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南取仙山(二)

南取仙山(二)

 热门推荐:
    我恶趣味地腹诽,这要是让素卿那魔头来试,都不用两只手,只需手指头那么一蘸……啧!别说这一盆子水了,保管整个洗髓潭都黑不见底。
    脑中随即想到素卿蹲在潭水边的动作,忍俊不禁,喉咙不慎漏出笑声来。
    刚发出声音便急忙收住,幸好周围皆无异样,我松了口气眼神下瞟寻上狐狸,正好撞上他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目光不偏不倚地穿透我的下巴。
    一下惊得我将下巴缩进脖子里去,确认再三他的眼神没有对我对视,说明并未发现我人存在,才松了口气,狐狸看着呆傻,耳朵还挺机敏。
    白梵身边的深衣青年悄声问道:“小王爷,怎么了?”
    狐狸自然不答他。青年顺着白梵的视线抬头,巡视周围,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耳朵,习武人耳聪目明,他也听到了异动。
    唔,我仗着自己隐身,又是许久未见狐狸,有些忘形。
    还是得小心为妙,今日在场诸多修仙之人,露出马脚引来慌乱便不好了。
    第一轮试验开始,十二峰主皆立于高台上,肃目看着重重台阶之下的动静。
    新人一个接一个被点名叫去试洗髓潭水,云台上整齐放着一排器皿,用完迅速又换上一排。黑浊程度不一,有人欢喜有人哭丧,白梵站在最后一列,眼看着近三分之二的人都被淘汰了。
    有趣的是,浊气虽各有不同,但只要是年龄越小的孩子在黑气这关就越好过。
    修仙者的最佳年龄都是在青少年时期开始,许多修仙世家甚至在孩子能开口下地时,就会培养稚子的心性、天赋,盖因童子功的基础最为牢固。
    唔,狐狸在这群人之中,虽不算长,但也委实称不上小了,幸亏还来得及。
    经过此轮筛选出品性、悟性优者,再由掌门及各峰峰主们逐个选出根骨出挑的,收下作入室弟子。
    而那些进入第一轮却没有被挑中,又不肯死心离去的,可随分配进入一座仙峰先做个记名弟子,跑跑杂活,平时跟着师兄们学点心诀术法,或许等到哪天根骨练好了被哪位峰主青眼相看,便可升做入室弟子。
    听点册的南取弟子朗声喊道:“中容国都,洛陵镇国将军府,白梵,年十六,出列。”
    话音一落,全场散乱的目光都聚集向同一处。
    白梵刚一来时就已十分引人注目,有发现其痴傻暗自嘲讽痴心妄想的,有高官世家子弟认出其身份,或痛惜或讥笑,幸灾乐祸十几年前名扬天下的镇国将军夫妇后继无人。
    依旧是白梵身边的青年先动,费了点时间将他引上去。
    为首主导试炼的南取弟子貌似与青年十分熟络,言笑晏晏道:“柳师弟,没想到这么快便再见面了。”
    柳津爽朗一笑,眼里带了调侃之意,“辛亏师兄,别来无恙。”
    那辛亏师兄黑了脸,“叫辛师兄!”
    辛亏……幸亏?
    我回过神来,哈哈,哪家缺心眼的父母给孩子许名字坑成这样。
    听两人攀谈,再结合之前在天府殿所看的命格,总算能猜出深衣青年的身份。
    柳津,中容国从一品督查御史之独子,算来与白梵是表亲。其父柳熙茂与白梵生母柳熙乔是堂兄妹,柳氏一族人丁飘零,早年间的子弟大都从武投军,到如今柳氏血脉便只剩柳津与白梵这两后辈。
    加之柳熙茂与柳熙乔是战场上的生死之交,感情十分深厚,对白梵自然多有照拂。
    而柳津少时被送进南取山十三余载,半年前刚还俗回乡。所以才会从一开始就镇定自若,表现出对南取山熟门熟路的模样。
    修行到半途还俗是很常见的一种现状,四大名门仙山虽以修仙为主,但文武功课皆不落下,教育资源那叫一个雄厚完备。不少豪门世家望子成龙,大都会设法将子女送进去,不求羽化登天,能修身养性,文武成才也好继承家业。
    辛亏目光迟疑地打量白梵,“这……白公子心智或缺,如何能……”
    柳津拱手道:“我家这兄弟的情况你也是有耳闻的。前阵儿有一旧交道友过来我家中探我,提起过白梵,说他痼疾郁结,早已药石无医,不若送来仙山,受高人指点修习,兴许还有开窍的可能,这不……诶,纵有一线希望,也得试试不是。”
    说到一半压低声音,“家父早同咱尊长们打过招呼了,现不过,是走走形式,后续的事项师兄不用操心。”
    后者抬眼打量了眼白梵容色出尘的脸面,闪过惊艳之色,尔后又长出一声气,“可惜可叹,让他开始吧。”
    柳津点点头,转脸看看白梵,喊道:“小王爷,上前一步。”
    白梵依旧不答,两眼放空。
    下方已经起了不少细微的哄笑声,一名南取弟子冷脸喝到:“肃静!”
    柳津走到盛洗髓潭水的铜器边,边喊他边抬起双手后又伸下去,只是手未入器中,只放在容器外充作示范。
    “小王爷,要验试,现在把手、伸下去。”
    柳津劳心卖力,终于见到这祖宗将目光放在的铜盆上,两步上前,静静看着里边的清水不知在想什么,忽然动手挽起袖子,默默地就将双手伸了下去。
    柳津正未来得及高兴,便见白梵手掌伸下去后也不停歇,动作连贯、十分仔细地搓起来。
    呃……感情是把这当净手的水了,在洗手呢。
    “噗——”
    这回别说台下了,连台上的南取弟子们也没忍住笑意。
    柳津一掌拍在额头上。得,手能伸下去就行。
    正自我安慰间,忽然耳边传来倒吸冷气的声音,柳津抬头,正见辛亏一脸震惊地指着白梵刚刚浸手的铜盆道:“水……水清无污、水清无污……怎么会这样!”
    台上众人弟子们纷纷过来查看,有人疑惑,“是不是盛水时不小心对着器皿说话,溅进去唾沫星子了?”
    盛起离地的洗髓潭水不可再掺入人的体液,如唾沫、汗水等,否则其功用便会废掉。
    随即被盛水的弟子驳回,“不可能!明明有规定,严令禁止弟子们说话和身体触碰,我们取水时都带着护套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