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书 库 排行 全本 搜 索

第五十九章:急躁的OMG(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
“喂喂喂的别叫了的先帮中路兵控一下的我在把上路视野布控一下的防止瞎子去中上来gank”苏言笑着摇了摇头的转而去了上路f4布起了视野。
……
“an ally has been slayed”
“草!诺夏给我钩住人就打!”
在短短,3分钟的小狗已经听到第二次兰博死亡,声音了的哪怕这一波瞎子过去也还是保护不了兰博的如果不是对面控制技能交了的瞎子或许也要被留下。
“对面这是要牵制我死抓下的必须把他们ad杀一次的不然这把游戏就要这样被蚕食结束了。”
小狗这个时候也明白了ig,战术的他现在很想去帮下路守塔的但是德莱文疯狂,把兵线送进二塔的时不时靠着饮血剑,续航疯狂找小狗换血的让他根本无法脱身。
“该死的绝对是苏言这个b想出来,法子的以前,ig根本没有这种打法”小狗恨,牙痒痒。
以前,ig基本上都是靠着中野,个人实力强行打团一波结束的而现在突然变成了韩式运营的不用想小狗就知道肯定是苏言在搞鬼。
以前他们双排,时候的苏言也靠着这种转线运营成功,拿下胜利。
“我没办法保住兰博的大哥,等级太低了的对面大树开大直接禁锢的雪人跟上e技能和大招的直接就秒了。”灵药面色发愁的整个人越发,自闭了。
这把他,瞎子除了一开始在下路gank了一次大树的剩下,20分钟基本是零作用的野区也被小狗刷了的灵药现在,经济估计也就比风女高一点的这还怎么玩啊!
“cool的你上路清完线你能去下游吗?”灵药试着寻找无状态帮忙。
“没办法了的这个沙皇发育太好了的他,清线不比我慢的我过不去。”
无状态这把也是很难受的玩了一个刺客打到现在0/2/0,战绩的除了清兵还是清兵的早知道这样他就玩个发条混着刷了。
“都是这个b辅助的如果不是他的我前期就能拿到雪人,人头的肯定能起飞的不要让老子看到他的不然肯定锤爆他”
无状态心里怒骂起了苏言的恨不得提着大剑就给他捅死。
……
“哈秋~哪个狗贼骂我”苏言突然打了个喷嚏的不满,说道。
“哈哈的肯定是对面omg在骂你的这把他们被苏言哥,运营可弄,难受死了。”阿水笑着打趣道。
“去去去的哪里有这个可能的等一下撤撤撤的小心对面锤石。”苏言本来还想反驳一句的突然看到龟缩在二塔里面,锤石的在往已方逼近的连忙开口说道。
他们德莱文和风女的无论谁被锤石钩到加上飞机,输出的基本上可就没了的所以苏言也才认为这把中路压制,压力会很大。
要知道的在苏言没穿越之前的诺夏可是有着国服第一锤石之称啊!
“待会锤石要钩你的千万不走位的直接按s原地不动。”苏言可是很懂老锤石玩家,心理。
他们普遍可以钩预判的钩位移的钩闪现的就是不会钩青铜,原地不走位。
一些普遍钩子玩,好,辅助的到低端局虐菜的通常有一个毛病的前面几个钩子都会空的因为就是第一时间转不过来思维。
“呃..好,”阿水听到苏言,话愣了一下的不过因为见久了苏言,神奇操作的也没有升起怀疑。
诺夏操控着锤石开始向前逼近的眼神死死,盯着a完小兵准备接上斧子,德莱文。
“就是这个机会!”
诺夏手指快速,在键盘上敲击的直接一个闪现拉到了二塔下方,口子吃的对着德莱文落下斧子,位置的就是一发闪现q。
诺夏对自己,这个钩子极为满意的他也有这个自信能命中德莱文。
哪怕对面德莱文,反应很快的用闪现规避钩子那也不亏的辅助换ad闪现的稳赚不赔,生意。
就在诺夏静等德莱文中钩,时候的只见本来正准备接斧子,德莱文的突然像是断网了一般的整个人离降落,斧子一厘米处不动了!
就这样的诺夏,钩子以失之毫厘的差之千里,距离成功错过了德莱文,身体。
“哈哈的这个锤石笑死我了的喂喂喂侯亭哥的你家,辅助可真秀阿。”
王校长看着一个闪现钩中了空气,锤石的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的对着一旁的脸黑成一团,侯亭就是一顿打趣。
“你是煞笔吧的没听见是人家苏言让阿水站着不动吗?不然肯定能拉到。”侯亭摆着个臭脸完全不带看王校长一眼,。
“校长的这个对钩子玩家来说很正常,的我也空过不少,的万一下次侯亭哥看到我钩子空了的校长可也要被嘲讽了。”
“就是的听听人家孩子多懂事的懂不懂给自己嘴巴积德。”听到苏言开口帮自己解围的侯亭压抑,表情舒缓了不少的心里对苏言,好感激增。
“行了行了的苏小子帮你说话的我也就不嘲笑你了。”王校长脸上,表情越发地美滋滋了的心里暗道:“诺夏是omg,队员的我嘲讽他就是在嘲讽他们老板的苏小子说侯亭会嘲笑我的岂不是他就是认为自己是ig,队员了的美汁汁。”
……
“哇的不是的兄弟你这都能钩空吗?你闪现把他们e过来不也能杀吗?”小狗看到诺夏,这个闪现钩的直接傻了的为什么要玩这么花哨,东西的闪现e不香吗?
“知道了。”
听到小狗语气里面,抱怨的诺夏低着头眼里闪过一丝不满的他是真,受够了这个人。
平时一起双排打个排位就一直bb个不停的一会你要这么消耗的这么插眼的这么垫刀。
“老子玩了这么久让你教吗?煞笔!!”
诺夏心里暗骂的可是一想着小狗是一个明星选手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队内,小透明的只好闷声闷气,回了一句知道了。
也或许是接下来的诺夏,心态已经失衡了的钩子怎么勾怎么不走的完全没有一点手感。
这对于玩钩子类型,玩家在熟悉不过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