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灵犀一指

灵犀一指

 热门推荐:
    进屋才发觉白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白梵原来屋里的物件都堆放进来了。
    将就着拾掇起几摞竹简宣纸,把狐狸的三两件校服塞进柜子里,望着剩下被褥犹豫起来。那小圆柜子可放不下,于是将着被褥抱起来团一团,连着自个儿一道团到了床榻。
    许久未沾床,惬意地打了两滚便阖眼会周公去了。
    迷迷蒙蒙约摸睡了两个时辰,紧闭的窗台被人扣了三下声响,原本不想搭理,然灵识隐约感受到了白梵的气息。
    勉强手摸着床沿支撑起来,挪到窗边,果然窗户一开,扑面而来一股潮气,就看到双手扒在窗台的白梵。
    黑夜中的一双狐狸眼幽深沉静,额前碎发湿淋淋贴在两颊,显得尤其乖巧无害。我伸了个懒腰,灵台逐渐清明起来,探出视线一看,果然见他浑身的衣裳都湿透了,显然刚从后山的瀑布回来。
    回屋不走正门改爬窗,先前在三十三天也是如此,常常半夜敲窗找我出去喝酒,看来狐狸无论痴不痴傻,对于半夜爬窗扰我好觉这一陋习倒传承得很不错。
    学他的姿势也扒在窗台上,两指勾出一条帕子擦拭他的脸面,“怎么不在后山,找我何事?”
    白梵自然答不了,双手扒窗也比划不了手语,眼眸漆黑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将头一歪,脸面贴在我掌心的帕子上,眼睫阖实,做出睡觉的姿态。
    我凝眉思索,忽然灵机一动,“你是不是听到我先前说的,所以要过来跟我一屋睡。”
    白梵满面纯良地点点头。
    我磨了磨牙,感情连日来的苦口婆心,还抵不上这一句话管用,心下憋了团火气,但看白梵发服皆湿地趴在窗台,毫无防备的模样,委实又让我无处发作,只叹了口气道:“进来罢。”
    伸手一把将他拉入屋,两指翻转施法,烘干他身上还滴着水的衣物头发,又取了干净的寝衣给他,便自顾摸回床去。
    “自己换衣服上来啊。”
    侧躺朝里给他留了位置,脑袋刚一沾上枕头,随即困意上头打了个哈欠,鼻息间仍然闻得到少许酒味,本来醉酒后脑袋昏沉,四肢也懒洋洋地不想动。
    身后锦被下塌,白梵也上来了,一股馥苦药香裹挟清冷潮气压过了酒气。
    这厮也不知先撩开被子再钻进来,两条被子都给压住了,勒着我不能动弹。
    左右扭动用身体拽了拽,咕哝道:“哎呀!阿梵,你压到被子了,挪一挪……对了,往后你就睡外侧啊。这床有点小……先前还怕睡到半夜滚下去,你睡觉跟入定一样一动不动,今后我可以安心敞开睡了,要是往外滚,至多滚到你身上,那样的话可能会将你扰醒,但你要多多担待我才行,辛苦再把我捞回原位……”
    白梵上来后,熟悉的气息令我灵台清明三分,忽而感怀起来,话一开头就絮叨不止。
    白梵依言拉好被子,却一直没出声。
    静声半响,我不免心奇,转头不偏不倚撞上一双黝黑不可见底的眸眼。
    干咳两声缓解莫名的情绪,故意推了一把他的肩膀,“没睡着干嘛不出声……啊!我忘了,你本来就不能出声。”
    这一推,方感到手心熨到一个燥热触感。
    我道:“你热啊,那被子就不要盖那么严实了嘛。”
    单只手肘支颐床板将撑住起身,一把将被子全部拉走堆在侧边,念头一转,拎起被角盖在他小腹上,“不过眼下临近季秋,峰上夜晚有寒风进帐,体质再好,肚子还是得盖的。”
    梵色睡姿依旧如平常一般规整平躺,但不知怎地四肢却显得拘束僵硬,任我将他的被子拉来扯去也不作反应,昏暗的月光下眸眼散出闪闪晶光,安静地望向我,十分之乖顺的模样。
    以至于不才在下以往那偷香窃玉的轻佻劲上头,便十分之顺手地在他被子上拍了拍,岂料没拍两下,心口那句“心肝真乖”还噎在喉咙,冷不防被握住手腕,同时胸膛被其小臂一击,身形不稳失重跌回床榻。
    我惊呼,“欸!你……”
    手被拽得极紧,白梵张嘴,无声道:“别动了。”
    七窍玲珑心鼓噪的动静加快,忍不住摸摸下唇,“不动不动,那你松手。”
    白梵静静看着我,慢腾腾松开。
    我立马缩手躺正闭眼,“夜深了,快睡。”
    周遭回归静逸,我却毫无睡意,第四次翻身后,无奈睁开眼,果然对上白梵的视线。
    “你能不能别看我……嗯?有话要说?”
    白梵没有回应,但一扯开话头,我心思便散开了。这厮不能开口言语就算了,大多时问他话还都得挑爱听的答,要是心情不好连人都一动不动,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每次靠猜也忒不方便,得想个法子才行。
    心思一动,视线跟着散落在狐狸身上,“啊,有了!”
    兴奋地坐立起来,在白梵还未反应时已伸手扯下他的一根发丝,同样也扯出一根自己的并在一起置于掌中,嘴唇翁动启动咒术,两指并拢捏诀,掌心的发丝随之发出灵光,两丝交股缠绕,骤变成一尾细细的红线。
    我道:“阿梵,将右手伸过来。”
    狐狸盘坐端正,默声看我将红线两头分别系在我与他的右手小指上,刚系完整,红绳发出阵阵红光,扑闪了几下后消匿无踪。
    白梵歪头,看着消失的红线不解地勾了勾小指。
    灵台随之漾起一句久违的熟悉嗓音——“怎么回事?”
    本帝姬笑意盈盈地伸出手,勾着小指回应,白梵脑袋又一动,二人灵台皆感应到我的话语——“这叫‘灵犀小指’,取你我发丝为引缔结灵识,勿需开口便可相通心绪,今后你要是有话跟我说,勾勾小指便成了!”
    白梵眨眨眼,看着我鬓间散落的碎发,试探地勾了勾小指,道:“结发。”
    低沉磁性的嗓音甫一响起,灵台不由地随之一荡,忍不住笑出声来,“嘿嘿!神不神奇?这是洪荒时一位旧友教我的小法术,没曾想眼下正好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