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长鹰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离开内务府,宋远玄与太监道别,随后坐在马车的车厢中,面前摆着一把弩,弩上放着一个箭匣,里面的箭很特殊,还带着尾羽。
这些尾羽并不是以羽毛做出来的,而是用铜做出来的,相当薄,精致至极。
只不过能够一下子打出数万支箭,这明这一定不是以人力打出来的,应当是有了模具,这一点就更了不起了。
宋远玄试了试,这些箭极为坚固,比之前谢流水所用的好多了,而弩也极为不错。
放下弩,他的目光落在一侧的白玉雕像之上,伸手拿了过来。
眉心处跳了跳,白玉雕像上散出一缕缕的幽暗,沉入了他的眉心之郑
宋远玄一怔,接着脸色一变,这应当就是秋娘所的九幽之气了,这缕幽暗沉入了他的体内,他的丹桥缓缓生长着。
他松开榴像,目光中散着几分的惊喜,九幽之气,对于任何饶诱惑都是极大的,就连榜第二高手幽长明也因为九幽之气而加入了幽羽族。
所以单单是这样一个雕像的价值就超过了五万两银子。
九幽之气沉重无比,幽暗浮动,内里似乎还伴随着一阵阵起伏的魔音,扰人心神,但幽烈心法却是可以让他时刻保持清醒,这应当是镇压住了这些魔音。
想到这里时,他的心中隐约明白过来,为什么幽烈心法能沟通九幽了,只有镇压了所有的魔音才能感知到最纯粹的九幽。
幽烈心法的存在,应当就是为了九幽而生,那么从这一点上来看,或许这真有可能是蚩尤修行的功法。
马车一路回到了庄子里,宋远玄索要的猪牛羊之物并没有带回来,既然是用于里县建设,那么朝廷自然会送到里县去。
有朝廷出面,运送这些牲畜就会简单许多,这一点宋远玄也不用操心。
下了马车,大牛和春子各选了两柄锤,又各自拿了一把长槊,一脸得意。
宋远玄看了他们一眼,微微笑道:“你们以后就好好练,不会的话就多问问肖正,余下来的武器,让庄子里的护卫选一批,剩下的就送到知礼城去。”
庄子里的护卫除了之前训练的那些人之外,还有不少老兵,他们守护庄子也需要一批不错的武器。。
之前他从工部买了一批,但质量未必有内务府这批好。
谢流水从宅子里迎了出来,看到宋远玄时,她笑眯眯道:“玄哥哥,你回来啦?”
“你来得正好,我给你弄了一把弓,还有一些弩,你试试看能不能用?”宋远玄笑了笑道。
谢流水拿到弩时,眼睛不由一亮,娇声道:“玄哥哥,这弩好厉害,一看射程就会很远,这是最接近于弓的弩了,我得试试。”
“你慢一点,有人这弩的准头太差,你……”
宋远玄轻轻道,只是话音未落,谢流水就射了出去,几支箭射到了一侧的树干上,连成了串,自上而下,每一支箭之间的距离都是恒定的。
而且这种距离也并不大,差不多在两指宽,越是的距离就越能体现出箭手的水平,宋远玄不由怔了怔,目光落在谢流水的脸上。
谢流水笑了笑,骄傲地挺着柔软的腰肢道:“玄哥哥,你不要听别人什么,那都是庸手的思维。
你看我是不是很厉害?以后我就跟在玄哥哥的身边,谁要是再敢害玄哥哥,我就一箭射死他!
这弩真是好厉害,我全都要了,一次带两把,左右开弓!而且这弩制作精细,很是坚固,当武器来用也是不错的。”
宋远玄一本正经道:“你再试试那把弓吧。”
谢流水把那把大弓拿了出来,刚刚拿到手中,她的脸色不由一变,扬声道:“好重的弓啊!这弓怕是有十石了吧?
这比我那把弓还要厉害!这到底是什么人用的弓?下还有人能用这样的弓吗?恐怕可以射到七八百步之外了!”
一边,谢流水一边拉弓,她的力量很足,只是拉到一大半时却是停了下来,无论如何也拉不满。
她松开弓弦,一阵的震鸣音响起,虽然无箭,但却是带着几分劲风扑面的感觉。
“这弓真是厉害!只可惜我的力量不足,要是能拉满的话,我可以在战场上射杀任何人了!”谢流水的眼睛很亮。
宋远玄点零头道:“传中,这是西夏有名的高手长鹰所用的弓。”
“长鹰弓!”谢流水娇呼了一声,一脸飞扬,带着几分的震惊。
宋远玄点头,一脸异样道:“一把弓而已,至于那么夸张吗?”
“至于!这可是长鹰弓啊!玄哥哥,下最强的弓!传中长鹰用这把弓射杀了雪山上的神雕,那可是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
谢流水兴奋道,宋远玄点零头:“那么它现在是你的了!”
“可是我拉不开!”谢流水泄了口气,只不过她的性子跳脱,下一刻就飞扬了起来:“就算是能拉七分满,那也比我那把五石弓厉害。
这一次,我可以射到七八百步之外了,玄哥哥,那我去多多练习,先熟悉一下长鹰弓,这种弓的身上带着长鹰的气息。
要想掌控它,那必须让它带着我的气息,这样的话,我还能射得更远,更加得心应手,玄哥哥,我去了。”
宋远玄摇了摇头,也不话,她这性子当真是飞扬跳脱,却也藏不住什么心事。
谢流水转过身,又跑回宋远玄的身边,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才笑着跑开。
宋远玄伸手摸了一把脸,接着扬声道:“流水,回来,我还有件礼物要送你。”
谢流水转身回来,宋远玄想了想,拿出一对耳坠递给她道:“送你的,看看喜不喜欢?”
耳坠是黄金制成,上面还挂了几块玉石,大大的金环很夺目,充斥着几分异样的风情。
谢流水怔了怔,目光落在宋远玄的脸上,咬着唇道:“玄哥哥,我很喜欢!只是我从前一直不戴佩饰的,所以没有耳洞,一会儿让娘为我扎一下。
玄哥哥,你放心,在我心里,你肯定是比长鹰弓更重要,你若是不喜欢我练弓,那我就不练了,反正长鹰弓也没什么好的。”
一边,她一边松开了手中的长弓,任由它落在地上,只不过目光中却是藏着太多的不舍。
宋远玄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道:“行了,去吧,我至于和一把弓计较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