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穿越小说 > 仙色无边 > 洛陵白府(七)

洛陵白府(七)

 热门推荐:
    “柳侯爷客气了。然则我此番过来要紧的可不是来吃你府邸一盏茶。”不才在下笑盈盈道:“修道人隐匿深山多年,每日与灵芝仙草为伴,颇通医理,侯爷可让我去诊一诊令郎的病症?”
    柳津的病存在蹊跷,医了这么久连病症都没有诊出来,并非是寻常的伤病,应当是招上了什么阴毒的邪祟之物,柳熙茂也寻思到这点,所以不单请了太常寺的医官,还寻了不少修行人。
    这会子柳津的庭院里头正围着不少人,有院内随侍的小厮,也有医官道人,一群人见柳熙茂领我与白梵进来,一道全围上来。
    一位背着医箱的老者与柳熙茂拱手作揖,“侯爷。”
    柳熙茂点点头,“我儿病势如何?”
    “刚刚给他灌了汤药,元真山人喂了几粒益气丹丸,眼下还在昏睡。”老医官面露难色,只道:“晌午时,小侯爷半睁着眼皮囫囵清醒了一阵,老夫人赶来看过,见小侯爷吐出几口淤血便昏死了,哭了一场叫抬回屋了。”
    柳熙茂摇着头长吁一句,抬手向前与我指引,“小儿就在里头,请随我入内。”
    我点点头,瞥向四周诸人,“看诊需得静心才好,便不需太多人进去了。”
    柳熙茂颔首同意,只领了老医官一同与我俩进去,屋内有四个随侍,正在给柳津擦拭冷汗,一边搬来板凳便宜我在床边坐下为柳津诊脉。
    柳津昏躺在床榻,喘息微弱,两年前见他时还是个精神小伙,病了这么些个日子两颊都消没肉了,脸皮上通泛着青黑色。
    静析柳津的周身灵脉,堵塞缓行,我问道:“先生,柳津身上可有伤患?”
    老医官摇头道:“并无伤患,唉!正是查不出小侯爷侵体的病口,诊不出病因,我等才束手无策。但看小侯爷口吐淤血,表体又呈现紫青瘢痕,不像一般伤病,老夫推断……小侯爷是中毒所致,只是这毒……”
    我接口道:“只是毒并非人间所有,是以也难怪你们诊不出,治不了。”
    老医官连声赞同,捋了捋花白的髯须,“道长所言极为是,也亏得小侯爷福气大,又自小在仙宗门派修行,体魄过人,不然换作常人,恐怕早撑不到现在了。老朽看道长气度非凡,定也是柳侯爷特地请来的仙人隐士,依道长的诊断,可是另有发现?”
    白梵也在旁观看,凝眸不知在思量什么,忽地动手去摸柳津的手脚。
    随侍的小厮见状赶忙要叫阻他,被柳熙茂拦下,只摇头道声无妨。
    白梵探毕,悄悄勾动灵犀小指,“手脚冰凉,表温低于常人,半死。”
    我看了眼柳津面色枯槁的脸,伸手欲掀开他衣领,白梵先我一步出手,雪白的布帛之下,果见有青紫色的青筋暴起,犹如枝条树杈一般从脖颈到胸膛四处蔓延。
    心下当即清明,灵台暗涌过万千思绪,微启着嘴,最后缓声喃喃自语,“手脚僵直,脉象细弱,当真是半死了。”
    柳熙茂没听清,“青玄道长,您说什么?”
    也只稍许恍神后便收敛情绪,“喔,我说不妨事,此毒可解。”问老医官借了医箱,翻开里面有没有可用的物什。
    柳熙茂大喜,老医官也面露希望,“敢问道长,小侯爷中的是什么毒?”
    “尸毒。毒气从口鼻入体,蔓延全身,所以找不到伤口。”
    老医官面露疑虑,“先前老夫也怀疑是尸毒所致,柳侯爷还请了数位擅毒的高人来看,但依旧没有治好小侯爷。”
    “嗯,只因此非一般的尸毒,所以也难怪你们说不清柳……说不清小侯爷是怎么招来这毒,只怕他自己来说都未必清楚,也是触了天大的霉头。”
    开医箱取出银针,转头吩咐白梵拉开柳津覆身的锦被,将其四肢摊平开始扎针。
    柳熙茂和老医官面面相觑,柳熙茂抱拳道:“道长的话暗藏玄机,我儿究竟是遇上什么邪祟了,还请明示啊?”
    “柳侯爷不必急于一时,更不用操心太多,等治好小侯爷后自去好好问他,何愁没有说不清的时候。”
    手边快而娴熟地扎完针,并起两指凝聚灵力在柳津脑门一点,原本在床上挺尸的人猛地坐立而起。
    屋内众人惊呼一声,柳熙茂差点就要冲上前,被白梵给拦住。
    “侯爷,我要静心用法为小侯爷推宫过血,逼出毒瘴,此法不可有干扰,房中留白梵一人即可,其他人还请离开。”
    柳熙茂不放心白梵一人留于此,然看着眼前面色沉着的侄儿,又打量四遭惊慌猎奇的众人,很快定心,依言照办。
    屋里只剩三人,从怀中掏出一件墨青色的乾坤袋,扔给白梵,“找一下清心丹。”自己则绕到柳津身后又点数穴,图以灵力融汇其周身灵脉,白梵一面翻找,一面还要在前边撑住柳津身形不倒。
    柳津已经在冒汗了,我抬头叮嘱,“诶!当心他吐你一身。”
    话才刚落,白梵忽地闪身后撤,同时一掌拍向柳津肩膀,柳津应势歪倒脑袋耷拉在床畔,立时张嘴呕出一大口黑血,喷得一地都是。
    我好笑道:“你知道他要呕血了,甩手倒快,也不小心他还扎着针呢。”
    白梵将一只白玉瓷瓶连着乾坤袋一并递给我,等柳津吐干净了血,才去将人扶正查看情况。
    柳津忽然睁眼好一阵咳嗽,张嘴大口呼着气,眼神混沌形容狼狈,茫然看着眼前的情景,但终于有了点活人该有的喘息,逼出秽物之后,身上的紫青瘢痕肉眼可见地变淡,面色渐渐好转。
    打开瓷瓶倒出一粒清心丹,用灵刃划破掌心溢出血珠,甫五指并拢将血糅入丹丸中,我冲白梵道:“稳住他,别让他乱动。”
    白梵依言照做,还十分体贴地掰开嘴方便我投药。
    做完最后一步,方才开门让守在外头的人进来。
    一群人鱼贯而入,柳熙茂见柳津睁着眼伏在床畔,欣喜地连奔过去。
    “我……我儿醒了!醒了……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