
    “梵色不是还在凡世历劫麽,缓口气儿,好好回话。”
    持清大吞了口茶水,定了心神,方道:“前日娘娘和老君上回来青丘,说是在凡世看过帝君了。”
    我下意识侧眸,内里好奇又强装冷漠,续而轻咳一声掩饰心中雀跃。
    神仙下凡历劫所遭之事乃为天机,为保其命格不被搅乱,一般极难探听到其入凡的遭遇,我深居遗桑谷,更是无法知晓梵色在凡界过的如何景象。
    “岑柩和宁兮说了什么?他是不是吃苦受罪了,那、他入凡本就是为了历劫,本该要遭罪的。”
    “帝姬有所不知呢,老君上说梵色帝君投胎转世,脑袋痴傻了,还是个哑巴,成日受其凡界的亲戚欺凌!”
    我震惊了,“你说梵色成了傻子!”
    “老君上和大娘娘亲口所言,绝对不可能有假啊!说是帝君在凡界无父无母,自小寄人篱下,又因痴傻不辨俗事,受人欺辱也口不能言。”
    “这……这么可怜呐。”
    我瞠目结舌,一时慌了神,担忧道:“那岑柩宁兮都看到了,就没设法施救麽?”
    “娘娘哟,您是知道那两位祖宗心肠最是冷硬不过了,从小就没怎么教管过帝君,看到了也不心疼,还直说不能擅动帝君的命格,熬过这百年便好了,这如何熬得!”
    持清抹着两行清泪,痛心不已,“可怜帝君铁骨铮铮的一身傲气,平生从未低头,却因一桩黑白不明的糟烂事牵绊受辱。哎呦呦!娘娘,小仙实在没法了,您就算对帝君余怒未消,但好歹看在阿玄小殿下的面儿上,帮一帮帝君吧!”
    我越听,七窍玲珑心是揪得越紧,这会子换我急得来回走动。
    最后定论道:“这样,现在你立刻随我上九重天,我亲自找那司命问问清楚!”
    匆匆留下一纸书信,两人火速离开遗桑谷,奔向九重天南极宫。
    持清正欲去敲宫门,我一把拉住他,“等等。”
    “帝姬,这是何意?”
    “南极宫内耳目众多,九重天的仙人们又最擅嚼舌根,咱们这无名无分地找人兴师问罪,于理不合容易招惹猜疑。”
    我脑筋略一转动。尔后两指并拢指尖轻点在持清额头,随即自己也变换,两人皆面掩薄纱,衣着变成了浅紫色的宫人装扮。
    持清摸着自己身上,又抬手摸了摸头顶无端多出来的发髻和脑后的飘飘青丝,哭丧道:“帝姬,平白无故的,你怎么给小仙变了女装?这装扮……好像是上黎宫的仙娥们穿的?”
    我确认身上无遗漏,又冲摊开的手掌吹了口仙气,掌心凌空幻化出一册拜帖来。
    “慌什么。你常在九重天走动,用原身难保不被认出来,这是最妥帖的法子了,等下我们就冒充是容夙的随侍,混进去。”
    持清揪着衣袖,“这……帝姬,我怕。万一漏了马脚……”
    “打住。看你这模样就知你是没骗过人,怕就别出声躲在我身后,一切看本帝姬眼色行事。”说完上下打量着他,惊艳道:“哟——持清啊,想不到你女装的模样还挺娇俏,以后多穿,比男身招人多了。”
    持清白纱下的清秀脸蛋烧红了,一副要哭的表情,“帝姬就别拿小仙寻开心了,救帝君要紧。”
    我没忍住笑,“行了,你走路腰肢要软一些,步伐也需收敛,别跟糙爷们似的。”
    “是……小仙本来就是爷们。”
    南极宫门齐刷刷站着两排仙将,为首一位手执红缨长矛的仙将跨前一步。
    “何人来此?”
    “上黎宫仙使,太子殿下派遣我二人来此会见天府殿司命星君。”
    那仙将眸眼在我二人身上巡视,“可有印信?”
    我将册子双手奉上,“太子殿下亲笔拜帖在此。”
    仙将查阅完毕,随即开启宫门,又着人通报领路。
    “仙使请入内。”
    我同持清使了个眼色,他正要跟上,岂料一跨步便险些跌了一跤,幸好被我及时扶住。
    果不其然,与我们对话的仙将目光登即含了疑窦,面生威赫煞气腾腾。
    本帝姬从容笑道:“我这小妹脾性最是个胆怯俱生的,今儿难得有机会入南极宫,便琢磨带她过来充充世面,也好壮壮胆,不想一见诸位戎装重甲,还是失了仪态,我代他告个罪,望诸位仙官们能够海涵。”
    持清面色憋得通红,身形怯怯地半缩在我身后,露出的一双眼珠子黑白分明犹如受惊的幼鹿,不含半点不轨之心。
    叫在场一干粗鲁汉子纷纷不好意思收回杀气,还是为首的那名仙将发话,却挠了挠头,眼里跃跃欲试,“是在下过于鲁莽,敢问小仙姑唤何芳名?”
    不才在下一脸复杂外加拧巴地无声干笑着,“她唤清儿。”
    话间拿胳膊肘捅了捅持清,持清慌乱地眨眼,瑟瑟地供手行了礼。
    受礼的人连忙回礼,“惊吓到清儿仙姑,着实过意不去……”
    可惜这殷切关怀的话语被本帝姬干脆利落地斩断了,反啐道:“呿,没完呢。误了太子殿下的事,你我皆吃罪不起,还不紧着带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