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被逮

被逮

 热门推荐:
    接下来数月,我皆没有再与白梵近身。
    司命曾交代,白梵命格初改,会有许多不确定性,若我再在此时干扰他,不免多生事端。
    是以,不才在下就这么痛心疾首地看着白梵每日……坚持不懈地四处寻那劳什子白衣姑娘,整得全峰的人都知道他有一梦中情人。
    有一好事的弟子挑唆他,聚鹤峰上没有姑娘,要找白衣姑娘得去那双姝峰找。
    双姝峰说的是南取山女弟子们栖息之所。
    朝云峰峰主云落霞,集仙峰峰主仙莫邪,一位温婉大方,一位冷傲艳丽,两位峰主感情要好平日出行几乎形影不离。
    两峰专收南取山一派的女修,堪称美女如云,直逼蓬莱仙岛!
    且位置并连,地貌地形类似,又称作双子峰。
    但南取山的男弟子们私下里说浑话时又将其并称为双姝峰,意指峰上宿着的无数姝丽佳人。久而久之,双姝峰反倒成为南取山众人皆知的诨名惯语了。
    双姝峰的女弟子们乃是南取所有男弟子们经久不衰的热议话题,半夜卧谈不免集体臆想垂涎一番,平日闲暇最大的爱好就是找借口上双姝峰,偷看女弟子们日常憩居。
    被拆穿后的下场,无一幸免要吃上一顿双姝峰姑娘们的暴揍,打得鼻青脸肿最后扔出山峰。
    饶是如此也阻挡不了男弟子们的殷切之情,一波接着一波前赴后继,乐此不疲。
    可想而知白梵要是真这么傻不愣登地走进去,保管得躺着出来。
    偏偏柳津昨晚又跟向君山喝酒喝整宿,这会子两人睡死着呢。
    纵然心里焦急,却也只能眼看着他被聚鹤峰的弟子引入集仙峰,正欲跟上去……这时!神识忽而感受到一阵外来压迫。
    我滞住脚步,转而凌空飘起在聚鹤峰上空,凝眉横扫了四遭,灵台感应到一股熟悉的灵力——
    “花苏!”
    我顿时警钟大响,想要将神识隐蔽起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灵台传入一声呼喊,“阿瑶。”
    我吁了口气,眼看着前方的素袍青年仙气飘飘地飘过来,勉力扯出抹笑意,招手道:“苏苏。”
    花苏同我一般在身上设了障隐术,两人捡了处凉亭落脚。
    还未说话,额头便预先代我受过吃了一记响头,花苏拍打着折扇道:“你啊你!私改命格不算,竟还偷溜下凡,成心要气死尤央麽?”
    说是训斥,但也只笑骂地责问几句,“今日被我拿住,即刻跟我回蓬莱去见你阿哥,自己同他解释去。”
    我哀嚎道:“唉哟!是不是白泽去告密了?”
    离开遗桑谷时我并没有事先跟白泽交代,只匆匆留下字条,定是那厮看了字条后去追查我的行踪,又知道自己说服不了我,转头去跟我阿哥告状。
    “你还有心思理这些,尤央发了好大一通火,嚷着要亲自下凡找你,颇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劝住他。”说到一半,话头一转,“现白梵如何了?”
    “刚入门炼气筑基呢,学得还成,被司命弄傻掉的脑袋瓜尚能顶用。”
    我犹自头痛,“所以你现在是替阿哥来捉我?一定非得去蓬莱麽?不然我回遗桑谷也……”
    “不成。今日得亏是我来找你,你随我回去便了了,换作是尤央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事呢,他在气你自作主张,你若不亲身见他,就不怕他那跋扈张扬的脾性,哪天一个兴起就下来找白梵麻烦。”
    我哭丧着脸,“行吧。但能不能等一等?”
    “白梵被几个混小子骗去女修所宿的山峰去了,现在还没回来,我有点担心,我们先看他怎么样了,看完一定同你回去。”
    花苏略歪头,右耳垂的流苏坠子随之盈盈一动,那抹朱红衬着鸦发与白皙姣好的脸庞,眉目生动极了,嘴角噙着笑意,“凡人常道女大不中留,我看当真是了,依你。”
    两人潜入集仙峰,还未正经寻人,便见集仙峰的广台上聚集了许多人,人群围成一个圈,正中留出一小块空地,白梵正杵在中间的聚焦地。
    刚一飘近,便听为首一位体型丰腴的女子对白梵语气和善道:“南取弟子的着装都是素稿色,色调与白服相近,师弟看看,可有你要找的人。”
    白梵面色默然,眼睛却很认真地在每个人身上梭巡而过。
    少倾,摇了摇头。
    众位女弟子们顿时交头接耳地说开了。
    “这都看过第三波了,集仙峰的女弟子都来过了……”
    “……师弟不再辨认辨认?”
    一位女弟子拉了拉那丰腴少女,商议道:“倩琳师姐……师姐,莫非白梵师弟要寻的人在朝云峰?”
    白梵寻人未果,又耽误许久,实在不宜再留,只好回了聚鹤峰,由那位称作倩琳的女弟子亲自护送。
    先前诓白梵的五个聚鹤峰弟子正守在集仙峰的大门前,等着看白梵笑话。然而好容易见人出来,一个个瞠目结舌跟见了鬼似的。
    白梵在一群女弟子们的簇拥下缓缓而出。
    聚鹤峰的弟子中,有一位撞了撞这件事的主谋者肖枫,“二师兄,这怎么跟我们计划的不太一样啊。”
    肖枫满脸的一言难尽,何止是不太一样,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女修们不时瞄上一眼,兴致勃勃地提各种问题,也不管白梵不能答,个个眼中闪着星光,看着这位貌似乖巧可欺、不闻世俗的小师弟,顿时卸下了敌对,一反以往对擅闯者的刁难,简直爱心泛滥。
    这不止,肖枫震惊且眼红地发现,男弟子们心中的双姝峰高龄之花倩琳师妹,也在其中,一打量竟还是领头人,对着白梵温柔软语。
    花苏压着扬起的嘴角,忍住笑意,“观他这境遇,分明很受欢迎。”
    我眯了眯眼,摆手道:“走罢走罢。”
    “这就走了,不看完么?万一南取的女弟子走后,那些人还为难他怎么办?”
    “只要有向君山和柳津在,他在聚鹤峰就不会有事。”我凉凉扫了眼狐狸,呿!白担心了,“横竖也死不了,唔!能死我还不用操心了是吧,死了他的劫不就渡完了。走!”
    ------题外话------
    通知:近期的发文频率会有点波动,因为我要换工作啦,我尽量做到不断更太长时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