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惊遇(三)

惊遇(三)

 热门推荐:
    下凡前曾听司命仙官提过几句,中容国崇修仙之术,每逢三载举办一次响云大会,云集凡间乃至异界的修道者于会上公开竞技试炼,前三甲可得典籍灵石无数,名誉加身,更是鱼跃成龙的绝佳时机。
    响云大会由中容国四大仙山门派三年一轮,同时也是主办的仙山大肆宣扬道威,长门派之风的好时机,而今年正好轮到南取山举办。
    我皱眉思索,此番为白梵下凡不宜为众人知。
    婉辞道:“本仙久不事凡俗,再则仙职微小,实在无颜立于人间诸多潜力无量的后辈之上,恐不能胜任掌门之邀。”
    了虚不由面露悻悻,衍德连忙拱手,“仙长此言岂非令我与诸位师兄弟无地自容,是晚辈冒昧,仙长若不欲出面,晚辈等自不敢强求。”
    三言两语搪塞完毕,便向众人请辞,向君山要留着商讨响云大会事宜,于是我先行回聚鹤峰找狐狸。
    却在聚鹤峰的校场上见着了祝秦。
    黄昏尚有余晖,有几缕金光细线打在他脸侧,连带唇角常年挂着的笑意都变得迷蒙起来。
    我皱眉走过去,“搁这等我呢?”
    祝秦凤眼一眯,眉梢微挑,唇角随即绽开笑意,“知你要找我,便先行候着。”
    “我狐狸呢?”
    “在倚云居。怎么?这般防我,青丘帝君在聚鹤峰,我可一直对他颇多照应,未曾刁难。”
    “实在是我一看你这脸皮,就觉得他生着不怀好意四大字,难能有好的猜想。”
    祝秦连连失笑,闲闲晃着折扇。
    我见四下无人,拣了块石条凳坐着,“说罢,你怎会来此?最要紧的是,素卿为何也掺和进来了?”
    “在魔界呆腻了,魔君我要不要换个地儿,我便来了。”
    “所以素卿为何来此,现在人又在何处?”
    “魔君外出南取山,归期不知,至于目的嘛,不可说。”
    “呸!不知不说你将我堵在这儿做甚?”转念想想,“你说你入南取山二十一载,那你来之前,素卿是否就已经在南取山?”
    “否,魔君入门仅十一载,依如今他在凡界的身份,年岁亦不过束发十七。”
    “噗……有趣有趣,比狐狸还小两岁呢,看来他遁入凡世,还混了户好人家呢。”笑过之后声线压低,“入凡的方式只怕不太光明罢?”
    即为神仙妖魔,便与凡人泾渭两分,九重天天规严苛,若想以凡人的身份入世,需得通过司命星官手中的司命笔点化命格,自封灵识转世投胎。
    但行邪道的妖魔可不会这么遵规矩,看上眼的,要么附身要么夺舍。
    “阿瑶宽心,这三千凡境乃为娲皇青帝毕生精血,魔君既承其教养之恩,便不会做出悖逆之事。”
    我心下稍安,叹了口气,“至从素问阿姊离去,素卿性情大变,再尔后阿爹阿娘歿世,世间便再无人可束缚于他,我是真悬心,他的逆天手段和诡谲心性。”
    “魔君并非无人可束缚,不是还有你和尤央麽,就算他与九重天诸神不合,但你们说话,他总归肯听的。”
    “我可使唤不动他。”我拿拂尘扫了扫膝下,“话说回来素卿在凡界是什么身份,还有你呢?”
    “魔君安身的那户人家在江南,祖父三代皆任太子师,是个鼎盛的书香望族。他呢,生于沈家长房幼嫡子,自幼因体弱被南取聚鹤峰主收做门下徒,家中不求其得道登天,但愿修养根骨以续百年富贵,是个根正苗红的世家纨绔。”
    “噫。”我嫌弃道,“你说他搞这出作甚?”
    祝秦眼角笑眯眯地,颇不怀好意,“大抵是思春,想来人间搅一搅姻缘。”
    我黑了黑脸,寒毛遍体不止,哪家孩子这么倒霉跟他有姻缘?
    素卿的情感问题一直很迷,对他投怀送抱的美人举不胜举,个个尽态极妍,然那厮一贯是位辣手摧花的好手,打架亦毫无男女之分,半点不怜香惜玉。
    洪荒时我一度怀疑他不举,再后来怀疑他断袖,奈何一直没有实据。
    “打住打住,少晃点我,我自己去问,说说你。你又是披什么皮出来招摇?”
    “唔,杏树精。”
    我将一顿,“嗯?什么精?”
    祝秦将眼神飘向别处,“天色渐晚,仙长该回绮云居了,莫让白师弟久候。”
    “喂!你送杏仙儿的镯子不解释一下?”
    祝秦充耳不闻,施法转身便的遁得没了影。
    说一半掩一半,忒没意思。
    我悻悻然回了绮云居。
    正见白梵捧着简书,素服正襟端坐在于厅堂,形容乖巧。
    顿时放缓心绪,步伐轻快地跨上台阶,“阿梵!我回来了。”
    话刚脱口,白梵立即放下简书扭头看我,鲜有表情的俊俏面皮难得生动起来,眉眼张扬站立而起,几个箭步冲我飞扑而来。
    我惧他跌倒连忙张臂去接,叫他抱个满怀,霎时鼻息盈满他身上独有的馥苦清香。
    蓦然被“突袭”,自己反而满心窃喜,用力抱紧他深吸了一口气,末了半揶揄道:“这般想我呀?”
    他却忽然离身将我推开。
    正疑惑间,白梵神色凝重地点了三下头,比划道:“想你。”
    “哈哈,那你这么乖地坐在那儿,是在等回来喽?”
    “是。祝秦说,只要我在这里,你就会过来找我。”
    我皱眉,牵着白梵往里屋走,“祝秦还跟你说什么了?”
    昨日初下凡忙于安顿,今儿白天便又离峰布道,接下来的时间,总算可以好好盘问清楚,素卿和祝秦俩腹黑变态有没有染指我懵懂乖巧的狐狸。
    “你来聚鹤峰过得如何?跟师兄弟们处得好不好,素卿给没给你小鞋穿?谁要有找你不痛快的统统跟我道来,我给你报仇。”
    不才在下絮絮叨叨一阵后,才发现白梵一动不动,眼神微楞,并未作出反应。
    “哎哟!忘了你脑子不好使,又听不懂我话了?”
    白梵眼神清澈如鹿,浓密纤长的眼睫将一抖,似有情绪破出,抿抿唇不答,双手来捉我的,然后抬起下巴探身而来,却是要来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