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咋见素卿

咋见素卿

 热门推荐:
    万万没想到他反应这般剧烈,我懵得手还僵在原处,便听堪折芳语气局促而生硬地道:“我身体无恙,就算需要医治,也有师门的三位兄姐照看,多谢道长好意。”
    我心中一阵惊疑,无论是九重天的度厄还是扬水潏山的堪折芳,如此冒然的言语和举动都太不像他。
    倒像是被人触到什么辛密隐晦之事,急于狼狈避开。
    两人伫立在原地,一时无话。
    堪折芳也反应过来自己言行不妥,快速眨眼,左右却找不到别的由头弥补,实在是方才情急之下将话盖得太死。
    只得我开头缓和气氛道:“唔,折芳君此话贫道十分能理解,折芳君既为仙门掌事,身体情况本该就是不能随意透露给初见的外人。”
    堪折芳连忙道:“晚辈并无此意……”
    我将抬手打断他,果断而坚定道:“明白明白,不论折芳君信或不信,但贫道绝对是最能理解折芳君苦处,也是,折芳君能托付信任之人。”
    堪折芳定住身形,眸色终于起了波澜,“你为何……”
    “师尊!”
    一直杵在堪折芳身后装隐形人的徒弟邵年时,在这等关键时刻却出声坏我要事,甚至上前贴近堪折芳,伸手拉住他的手臂。
    不待我出手撵开邵年时,这倒霉徒弟便立刻又道:“师尊,有人来。”
    嗯?
    随即观察四周,还真觅得一阵脚步声……灵台警钟蓦然大震,素卿呐!是素大魔头的气息!
    “敢问诸位是何人,缘何出现在我师尊的居所?”
    篱木后又翻进来一位青年人,衣着素缟校服,修长俊秀,有一头浓黑到微微泛紫的鸦发,五官拆开来分明是秀气无害,然凑在一起却给人予张扬跋扈之感,眼尾上挑眼睫浓密,无端带出稍许凉薄笑意。
    娘的!素卿不早不晚,偏偏这时出现坏我正事。
    本帝姬皮笑肉不笑地回怼道:“阁下又是何人?”
    素卿唇角噙着一抹笑意,眸眼若有似无地盯着我,好整以暇地抱拳道:“聚鹤峰首徒,沈彧卿。”
    迫于素老变态积年累月的淫威,不才在下十分配合地道:“哦——沈彧卿,我听你师父提起过,聚鹤峰是有这么个人来着,尔来此是找你师父吧?”
    不等他答,立刻指向一处,“他就在藏雾阁,且快去吧。”
    说罢悄悄用眼神瞪他,示意他有多远走多远。
    素卿竟眯眼笑了笑,立定如松,巡视我三人,忽然对着堪折芳道:“是有事要找师尊不错,但现在似乎不用找他了,敢问这位尊长可是折芳君?”
    堪折芳面有疑色地回礼,“是我,请问小友找我何事?”
    素小友面皮十分之厚实地斯文一笑,“方才路过广灵台附近,遇到了扬水潏山其他三位芳君,言说有急事要寻折芳君,三位芳君知我是聚鹤峰的弟子,便托我来此,请折芳君回去。”
    “是这样,多谢小友转告。”
    堪折芳冲素卿致谢,侧目看向我,显然我们话刚说到一半,他心中仍有迟疑。
    邵年时轻轻拽住堪折芳的衣袖,催促道:“师尊,我们回去吧。”
    我连忙道:“折芳君,不是说好要观赏向峰主收集的古籍吗,他一会儿就过来了。”
    素卿道:“不妨碍,折芳君想看的古籍,稍后晚辈会差师弟们送过去。”
    堪折芳略一思虑,点点头,还是下定决心离去,冲我与素卿告辞,“如此多谢,今日天色已晚,青玄道长,先行告辞。”
    我只好回礼道:“折芳君,之后有空闲再聚。”
    待堪折芳师徒二人走后,方对素卿发作道:“你这做什么坏我的事?一直在暗示你离开咋就没听懂呢?”
    素卿却不答,保持着一贯要笑不笑的阴险嘴脸看着我,整得本帝姬又开始发毛,正盘算开溜,倚云居里白泽和狐狸这时却出来了。
    白泽走在前头,面带惊讶地打量素卿的形容,然而待走近后,只微微一笑致意道:“素卿。”
    素卿点点头,亦言简意赅道:“白泽。”
    我连忙去拽住狐狸,询问白泽道:“不是让你们好好在屋里待着吗?来此作甚?”
    白泽温声答:“感应到素卿的气息,便出来查看,白公子心挂帝姬,便也跟着出来了。”
    素卿却嗤笑一声,挪了两步,眯眼打量白梵,“就这么怕让他见我?”
    似乎又想起什么有趣的事情,蓦然伸手来捉我的左手,掩在道袍下的手腕滑出,露出一环如滢滢流水一般的玉髓镯,“看来你用过这镯子了,怎么样,喜欢我的厚礼吗?”
    这厮还好意思问,我磨磨牙,正欲呛回去,白梵却抢先出手攥住素卿捉我的手,眸色沉沉地盯着他,表态明确地要他松手。
    素卿看着手上,十分兴致盎然地眯眯眼,生怕这两人杠起来,我脑筋动得极快,手腕灵活一个翻转挣开三人的僵持,同时十分刻意地岔开话题道:“白泽,这个时辰是不是备好晚膳了?”
    白泽看着我如火如荼的目光,开口称了声是,“正是要请帝姬回去用饭。”
    岂料素卿道:“那正好,许久未见,咱们一起吃顿饭,好好叙叙旧如何?”
    我趁着他俩说话的空档拉着狐狸躲到白泽身后。
    自以为安全地开始痛快反击道:“叙旧在这里便可以叙,呐!素卿阿哥啊,听祝秦说你现在已经是江南望族的富庶纨绔,恭喜啊,许久不见越发有个人样了,那就盼你在中容国能好好做人,至于吃饭就不太方便了,白泽怕是没准备你的份,是吧?”
    白泽十分给面子地应和:“嗯,是煮少了些。”
    转而朗声对素卿道:“素卿,就别逗帝姬了,你好好办你的事,只当不认识我们,也免徒生变卦。”
    “有理。”素卿耸耸肩,终于扯出一个真正的笑脸,看向我道:“小青瑶,安分些,莫要乱插手别人的事。”
    哈哈哈!本帝姬就算脑壳抽筋了也断断然不会去插手你的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