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1 / 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萧琰死了。
万箭齐发过后,“哐当”一声,他与他的长剑一起落地。
寂了一瞬。
山风呼呼,峡谷兵甲肃立,黑压压的鸦雀无声。
良久,裴月明缓步上前。
看看沉默不语的萧迟,又瞥了眼五六步外一身浴血的萧琰,她想了想:“烧了吧?”
这天气,尸体没法保存,弄冰太麻烦了,索性烧了吧,骨灰装坛带回去。
到时,如果有用就拿出来,没用的话直接挖个坑埋埋行了。
萧迟长吐一口气,点了点头。
追击叛军到此结束,萧迟下令集结大军。峡谷内直接架起火堆,将萧琰尸身焚毁。
略略收拾,出山折返穰州。
……
大破穰州城,一举击溃叛军诛杀逆首之后,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略略修整,萧迟随即下令兵分五路,霍参,朱达,程昂,周世昌,庞德,五人各领一路,分别收复文州安州云州等被萧琰占据的州县。
诛灭叛逆残党,尤其窦广卢危一干人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萧迟则亲率八万大军,直奔矩州。
此行,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擒获那个曲嬷嬷,把萧琰当年从坯川带出的箱子找回来。
这个事儿就交给裴月明了,她不用领兵。
不难。
早在刚知道曲嬷嬷和这个箱子的时候,一腾出手,就已遣人往矩州查探。
这曲嬷嬷也不难找,她就居住在矩州的瞿府。
矩州的攻城战只持续了一天多,这靖王四公子眼见大势已去,自刎身亡,最后守卒投降,开启城门迎接朝廷大军。
嘚嘚的马蹄声整齐又铿锵有力,从四门往城中央推进。裴月明一进城,就有暗哨来报,她一扯马缰,直奔东城一座普普通通的一进民房。
这曲嬷嬷携带着箱子,几次转移,幸暗哨早有准备,盯了牢牢的,未曾让她轻易遁去。
“主子,前面拐弯就是了!”
马蹄声急促,沿着长街走到尽头,一拐进入小巷,“砰”一声巨响,邬常陈云直接把院门踹飞,长驱直入。
里面传来兵刃交击的声音,很快消停,“砰”一声重踹房门,纷杂的脚步声,尖叫声,怒骂女声。
很快安静下来。
裴月明驱马,缓步踏上半旧的房廊。
东厢房门大开,一个头发斑白脸上沟壑纵横的老妇正死死瞪着她,脸瘦削,颧骨高耸,年逾七十,一双浑浊的老眼极怨毒。
“你们都……呜!!”该死!!
剩下的几个字,被押住她的亲卫堵住了。
裴月明抬眼,望向堂屋正中央的方桌。上面端端正正放了一个红漆樟木大箱,用一张绘有复杂符文的赤色封条封上。
她缓步上前,立在大箱前,伸手触了触。
终是找到它了。
将此物打开焚毁,她和萧迟的互换即可就此结束了。
“抬出去吧。”
“打开,烧了。”
曲嬷嬷在剧烈挣扎,暗卫不耐烦,直接给她一记手刀,她立马就安静下来了。
邬常陈云十分紧张,亲自上来抬箱子。
抬到庭院中央。
正午时分,烈日暴晒,陈云肃然,扣住箱盖一翻,符文“啪”一声扯断。
邬常点了火把,抬手一掷。
这箱子仿佛泼了油一般,“轰”一声,火焰迅速蔓延由上往下,“噼里啪啦”剧烈燃烧了起来。
裴月明没有上前,她就站在廊下静静看着。
很快,不到盏茶功夫,樟木大箱就被焚成灰烬。
邬常陈云十分谨慎,连灰烬都仔仔细细扫起来,说要带回去埋了。
裴月明安静看着,等他们都处理好了,她说:“好了,回去吧。”
……
巫蛊的事情,就解决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