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三百七十章 周异的对策,马元义的决定(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洛阳,袁府。
良久之后,袁基将纸递还给周异,思索了一下说道:“此事当真不好办,若是这纸上说的属实,太平道如今可是遍布我大汉八州,信徒人数高达数十万的组织,如果处理不好的话,恐怕又是一次大泽乡之事呀!”
周异小心的收起纸,也是紧张的说道:“就是呀,而且不光是数十人信徒的事,据我所知,洛阳城内的许多富商都信奉太平道,我还听兄长说过,就连宫中都有人信奉太平道,若此事真的属实,你说我们要怎么办呀!”
袁基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也略有耳闻,不过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举报之人如今在哪里?”
“小弟先将他安排在洛阳令大牢内,派了重兵看管。”
“嗯,这样我与你一同去见见这人,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然后我们在仔细商议一下此事,如何?”
听到袁基的话,周异也放心了下来,说道:“如此最好,多谢袁兄相助!”
袁基笑着说道:“你我兄弟何须如此见外,对了,你那儿子我很看好,不如你与我结个姻亲如何?”
“啊!”突然听到袁基说出这句话,周异不禁愣了一下。
“怎么,你不愿意呀!”袁基看着周异的表情,佯装不悦的说道。
周异苦笑一下说道:“袁兄莫要再闹了,如今正事要紧,你要是愿意让瑜儿当你女婿,小弟自是不会拒绝。”
“哈哈哈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君子一言,别到时候你又”
“报!老爷,外面有洛阳令的人找,说是有要事禀报!”
袁基和周异听到这里,对视一眼,不禁有种不好的预感,袁基说道:“快让他进来!”
很快,一名狱卒走了进来,对着周异飞快的说道:“大人,大事不好了,刚刚有人劫牢,将牢里那名犯人劫走了!”
“什么!”周异听后低吼一声,怒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光天化日之下,在天子脚下竟然让人劫牢!还将人劫走了!”
袁基伸手按在周异肩上,凝重的说道:“别急,你先回大牢去看看,然后派人在城内追捕那人,我去调北大营的禁军帮你在洛阳城外布防,保证让他们逃不出洛阳!”
“多谢袁兄!”
周异说完,顾不上太多,飞速朝门外走去。
等周异离开后,袁基轻声说道:“他们人现在在哪里?”
孟婆的身影出现在袁基身后,轻声说道:“启禀主人,黑白无常一直跟着他们,一切都在计划中!”
“嗯,那就好。”
洛阳,一处隐秘民居中。
周仓一把将唐周扔在地上,让他趴在马元义面前。
马元义面无表情的看着唐周,冰冷的问道:“为什么?”
唐周艰难的抬起头看向马元义,祈求的说道:“师兄,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背叛师尊,没有背叛太平道”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洛阳令府内,还躲进洛阳令大牢!”
周仓听不下去对着唐周厉喝一声。
“那是因为”唐周下意识刚准备说出口,就反应过来,就算是说出自己被人操控了,但是自己也已经什么都说了,大错已经犯下,马元义说什么也不会放过自己,如今若想活命只能抵死不认。
“师兄,我是被人抓进洛阳令大牢的,而且我什么都没有说,师兄你要相信我!”
“放屁,老子明明看见是你自己走进洛阳令府的!”
听到周仓的话,唐周连忙说道:“我去洛阳令府,是因为洛阳令说他想要信奉我太平道,我是去为师尊传道的,可是谁知这只是他的骗局,他将我骗去之后,就对我进行严刑拷打,可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师兄你要相信我!”
马元义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红到刺眼的测谎符篆,仰头长叹一声,同时一行清泪流了下来,对着天空自语道:“师尊,徒儿辜负了您的信任,数百万兄弟的性命,我太平道的大事,都因为我相信了这个小人要被葬送了!”
唐周虽然不明白马元义为什么这样,但是他看出来了,马元义不相信他,于是连忙爬到马元义脚下,抱着他的大腿说道:“师兄,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
马元义一改往日温和的神色,一脚将唐周踹飞,不断的揣着唐周,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
直到唐周不断呕血,周仓才将马元义拦住说道:“渠帅息怒呀,如今您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才是呀!”
听到这里,马元义对唐周厉声问道:“从实招来,你将此事都说与谁了,如今都有谁知道此事?”
唐周一边咳着血,一边艰难的说道:“师兄,我真的没有说,你要相信我!”
马元义听后,将那张测谎符扔到唐周面前,厉喝一声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师尊亲自炼制的测谎符,若是被测试的人说的话与心中认定的事相违背,就会显现出红色的光芒,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我吗?!”
唐周看着那张红到发光的符咒,楞在那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裴元绍慌忙走进来说道:“渠帅,大事不好,洛阳令周异回府了,好像已经知道了唐周被人劫走之事,如今正在全城通缉唐周,我们要怎么办?”
马元义看着唐周厉喝一声道:“快说,你是不是只将这件事说与洛阳令了?”
事到如今,唐周只能痛哭着对马元义说道:“师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被人操控了,他们篡改了我的记忆,你要相信”
唐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马元义一脚踹倒。
“我特么问你,你是不是只将这件事告诉了洛阳令?!”
马元义暴怒的抓起唐周,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按在墙上。
“师兄饶命,是的,我只告诉了洛阳令。”
唐周止不住的挣扎,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喘不上气了,连忙承认。
马元义听后,将他扔到地上,眼神中狠辣之色浮现,对着周仓和裴元绍说道:“元福,元绍,我们现在去刺杀洛阳令!若是洛阳令还没来得及将此事告诉别人,那只要我们将洛阳令杀了,这件事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听着马元义疯狂的声音,周仓下意识问道:“若是洛阳令已经告诉了别人,那该怎么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