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洛陵白府(四)

洛陵白府(四)

 热门推荐:
    祝秦略一顿,迟疑道:“白梵师弟仿佛是烧伤了。”
    我一拍桌子,“你说清楚,哪里烧伤,伤势如何?”
    “伤情我不太清楚,听说白师弟府邸的周康全已经另寻好住所安置,眼下打算暂留五显镇,又请了郎中医治,想来性命无虞。”
    祝秦这脾性忒招人嫌了,总是不将话讲完整。
    联想昨日用灵犀小指时白梵没有回音,心下开始不安,周康全莫不是仗着狐狸心智懵懂,就故意欺压他,还是洛陵的那对恶毒叔婶又欲对其使阴招?
    向君山面显忧虑,“五显镇是最靠近南取的近邻村镇,长年受我派荫庇,在世人眼中好赖算得上半个仙乡福地,一直都是安宁富庶之所,怎么突然生起了这等烧杀灾祸。”
    话音刚落素卿便接口,断言道:“显然此灾祸是冲着白梵来。”
    “哎哟!可不能这么说。”向君山连忙否定,“白梵是什么个人,凭他的身份地位,谁敢动他哟!再者说了,白梵虽然六亲不认,但做人的德行还是可以的,不见他有什么仇家呀。”
    哼!我家狐狸是不跟人结仇,但也架不住别人害他。
    心里渐渐不安,沉吟道:“白梵一个人在那边不成。”
    向君山道:“仙长莫要但心,周康全再怎么不是,断然也不敢让白梵在他跟前出事,他担不起这个罪责。”
    话虽有理,但眼下的情景,料想狐狸在他手上必定是不好过。
    满腹心事地用完早膳,饭毕独自寻了所僻静之所,捻指凝神打算搜寻白梵的气息灵识,探一探他的状况。
    正是此时,灵台漾起一阵声音——“阿瑶……阿瑶。”
    眼睫一跳,猛地睁开眼,是狐狸启用灵犀小指在唤我。
    灵犀小指能用了!连忙勾动小指,呼唤道:“阿梵呐!你如何了?”
    静等了数息,却没听见回音,我又道:“狐狸狐狸!我在跟你讲话呢?”
    那边依旧没有立时回音,停顿许久忽而又冒出一句,“阿瑶。”
    我连忙道:“诶诶!我在听呢,心肝呐!你别干喊我呀,倒是告诉我你那边怎么样了,你受伤了是不是?”
    “……阿瑶,阿瑶,阿瑶,阿瑶……”
    白梵依旧自顾自地喊个不停,语调如常,只一味唤我的名字,也听不出有任何情绪,正是这样才更叫我心底焦急。
    脚步原地跺了几个来回,最后长吁一口气,扬袖甩拂尘,甫以两指并起凌空施法,召来团云扶摇而上,腾空飞出南取山。
    一路往北呼啸而去,约莫半盏茶的时间,手在眉骨搭着帐篷定睛向下前方看,遥见下边屋舍高阁,街道上人群熙攘,团云已行至五显镇。
    寻了一处偏僻之所落地,一掌翻转至下缔结伽印,地面灵光乍现,再以灵犀小指中一尾发丝编成的红线做辅,感应到白梵的方位。
    当即瞬移至一幢客栈前,招牌上面描着“五显客栈”四个烫金大字,清早的大堂里头只有几个零星散客,本帝姬气势滔滔地阔步闯进门,顿时招来注目。
    着急出来,并未有心思打点身上的装扮,不过五显镇里一直都有不少修者往来,我这一身素衣道袍并不算张扬,想来进门时动静太大,倒叫堂里的人都盯着我不放。
    客栈里的跑堂热络地迎上来,“这位仙长,请问您是打尖还是投宿?”
    “都不是,找人。”
    边说边将两指并于胸前凝神施法,开天眼搜寻白梵的气息。
    跑堂搓搓手,“店里住的人多,来来往往的可有不少人呢,您这……”
    话未说完,我便已一把将人拂开,随手塞了把金叶子,三步并作两步直接窜上楼梯,径直走到二楼的一间厢房门前。
    站定缓了口气,抬手扣了三下门,放声道:“白梵,你在里面吗?”
    不见回声,但听里头传来细微的衣诀摩擦声,等不急直接推门而入,走进门左右梭巡,正见狐狸站在里间的床榻前,本帝姬一个瞬移闪至其跟前,“白梵!”
    白梵神情微懵,一手还抓着床帏支撑身形,身上穿着雪白的中衣,衣襟半敞着,其右肩乃至腰部都缠着厚厚的纱布,面色比衣服苍白三分,显然是刚从床上爬起来。
    展臂将其搂住,“祝秦说你受伤,你怎么样?严不严重?疼不疼?哎呦——心肝呐!这一身伤的……你赶紧坐下。”
    连忙搀扶他重新坐回床上,难为狐狸生得一脸聪明相,偏偏如今变成了傻狐狸,这一双弧形冷艳咄人的狐狸眼,此刻唯剩懵然,黝黑深邃的瞳仁正倒映出我的身影来。
    我好笑道:“怎么,见到我高兴傻了?”
    白梵连呼吸都轻轻屏着,伸出左手贴在我的脸上摸了摸,忽而咧开嘴角笑出了声,就要伸手来抱我,这一举动牵动了受伤的后背,随即痛得他喉结滚动,发出一阵闷哼。
    我立刻制住他的双臂,“别动,我看看你的伤。”
    白梵却反手抓住我的,嘴角犹自带着开怀的笑意,眼珠紧盯住本帝姬。从来见他都是一派内敛沉静,极少表现出这般切切实实的笑容来,这一笑,眉眼似从画中苏醒一般顷刻有了鼻息,生动灿烂地向我袭来。
    一路奔波疾行的焦急心情霎时舒缓,正待说话,门前传来几串的嘈杂脚步。
    是听到动静的周康全携随从过来查看,进门一见本帝姬,脸上闪过惊讶,肩膀缩动,但很快又转回笑脸,迎过来拱手行礼,“见过青玄仙长,方才听客栈的人说有一道长擅自闯入小王爷的房间,小人还以为有不轨之徒要行害小王爷,一时心急,未经通传便进门了,请小王爷和仙长见谅。”
    本帝姬微微一笑,“无妨,周管事看护白梵之心天可怜见,白梵与我又怎么会怪罪呢,起身吧。”
    周康全讪讪一笑,看了看我俩,“仙长缘何忽然造访,也不事先知会一声……”
    “喔。”甩动拂尘端正姿态,慢条斯理道:“听说白梵刚出了南取便遇袭,向峰主和本道长实在担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