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洛陵白府(三)

洛陵白府(三)

 热门推荐:
    不由想象起他那张白玉冷艳的脸,眼下该是什么神情,暗自捧腹窃笑。
    然等了好一阵,也不见白梵回音。
    我疑惑,灵犀小指再次勾动,“你听没听见怎么不回话”
    灵台依旧没有响起狐狸的声音。
    咦,他睡着了还是灵犀小指没办法远程操纵
    算算时辰,白梵一行的车马应该已经到了离南取山最近的村镇了。
    昔年灵犀授我这套术法的时候,明明说了没有距离限制的,难不成他遭遇危险了,连忙捻指掐算,确定白梵无恙后更加疑惑了,难不成是我记错了。
    看来是没办法调戏狐狸了,只好悻悻作罢。
    等到夜幕降临,我早早去仙游枫亭等候堪折芳。
    此处为南取山最靠里的位置,毗邻断崖,平日里便人迹稀罕,彼时更是空谷悠然,景色十分赏心悦事。
    不想却只有不才在下一人独赏,白等一夜,等到南取山的第一遍晨钟响起,堪折芳依旧没有出现。
    “哟,仙长,今儿怎生起得这般早”
    卷了一身清露回到聚鹤峰,正巧遇见刚出门的向君山与我打招呼,说完又打量我一眼,“倒奇了,仙长这是打哪儿回来的喔是不是去处理您老说的那件急事了”
    我拿拂尘拍甩着衣袖,叹着气道“欸没处理成,连人都没见成。昨日弟子们的试炼会还顺利吗,诸仙宗尊长可曾留夜议事,堪折芳何在”
    “响云仙会一切顺利,昨儿约莫到了辰时大家便散了,之后应当是各自回屋歇息。”向君山笑呵呵道“仙长原来要找折芳君,他现在定然在安置的雅苑里,可需要我去看看,邀他过来。”
    我沉吟道“也是,现在聚鹤峰基本没人,白梵又离开了,直接约他过来便可,倒不需要另挑地方。”
    向君山边说着就要去,“那成,我这就去。”
    “且住”
    堪折芳不来,是不是不想他人插手自己的私事,因此以拒绝赴约的方式向我表态许是我先前的推测错了,事情远没有这般简单
    我道“大清早便去叨扰人家,折芳君还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不合礼法,还是晚些我亲自去吧。”
    不亲身问一问堪折芳,心里总像有块石头压着未落地一般。
    向君山点点头,“仙长说的也有理,近日南取山事务繁多,我顾全不上许多事,仙长有吩咐自向我明说便可。”
    我抱拳致谢,邀请道“向峰主刚出门,吃早饭了吗,顺路一起啊”
    两人结伴进入膳堂,膳堂里的厨娘们已经和不才在下十分熟络,早早留了我最爱吃的水晶饺和糯米糕,正值饭点,堂子里有许多聚鹤峰的弟子,一见我俩人进来,问候声一片。
    挑了张桌子与向君山相对坐下,我四下环顾,不由道“哟,祝秦和沈彧卿都不在呢”
    向君山定睛一看前方,指向我身后道“说人人到,这不正来了。”
    不待我转身,周遭便有弟子纷叫道“祝师兄早沈师兄早”
    脚步声不紧不慢踱着,两道顷长的身影缓缓向我们这桌移来,侧目看去。
    两名青年挺拔修长,素缟色的校服裁剪服帖,便是在立于人群中也出挑得紧,一位温润可亲,一位少年纨绔,虽然面容上动了点术法模糊五官,以至于不过分夺目,但经年沉淀之下使气度咄人,已是瑕不掩瑜。
    素卿和祝秦站定在我们桌前,双双拱手道“问师尊安,问仙长安。”
    向君山吞下一只水晶饺,含糊道“早,快且去拿早食吧。”
    两人很快挑拣好餐食,端着盘子又折回来,祝秦笑眯眯道“师尊,仙长,现在人多没有空桌,弟子斗胆想与尊长们同桌。”
    呸呸呸祝秦这老妖孽活到现在是越发没脸没皮了,做小装嫩无人能及。
    膳堂里都是大长桌和条凳,坐个八个十个都不嫌挤,大家伙来吃饭也不拘和谁一桌,都是有位置就直接坐,目下我跟向君山独占一桌,其他弟子嫌同尊长坐不自在,都不敢坐过来。
    向君山自然热情地招呼两人同坐,我暗自翻了个白眼,充耳不闻一味只顾装聋。低头喝着豆花羹,面前伸出一双筷著,筷尖正夹着一块色泽粉嫩的桃花酥。
    “膳堂的桃花酥很好吃,仙长应当喜欢。”
    斜眼睨着领座的素卿,推出碟子接下桃花酥,面色慈和道“多谢,贤侄有心了。”
    素卿挑挑眉,我又道“向峰主,这两孩子生得器宇轩昂,难得又怀有贤孝之心,是你教得好。倒是不知二位贤侄在今次试炼大会表现如何呢”
    向君山一阵谦虚之语,祝秦笑吟吟接口道“仙长谬赞,试炼刚开始,我与彧卿昨日过了初试,这后期的比试还多着呢,响云大会新秀辈出,我兄弟二人修为尚且不足,只怕是要给师尊丢脸了。”
    向君山正色道“修行远不止于丹元功法,更修心性德行,尔不可自菲自薄。”
    祝秦和素卿双双道“是。”
    我寒毛直竖,用汤匙将着豆花羹一顿混搅,忍无可忍地挑动指尖使了传音术,声音扩向素卿和祝秦的灵台“你俩够了啊没见我这手背上的寒毛起了三次了吗啧话说你们来南取山到底什么目的总不能是为装孙子吧”
    素卿撂下筷著,手指敲敲额角,唇角半勾很有些纨绔味,抬头与向君山道“说到响云仙会,白梵师弟没参与真是可惜了,他天资极高,若参与了定能一举闻世。”
    祝秦点头附和,蓦地一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一般,惊地对向君山抱拳作一揖,道“有一事忘了向师尊禀告。”
    向君山诧异道“且说。”
    “今早轮值巡查,路过山道口时,听有人传说白梵师弟昨夜遇刺”
    我侧目,“什么遇刺哪里遇刺”
    “因响云仙会召开,天下仙宗齐聚,所以近日山口处有不少人流动,其中不乏有猎奇的百姓驻足围观,我也是今早偶然他们说起,昨日入定时分白府一干车马到了五显镇歇脚,有一伙盗匪夜半打劫,还纵火将投宿的驿站烧成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