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此生有春尚可待 > 第544章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第544章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热门推荐:
    我觉得他说的这句话简直太可笑了!
    “冷慕白,其实有些话我并不想说出来,但你既然不懂的话,那我还是说出来好了。”
    我双臂环胸,眼神冰冷地看着他,“团团还在襁褓中我就开始抚养他,至今三年多,他几乎没怎么生过病,心灵更是健康得很,所以他凭什么不能一直跟我呢?”
    顿了顿,我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确实,你是他生物学上的父亲,但从他出生到现在你照顾过他一天吗?他做噩梦醒来哭着寻求安慰的时候,你在哪里?他生病需要有人一夜不睡,守在他身边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所以就凭你付出了一颗精子,是他生物学上的父亲,你想把他要回去就要回去是吗?”
    “我当初根本就不知道茜茜怀孕了!”冷慕白开口,声音低沉,似是在压着怒意,“如果我知道,我根本不会放任她不管,更不会让她独自一人生下孩子,最后刚被你抚养长大。”
    我冷笑,“你说你不知道?”
    真是太可笑了!
    李念都知道茜茜怀孕,他竟然会不知道?
    我深吸了口气,“冷慕白,当初李念都知道茜茜怀孕了,你竟然跟我说你不知道,未免也太可笑了,如果不是她跑到茜茜面前,说了一些会刺激她的话,她根本不可能早产大出血,你是想逃避责任,才跟我说你不知道她怀孕了吗?”
    冷慕白愣住了,“你说茜茜是因李念死的?”
    “所以你从来就没有去查过,茜茜当年是怎么死的对吗?”
    我有些失望,替茜茜失望,如果他真的把她放在心上,又怎么会连她当年的死因都不去查一下呢?
    说白了就是没有爱过!
    像他这种对待感情淡薄的人,我怎么会放心把团团交给他。
    冷慕白沉默了下来,不再开口。
    我微微蹙眉,“如果团团知道自己的父亲,根本就不爱自己的母亲,甚至是自己父亲的放任,才导致了自己母亲死亡,你觉得他会恨你吗?所以你没有资格抚养他,我也不认为你这个对待感情如此淡漠的人,能够抚养好他。”
    说完,我抬脚走人。
    包厢里,顾霆琛和叶子轩正在聊天。
    看我回来了,顾霆琛停下交谈,朝我伸出了手,“怎么去了那么久?”
    我把手放在他的打仗中,淡淡地说道,“去楼下透了口气。”
    顾霆琛安握紧我的手,“再吃点吗?”
    这里我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
    我摇头,看着他问道,“你吃好了吗?”
    他明白我这是想走了,起身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叶子轩蹙眉,明显不高兴了,“这才刚开始就走了?”
    “不早了。”
    说完,顾霆琛拉着我离开了包厢。
    在门口遇到抽烟的冷慕白,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上了车,我有些头疼,“顾霆琛,我把团团留在我身边是正确的吗?”
    他启动了车子,声音浅淡,“慕白跟你说什么了?”
    我摇头,“我只是觉得无论怎么做,都会亏欠团团。”
    冷慕白是他的亲生父亲,我是他的养母,他继续跟我生活,就代表了不能跟自己的亲生父亲相认,跟冷慕白生活,他就要忍受与我分离的难过。
    我不是没有想过告诉团团所有的事情,让他自己做出选择,可一个四岁的孩子,我告诉了他,他也不一定会懂,而且我和冷慕白之前,他必定会选择我。
    等他再长大点,懂得了这些事情以后,我怕他后悔现在的选择,甚至是感觉到难过。
    也许他们说得都没错,团团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开的。
    但即便如此,也不是现在。
    手被顾霆琛握住,他目光温和地看着我,“如果让团团和冷家人相认,他们偶尔过来看一看团团,你能接受吗?”
    我愣了一下,如果这样的话我是可以接受的。
    团团还继续跟我生活在一起,他多了很多亲人的关爱是好事。
    我看向他,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可以这么做吗?”
    见我似乎同意,他笑着点头,“可以。”
    回到别墅,李庆已经把团团从幼儿园接回来了,见到我和顾霆琛进来,便高兴地跑了过来,“妈妈,顾叔叔,你们竟然背着我偷偷出去玩了。”
    顾霆琛俯身把他抱了起来,“谁跟你说我们背着你偷偷出去玩了?”
    团团噘嘴,“你们一起回来的,肯定就是偷偷出去玩了。”
    “行,那是我和你妈妈的错,团团想要什么补偿?”顾霆琛也是宠着他。
    “不要补偿。”团团嘿嘿一笑,“我反倒还要送顾叔叔礼物。”
    “哦?”顾霆琛眉眼含笑,“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团团手伸进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手攥成了一个小拳头。
    顾霆琛配合地伸出手来,“快给顾叔叔看看,我们团团送了我什么大礼。”
    团团张开手,一只千纸鹤掉在了顾霆琛手心上,“幼儿园老师今天教我们叠千纸鹤,我是叠得最好的。”
    他满脸骄傲,“老师让我们把叠好的千纸鹤送给重要的人,所以我就给顾叔叔你了。”
    “那妈妈不是你重要的人了吗?”我多少有些吃味。
    团团冲我顽皮一笑,又把手伸进了口袋里,“给妈妈的是我叠得最好的一只。”
    说完,他把口袋里的千纸鹤掏了出来。
    我伸手接过,一时间觉得甚是欣慰,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蛋,“妈妈没白疼你。”
    因为团团还没吃饭,我和顾霆琛刚才在饭店也没吃多少东西,所以顾霆琛去厨房做晚饭了。
    我和团团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他的心思不在电视上,眼睛一直往茶几上放着的手机上瞄。
    “想打游戏?”我笑着问道。
    团团点头,满脸期待地看着我,“可以吗?”
    “不行。”
    团团一下子就蔫了,“妈妈,你好无情啊。”
    我笑着摸了摸他的脸,“明天吧,明天妈妈让你玩。”
    他瞬间满血复活了,“妈妈,你最好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