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洛陵白府(一)

洛陵白府(一)

 热门推荐:
    五人皆非修者,其中的四人衣着一致,小厮模样打扮,为首的一位约莫四十来岁,面貌形容精明,蓄着颇抢眼的山羊胡子,穿戴虽算得鲜亮体面,却非富贵之相。
    远远便见这些生人煞有介事地围着我家狐狸,显然是冲他而来。
    狐狸倒是面无表情地安坐在凳上,见我回来,径直起身走过来巴拉我袖子,作势要拉我一起离开。
    我尚未理清状况,只好反手拉住他,示意他稍安勿躁。
    身旁的向君山对我拱手行礼,开口欲言,我抬眼与他对视,暗示性地挑了挑眉毛,他立即会意,侧身与我示意道“青玄道长,这几位是洛陵白府过来的,这是白府的周管事。”
    显然得益于我早先的叮嘱,不可张扬所谓的仙使入凡一事,向君山并未向这些人透露我的身份。
    没等向君山引荐完,那山羊胡子便率先跨步而来,拱手自荐道“鄙人乃洛陵忠义王府之管事周康全,特奉家主之命前来请白小王爷回府。”
    此话一顿,双目极快地上下将我扫视一番,许是见不才在下仙气斐然,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派头,态度转眼奉迎了许多,“方才听向峰主讲起小王爷的近况,说是有一不世出的真人在指点小王爷修习开蒙,现下得见仙长,这周身的气度,果然非凡辈可及,在此替我家主人拜谢仙长。”
    向君山补充道“正是,青玄道长乃我派贵客,经年隐世修真,我徒儿能与道长有机缘,是难得的造化啊。”
    我拢拢广袖暗自思索,嗯,白小王爷这是在说狐狸呢,原来这个山羊胡子是白梵在凡世府邸里的管家。
    本帝姬似笑非笑道“谬赞,贫道人无门无派区区散修,实在不足挂齿,只是周掌事说此遭是奉家主之命,敢问周管事的主子是何人呐”
    周康全面色不变,笑容略带着精光,“仙长避世多年,怕是对凡世之事知之甚少,天下皆闻中容国的护国大将军夫妇英年早逝,忠义王府空遗一个体弱多病的稚子,这忠义王的血亲弟弟,也就是现今的当朝太傅不忍兄长遗孤无人照拂,十余年来一直尽心劳神替兄长抚育小王爷,白太傅于小王爷既为叔侄,更亲如父子,小人有幸得太傅抬举,任王府管事掌家,自然也如小王爷一般,当以小王爷之叔父马首是瞻”
    能当一府管家的果然都是人精,一通话下来拿捏不出半点错处。
    不才在下微微一笑,“嗯,原来如此。贫道即使不闻世事,也觉得周掌事这话说得感人肺腑、情真意切,果然是好奴才呀”
    周康全一直维持着的笑脸僵滞,一时没接上话,狗仗人势这么久了,在外见的人从来都对其礼让三分,没人会直呼奴才字眼。
    向君山出来打圆场,“青玄道长,方才周管事说要接白梵回王府。”
    “喔,我正想问呢,白梵好好地在南取山修炼,怎么忽然要他回去”
    狐狸这反应,显然很不耐这群不速之客。周康全一看便知是洛陵那对恶毒叔婶安排过来的人,要他回洛陵,定然也没安好心。
    周康全道“我方才已经同向峰主说了,洛陵王府有急事要请小王爷回去,青玄道长虽为向峰主的贵客,但说到底小王爷是向峰主之徒,不必事事都告知道长吧。”
    向君山一拍折扇,笑意可掬道“青玄道长不止是本峰主的贵客,更是我派掌门师兄以及南取上下的贵客,道长能暂居我这小小聚鹤峰,这等荣光,他人是求也求不来的。再者,周掌事也深知我徒儿的脾性,他天生就不通俗事,难得与道长投缘,现在更是三步不离道长,只怕周掌事想请白梵出山,得问过道长他老人家的意思。否则,周掌事怕是要请不动我徒儿罢。”
    周康全脸色几变,又瞥了一眼被我挡在身后的白梵,忽地对着自己的脸皮不轻不重地打了一巴掌,一副恭敬殷切的模样,拱手对我道“方才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失言之处,万望道长海量。”
    见我不欲答他,紧着又道“小王爷离家已两年有余,太傅及洛陵家中诸长辈十分挂念,欲请小王爷回洛陵叙情。”
    呸呸呸我家狐狸跟那恶毒叔婶有甚情义好叙的。
    本帝姬一脸好笑地道“周管事这话可不在理,既是太傅挂念白梵,那应当叫白太傅自己过来南取探望,白梵在聚鹤峰好好的,可没见他挂念谁呢。”
    周康全眼下完全挂不住笑脸,面皮开始涨红,又不敢发作,只赔笑道“仙长,您这话说的哪有让长辈动身去看望小辈的道理,况且太傅他身居高位,朝务繁多着实也抽不开身哪。”
    我觉得无趣,真是脑筋抽了跟这么个人磨蹭这么久,一早起没吃东西,肚子还饿着呢。扭头问狐狸,“你想回洛陵吗”
    这厮就知道巴拉我,也不动,我又道“摇头。”
    白梵于是摇了摇头。
    我道“看吧,他不想回,走”
    说罢拉上白梵便要走,周康全连忙扬声叫住我,“还有还有一件大事那小王爷的表兄柳津柳校尉数月前出征南疆,不慎阵前受伤,小人在离都之前听闻柳校尉现正在府中救治,病榻上躺了十多天,只怕性命垂危。”
    向君山惊讶道“柳贤侄受伤了他是伤哪儿了”
    周康全道“具体伤情小人不大清楚,柳府不欲张扬此事,但据说柳老大人花重金遍求名医为子治伤,只怕情势不乐观。小王爷与柳校尉那是有着血亲的表兄弟,当初力排众议,安排小王爷拜入南取,对小王爷也是尽心尽力,此遭小王爷回洛陵,也好看望一番啊。”
    向君山持着折扇在手心拍了两下,不免面露担忧地看向我,已然被说动,“仙长,那柳贤侄确实是个好后生,对白梵也是真心好的,这此事要不要告知清渊师兄,他俩师徒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