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响云仙会

响云仙会

 热门推荐:
    这会子快走到校场了,已经能听见弟子们训练时衣袂划动的声音。
    向君山掩嘴压低着声音,以防被徒弟们听到师傅为长不尊的混语,“仙长您老有所不知,南取三美的名头正是双姝峰的女弟子们带头取的。”
    这就……
    向君山喜滋滋又道:“自从有了这名号嘿!聚鹤峰在南取那是越来越受瞩目了,不单双姝峰的女弟子们和聚鹤峰上下往来日渐融洽,连两位峰主师姐都晚辈对友善许多,平时也肯与我峰里的人多客气几句。”
    说话间众弟子们发觉我二人的身影,纷纷过来行礼。
    众人以祝秦为首围在向君山身前答话。
    向君山道貌岸然一脸肃目地询问弟子们的功课近况,他面前是一个更加道貌岸然的祝秦。
    唔,想想还有他那位神农见首不见尾的“首席弟子”,聚鹤峰确实是有名望啊,藏匿着两位魔头和两位神祇,也不知向君山日后知道真相是该哭还是该笑。
    白梵只身过来我面前,一身简练的素稿校服,将他修长笔挺的身姿衬得飒爽干练,一日训练下来,鬓边发丝微散,额间有稍许薄汗,愈显得少年意气。
    见到我来显然心情十分不错,抬起左手轻轻扯了扯我的发带,这是自从被他见着我散发后的惯性动作,区分他开不开心,只需观他扯发带时手劲大不大。
    拂尘横甩将手扫落,搀着他的手臂走向偏僻处,本帝姬语气温柔道:“今日练习用不用功呀?若太累的话千万注意休息。”
    白梵面露不解,勾勾小指回应,“训练自然要尽心力。”
    我……
    算了,跟个傻子没什么好调情的。
    我道:“响云仙会预备要报第几级?”
    白梵勾勾小指,“不报。”
    我颇为惊讶,“为何?你为了这次仙会,不是一直很努力在修炼麽?”
    “需入化神境,方可参与甲级试炼。”
    响云仙会为众多参会的弟子划分了诸多类别层级,其中最受瞩目、门槛最高的当属“击月”一级,报名者要求清流正派出身,修为达到化神阶级方可,基本每回能够格被选入击月级的,都是世家仙宗中首席首座的精英子弟。
    “这个试炼会集结了所有仙门新秀,就算这回不能入选击月,那其他的也都很好玩,就没有相中的?”
    白梵一脸兴致缺缺的模样,我也不再勉强,“行罢。”
    看了眼不远处的向君山,“你不参会,你师父只怕不同意吧,他知晓这事了吗?”
    他听罢,神色木然地歪了歪头。
    这动作不用灵犀小指我都能知道言下之意——“告诉他作甚?”
    啧啧,不孝徒!
    我扶额,“我来告诉我来告诉。”
    料想狐狸的前世前前世经历过太多杀伐屠戮,所以对小辈们的试炼提不起劲。确认自己不参加响云仙会后,日常修炼也开始惫懒起来,后山瀑布也不去了,每日准时准点回绮云居休息。
    不出几日向君山发觉此事,果然又一场发作,奈何拿狐狸没法子,责罚他吧,常见木着张脸油盐不进,不说他会不会愧疚认错,先教他听懂都费劲,打罚他吧,柳津两年前携白梵拜师时留下的厚礼,还囤在向君山的藏雾阁没花完呢。
    到头来还是得跑本帝姬这儿,鼻涕横流嘤嘤作怪,一顿痛诉其身为师长的苦心付出,以及白眼狼徒弟的薄情寡义。
    人间九月天的夜晚还挺冻人,念在每晚有人形暖炉抱的份上,本帝姬且不计较这顿聒噪。
    响云仙会终于敲锣打鼓地召开了,卯时及过,南取山的天还没亮全,广灵台上已经是人潮密集,议论声不止。
    有些宗门赶早便已到来,居多些的是同不才在下一般,猎奇赶这修仙界三年一度的盛典。
    随处可见神情严肃的南取子弟疾步游走,分工明确地接待来客,有条不紊地静待大会召开。到辰初时分,守山门的仙童陆报出许多颇有名望的仙宗门派。
    稍许,万众瞩目的中容国四大仙山的其余三家——东口山、扬水潏山、合虚山三大仙宗掌事携宗门子弟声势震荡而来。
    一时南取的山门边上挤满人群,大道上俩俩排开,领首之人皆气度斐然,乃为人间修行冠绝的仙宗真人,而跟随在仙宗掌事们身后意气风发的首席亲传,也是日后将要扬名四海的新秀名仕。
    这些人,无一不是俢者们敬仰憧憬的目标,平日见一眼都难,更莫提一下子聚齐,三大仙山的俢者甫一出场,人群便是里三层外三层地挤得水泄不通,三丈余宽的青砖道,被围观人群所掷的花果铺得厚不见底。
    数万年未凑过人间的热闹事,气氛热烈的场景勾得本帝姬的兴致活络起来。
    白梵不参加试炼会,正好拖来与我结伴,然他十分抗拒人潮之所,皱着眉,任我一顿猛拽亦岿然不动,末了反手握住我手臂着力一拉,不才在下失势跌撞进他怀里。
    嘿!恼得我发出“啧”地一声,瞥了眼四周确认无人关注我俩,勾住他的脖子往下揽,在他脸颊亲了一下。
    狐狸登时不动,松懈劲力由着我成功将其拽向人堆。
    一顿向前猛扎,正得意自己窜到人潮之前,拥挤间不慎碾了不知谁的脚背。
    随即听见一句粗嗓子喊道:“谁敢踩本大爷的脚!”
    连忙抱拳致歉,“兄台,对不住!”
    抬头时却见对方是个身高八尺、肩扛大刀的粗莽壮汉。
    壮汉身边还有一个与他体型差异甚大的小青年,似乎是他的同伴,也背着一把大刀,虽然身量瘦弱,但是面相精神,也随之抢声斥道:“好个小白脸,知道我大哥是谁吗!”
    被他兄弟这么一呛,加之我道歉道得及时,壮汉反而没再发作。
    手里攥紧因突发口角而懵然的白梵,安抚他暗涌而出的敌意。不才定睛看了看眼前的壮汉,作恍然状,扬声道:“观阁下英武伟岸,器宇不凡,又肩负蛟龙双刀,莫非是霸刀兄?失敬失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