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捡漏(二)

捡漏(二)

 热门推荐:
    柳津皱着眉,对着衍德道:“禀掌门,我自幼长在南取山,并不常与白梵交流。但凭我回家中与白梵相处的这些日子,晚辈留意发现,小王爷只是不通俗世,而非完全痴傻。并且……”
    说到一半看了眼白梵,耸肩作无奈状,“并且脾性怪异,他若是遇到不合意的事,决计不肯配合。是以,晚辈才琢磨,与其众师叔师伯争议不休,不如试试让白梵自己寻个合眼缘的,日后教导起来,对双方都省心。”
    众人看看白梵,又看看衍德,仙莫邪道:“我觉得在理,众师兄弟们都想收白梵入门,也得看人乐不乐意拜师。”
    话音一落了虚不赞同地睨了眼仙莫邪,冷哼道:“笑话!自我派开山以来,哪里有徒弟选师傅的道理,本派有人愿收下他,传授功法他便该感恩师之德。”
    仙莫邪一脸好笑道:“你还没当上人家的恩师呢,这么快就拿捏起恩师的架子来?”
    看情势两人又要吵,被衍德喝住。
    “我看……”衍德扫了一眼在场众人,拿定主意道:“既然诸位师弟争执不下,为显公平,让白梵自己选定也好。”
    仙莫邪随即一副乐见其成的表情,看来她与了虚私下关系不佳。
    柳津连连点头,对着白梵逐个介绍各峰峰主,“小王爷,你看前面这些尊长,你意属哪位拜师啊?”
    柳津依旧重复指向前面,但是白梵不大给面子,眼睛倒是在看着前方,但脚杵在原地不动。
    “小王爷,你过去,选一个……”
    唔,就着一个姿势看戏久了手脚发麻,不才在下伸展了四肢,又摸到发髻因刚刚被白梵勾到而逐渐松散掉,遂拔下步摇预备重新整理。
    正在这时,白梵忽然挪动了脚步!
    大家伙顿时来了精神,我也连忙移开挡住视线的手臂,边双手忙活着绾发边盯着狐狸的动作。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他一步一步、呈直线状走到了我下方……
    呃——我是凌空飘在仙莫邪旁边的,而仙莫邪旁边站着的,既不是清渊,更不是了虚,而是一个看起来没什么存在感的素袍青年。
    有人惊道:“他这是、选了君山师弟!”
    连我也是万万没想到,连忙俯下身去看。
    狐狸不偏不倚地站在一名面容白净、甚至比十七岁的白梵还小一个个头的白脸小生面前。但刚站定后忽然又抬起脚后跟退了半步,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换地方的时候,他却不动。
    只是将脑袋微微仰起来,视线在我面颊上梭巡而过,停在我鬓间。
    我眨眨眼,确认他的目光从我手上的步摇穿透而过无误,顿时反应过来他这一系列举动的目的。
    大抵是我方才在暗处明目张胆地调戏狐狸,叫一直在关注着我的行踪,我调整簪发时,步摇的珠穗碰撞发出细微的琳琅声,原本殿内也有三四个女修,发出这种声音没人会注意,但他先前就惦记着,所以寻声就过来了。
    我心虚地放下手,匿了声飘到旁处。
    眼下,众人都以为白梵选定了他们口中所谓的君山师弟,这位仁兄从方才至现在几乎从未开过口,估计自己也是打算走个过场就打道回府。
    没曾想,天降惊喜,有身份高贵天资绝佳的新苗送上门,自己反而傻眼了。
    柳津走道白梵面前,“小王爷,你想拜聚鹤峰的君山师叔为师吗?”
    嗓门有点大,引得白梵皱眉看他。
    柳津难得被正眼相看了一回,还挺高兴,手指着向君山道:“你是选他?”
    白梵看了一眼柳津指的方向,向君山也疑惑地看着他求证,白梵一脸淡然,并无反驳之态,看上去像默认了。
    “不妥!”
    了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君山师弟资历尚浅,如何担当大任。”
    清渊道:“既然掌门师兄金口玉言许下让白梵自己选,那么他选定何人就是何人。况且,君山师弟资历上虽比列位师兄们稍有不足,但教导的徒弟历来不错,你看他座下的彧卿,便是个稳妥的孩子,想来也能教导好白梵。”
    仙莫邪专业拆台道:“正是,适才了虚师兄也说,众位师兄弟的修为均不弱,教导一个初出茅庐的小辈绰绰有余,诸位说,此话在不在理啊?”
    了虚被反呛了一口,憋得不行,在场众位峰主面面相觑,最后看向衍德。
    衍德轻咳一声,沉声道:“君山,你可愿意收下白梵。”
    向君山连忙拱手,脸色乐滋滋地道:“自然愿意!白梵入我聚鹤峰,愚弟定当全心教导,不敢懈怠。”
    唔,因为狐狸的命格更改成了修仙,所以我之前翻看过凡界这些仙山的事项概要,倒是记得聚鹤峰的向君山。
    聚鹤峰数年前也算风光,前任峰主修为已达大乘后期,是现任的亲传师弟。两人师从南取山太长老无尘子,因向君山入门晚,多数时间是由前任的聚鹤峰主、也就是向君山的师兄代为教导,所以之后师兄主理聚鹤峰,向君山也跟随其一道充当副手,辅佐聚鹤峰事务。
    原本有师兄庇佑万事无虞,但天道无情,十几年前一场雷劫截断了师兄的仙缘,也截断了向君山的逍遥日子,在聚鹤峰群龙无首之时被推上峰主之位。
    因为是半道出任,修为与资历比起同门师兄师姐们略有不足,不大有话语权,一直都是处事小心圆滑低调,不是个招惹是非的,白梵入他门下,我倒很满意。
    聚鹤峰弟子不多,人际关系简单,柳津自个儿也认为,若不能去他师尊的松峦峰,聚鹤峰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况且两峰相邻,清渊先前对向君山颇有照拂,两人交情不错,日后白梵之事,松峦峰的人若要插手照看自然是不会被驳。
    凡入南取山的弟子,不得携带仆役,因担心白梵住不惯,柳津还得留在聚鹤峰一段时日,确认白梵的疯魔症不会发作,才好回去向他老爹交差。
    一入聚鹤峰便领着白梵进进出出,絮絮叨叨交代生活事务,白梵倒是肯老老实实跟着,但全程面无别色,连表情都没多变一下,也不知听进去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