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洛陵白府(二)

洛陵白府(二)

 热门推荐:
    两年前下凡去见白梵拜师南取山,不才在下顺手为柳津卜了一卦,是个大富大贵的命数,此灾祸当要不了他的命。
    但那时候是隐匿了身形,此刻也不好解释。
    周康全见事有缓势,连忙又道“小人此番前来也不过是奉命行事,万望仙长和峰主能应允,让白小王爷随我等车马回程,小人必当细心护送,保管小王爷一路无虞。”
    我安慰向君山道“莫慌,救条人命还是有办法的,而且不是请了名医嘛。”
    罢了,许久没去人间玩耍,趁这机会下去看看也未尝不可,周康全还想再讲,我扬手制止他,拉上白梵移步至门廊处。
    “阿梵呐,你想不想回洛陵,看看柳津”
    白梵不知在想什么,下压着唇角,最终坚定地摇了摇头。
    我十分诧异,手里的拂尘抖啊抖差点拿不稳,指着他吓唬道“好生狠心你没听周康全说柳津受了重伤快死了都不想去看看他吗”
    白梵被我惊得眼皮一跳,却一脸疑惑,勾动灵犀小指。
    灵台响起一字,熟悉的嗓音慢慢吞吞地拖沓着,“死”
    我嘴里“嘶”了一声,慢慢回味这带着疑惑的语气,尔后反应过来,两人心意相通久了,就容易自以为他事事都能懂我,倒忘了他现在是只傻狐狸,显然还不明白世人口中的“死”、“性命垂危”为何意。
    “周康全说柳津快死了,你知道什么是死吗死就是死就像你爹娘一样,都不在了。”
    白梵迷茫的瞳仁逐渐转为清明,面色沉静,叫我品出几分哀绪出来,心底倏然一沉,连忙伸手环住他,“哎呦心肝是我话说得不当,你可别难过。”
    天定之劫数难逆,凡界的白氏父母在天界看来,不过如同折子戏一般,但对于眼下的白梵却是实实在在的血亲,方才话语这么横冲直撞地,击中了狐狸的伤心处。
    果然白梵被这么一哄,愈发不遮掩地感伤起来,反手搂紧我不松手,下巴搁在我颈窝处磨磨蹭蹭地撒起娇来。
    我担心屋内随时有人走出来,只得温言好语哄着,将他巴拉开,见他心情好转,再次问道“那你要回洛陵”
    狐狸抓住我手,提要求道“你随我回,不要分开。”
    本帝姬怜惜地摸摸他的脸,香了一记,“好好心肝,我下界便是为了来寻你,自然你到哪儿我跟到哪儿,担心什么呢都。”
    两人商定后回屋,我问周康全道“周管事预备几时回程呐”
    周康全面色一喜,垂首拱手作一礼,“禀仙长,明早如何”
    “不妥。”想起明晚与堪折芳的赴约,蹙蹙眉,“这样罢,后天一早我再跟你定归期如何”
    也不知处理堪折芳之事需要多长时间,还是明晚见着堪折芳,再视情况与他商定对策。
    周康全一脸为难,“后天再定归期,岂非还得延后,这柳校尉的伤情可拖不起呀,仙长有所不知,小王爷回洛陵,柳老大人也是极其期盼的,他老人砥砺沙场多年,如今年事已高,眼下柳校尉出了事,柳老大人操心之余更是分外挂怀小王爷。”
    周康全看准了柳津之事能让白梵回洛陵,便极力拿这事说道。
    僵持之间,向君山与我道“仙长莫不是有事情没办妥,所以需要暂留南取”
    我点点头,索性也明说了,“明晚与堪折芳有约,有点私事得处理,怕是没那么快善了。”
    向君山思索一阵,瞟了一眼自个儿的白眼狼徒弟,拉住我移动几步,背着白梵私聊道“仙长,还是可以让白梵先行回洛陵,仙长留在南取办完事情,再去与白梵回合。”
    我恍然,赞同地拍拍向君山的肩膀,“说得很有道理,可行”
    白梵现处凡世,需得由周康全车马护送慢慢而行,没个日到不了,不才在下使个瞬移术过去也不过半盏茶的时间,洛陵那边催得急,我亦不便过多干预。
    转身同周康全交代道“成,白梵明早随你们回去,路上好生照料。”
    周康全自然满面喜色地应下。
    回头看一脸懵懂的白梵,想想刚刚才满口答应要陪他回去,不由心虚地摸摸下唇,咳处理好事情我便火速去追白梵,争取在他到达洛陵之前与之会合,这样的话也不算食言吧。
    晚间寝息前,我特意交代白梵,“你明早就要回白府,路程远难免颠簸,暗地里还有那对恶毒叔婶,千万要诸事小心,察觉有危险要立刻告诉我,要用灵犀小指传讯给我知道吗无论多远,我都听得到。”
    白梵抬起右手,伸着小指勾了勾,“为何要传讯阿瑶跟我一起。”
    “呃这我自然是同你一起,不过我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个一天两天就去找你了,我是神仙,让要见你使个小法术就能立刻变到你身边啦。”
    狐狸好似不吃这套,脸色一下就黑下来,不高兴道“你答应跟我回去。”
    “是这么说,但事出突然,你也着急回去,所以我们暂且先分离几日,心肝,只几日而已”
    他依旧不高兴,下凡十数载,心眼越发跟着变小了,不才在下理亏,又是亲又是哄地累了大半夜,才勉强劝住了他。
    翌日一早在南取山脚下,又是好一顿磨蹭才把白梵送上马车。
    悠悠回了绮云居,方觉屋里头空落落的,兀自打坐了会儿坐凝神,尔后早早去膳堂用了午饭。
    吃完还抓了把蜜饯干果,边走边当零嘴,远远看着山峰之下的广云台上,诸多修者正卯足劲头在竞技,助阵叫好的喧嚣之声不绝,气氛闹哄哄的十分活络,本帝姬却没有心思去看热闹。
    终于在此刻品出点心绪,感情不是绮云居空落落,是不才在下这心里头空落落地在害相思呢。
    我心念一起,勾动灵犀小指,情意绵绵道“阿梵啊,路上可还稳当,分离半日,思君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