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惊遇(一)

惊遇(一)

 热门推荐:
    绮云居共有两层,其二楼有两间厢房。
    一间自然是我的寝屋,另一间是书房,里面堆有不少古籍,现在临时充当白梵的寝屋。
    入夜后,送别前来拜访问候的各峰峰主,我方得空上二楼查看自己的新寝屋。
    屋内陈设简洁雅致,还因担心屋里久不住人有霉气,点了沉香熏着。不仅如此,里间靠床左侧的屏风后面徐徐散出雾气,连沐浴的热水都准备好了。
    听隔壁白梵进屋后便没动静了,想来不会再搅我。
    便宽衣解带,散了发髻梳洗整理完毕,再将自己扔在床上横躺着,放肆地打了三个滚,直至撞上床板才停下。
    唔,这床略小。
    今日事多,松懈下来便很快入眠。
    清晨之时迷迷蒙蒙睁了一次眼皮,翻个身滚到床沿,又继续睡。
    ……忽然,手腕上多了道冷硬又稍显柔软的触感,我灵台静止了一瞬——“吓!”
    窦然睁眼,果然见床前立着白梵,我心有余悸地捂被呻吟一声,“你这么早跑我屋里作甚!”
    方才手腕上的触感正来源于他的,这厮充得一脸无辜,“你、手掉床外了,我给你抬起来。”
    将着手缩回锦被,朝里翻身背对着他,嘟囔道:“辛苦你了,出去出去,我还没到起床的时辰呢。”
    静了好一会儿,却没听见他出门的声音,疑得我又回头。
    白梵依旧维持姿势不动,眼睛出神一般,探向我这边。
    屋外天光大好,晨曦的光辉轻柔勾勒出他的侧脸,照拂到他纤长浓密的眼睫上,清俊的脸上遗留着两撇光影。
    看得本帝姬心情大好,脑筋也清明许多,极大地舒展了下四肢,“怎么不走?”
    他不答,亦一动不动。
    循着他的视线是在看我,眼神似乎还十分新奇的模样,。我疑惑,也躺不住了,起身问:“怎么,我是头上长花了还是脸上长花?”
    白梵忽然弯腰伸出左手。
    还以为他要摸我的脸颊,没曾想手下一歪,指尖勾起我耳后的一缕鸦发,饶有兴致地玩把起来。
    我眨眨眼,歪着头安静地由他摆弄了一会儿,转而推开他下床。
    “别闹啊,今日与南取掌门约定,十二峰主相聚望霞峰听我布道解惑,唔,现在准备一下,刚好能用个早饭再去。”
    不才在下占着个仙使下凡的名头,这些修仙问道的后生自然是期盼我能为其指点迷津。之后只怕除了南取,中容国其余的东口山、合虚山、杨水潏山,三大修仙门派都要前来探听拜访。
    先前应承过司命,替他探寻度厄的下落,如此一来,有机会游走于四大门派,也方便于打听。
    打着呵欠去屏风后边换好道服,之后再去妆台上梳理散发。
    白梵一直安静不语,见我穿戴完毕,不知为何皱起眉头。
    我看了看他,见他没有与我说话的打算,遂也不打算琢磨他脑袋瓜里在想何事。
    理理领口,唤道:“出门了。”
    移步欲推门而出,白梵跟在我后面,岂料刚冠好的发髻冷不防地被他勾住。
    “诶!”
    短促的惊呼声之下同时双手捂住发髻,慌忙间顿住脚步,但抢救无效,发带被扯下,鸦发全数散了。
    我咬牙怒嗔,“你又做什么?”
    始作俑者露出得逞的笑意,一脸显摆地摇晃着我的发带,我上前去抢,他随即将手举高。
    我取不回,退后两步开始训斥,“欺负我没你高是吧!为什么无故扯我头发?几岁了你,幼不幼稚!”
    白梵却认真地打着手语道:“好看。”
    “嗯?什么好看?”
    “头发,这样才好看。”
    我慢慢回味过来,“你是说喜欢我长发披散的样子,喔!所以刚刚在床上,你便是在看我披散头发。”
    狐狸一本正经地点头。
    “呃,但是我此遭下凡扮了男装,我若是女神仙,那是很不方便跟你往来的。你乖了,我赶着用膳呢,发带交出来。”
    狐狸拒绝配合,将手藏到身后。
    我拧巴着眉头,跟个傻狐狸着实不好沟通,只好沉下脸装作发怒,“你交不交!”
    狐狸一愣,抿抿唇,慢腾腾地,一脸不情愿地将还了发带。
    本帝姬瞅着他那小可怜见的模样,心里头顷刻间得一塌糊涂。
    忍不住上前亲了他一口,温声哄道:“那这样,你同意我束发,作为补偿,我每天都亲你一下,行不行啊?”
    白梵得了甜头,一扫郁郁展出笑颜,星目闪着光,似乎在权衡利弊,然后郑重地点点头。
    出了绮云居,赶巧向君山也从藏雾阁出来。
    我俩相互打了招呼,三人顺道一起去饭堂用早膳,边走边谈论今日去望霞峰的人都有谁。
    不过自然是只有我和向君山在闲聊,一聊才知,衍德掌门颇重视今日的布道会,吩咐每个峰主都可带三名弟子前去,按惯例旁听的弟子自然是优先挑选首席弟子,其次便是资质较佳的亲传弟子。
    我道:“还未见过尔聚鹤峰的首席,不知何方是英才得以入向峰主的法眼。”
    说起来两年前在聚鹤峰时,便一直未见过聚鹤峰的首席弟子,只从聚鹤峰弟子们口中偶然听得一两句,又说首席在外除祟,又说是闭关进修,神秘得很。
    向君山立即道:“仙长直唤晚辈姓名便成,什么峰不峰主的,见笑见笑。”
    “其实我这聚鹤峰内,有两位首席弟子。”
    我疑道:“还可以这样?”
    “仙长误会了,我确实只收了一名首席,姓沈名彧卿,但他……”向君山话语至此一顿,“他在两年前的一次下山历练中被两名魔将所伤,魔气侵体以致后来练功走火入魔,不得已,闭关修复去了。”
    修仙之人最忌犯上这四个字,向君山那短命的师兄也是因为走火入魔,而间接导致殒命于雷劫,难怪向君山脸色不佳,“那他现在如何?”
    他叹了口气,“近日状况转好了些,只是被魔气侵蚀了心脉,若要完全修复,也得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题外话------
    长发飘飘,嗯,感受一下白狐狸的直男审美。
    敲定新工作,终于结束了漫长的面试面试面试,我胡汉三又肥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