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57章 肾火过旺

第57章 肾火过旺

 热门推荐:
    慕容麒面对冷清琅的时候,总是十足的耐心与好脾气,与在冷清欢面前判若两人:“都说了,她来jun营是有正事,我们之间压根就不可能有......”
    话还没有说完,听身后有人娇滴滴地喊了一声:“王爷,你可见到我的帕子搁在了哪里?适才还给您擦汗来着,怎么一转眼不见了?”
    他诧异地扭脸,见冷清欢披散着齐腰的湿漉漉的秀发,裹着自己肥大的锦袍,慵懒地靠在门框上,衣领微敞,眼梢含春,刚刚被热气熏蒸过的肌肤白里透红,犹如红梅落雪,粉透胭脂,晶莹剔透。
    冷清琅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失了血色,抬手指点着冷清欢,嘴唇都在哆嗦:“你,你怎么穿着王爷的衣服?”
    冷清欢轻嗤一声:“这话说的,我不穿王爷的衣服,难不成穿别人的?”
    慕容麒竟然没有解释。冷清琅面上更加恼羞成怒:“这里乃是jun营,你们怎么可以......”
    冷清欢腰肢款款地向着二人这里走过来,一手提着拖曳在地上的衣摆,露出绣鞋和白皙如玉的脚背。
    她疑惑地眨眨眼睛:“听妹妹这口气,怎么好像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被捉奸在床一般?王爷,难道妾身昨夜睡在你的房间里有什么不对吗?”
    “你竟然让她睡在你的房间?”冷清琅瞬间泪盈于睫,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
    慕容麒解释:“jun营里条件艰苦,只有我的营帐勉强可以。而且距离于副将的房间比较近,方便照顾。”
    冷清欢长长地打了一个呵欠:“不说还好,昨夜里你不管不顾地将我扑倒在地上,整得我腰都快要断了。晨起又折腾半天,简直累死人。正好妹妹过来陪你,你就不要只缠着我一个人了。让我去休息一会儿,你们慢慢聊。”
    一番话,说得极是暧昧。冷清琅难以置信地望着她,又看一眼慕容麒,紧咬着下唇,脚尖恨不能将地面碾出一个窟窿来,不要钱的泪珠子噼里啪啦地就落了下来。
    “你,你们......”
    慕容麒想解释,虽然事实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而自从冷清欢从房间里出来,披着他肥大的外衫,显得身材愈加纤细玲珑,欲遮还露地显出胸前的一片耀目白皙。整个人风情万种,充满了难言的诱惑。
    jun营里的shibing们离得远远的,眼神却一个劲儿地往这里飘过来。
    慕容麒心里很不舒坦,怒火“噌噌”地往上窜。偏生这个女人一点也不自觉,还笑得眼底眉梢都是妩媚的风情,他顿时怒了:“还不快滚回去!”
    冷清欢不像往常那般反唇相讥,仍旧嬉皮笑脸地笑,冲着他微微勾唇:“那我回去床上歇着了。”
    伸个懒腰,自己趿拉着鞋子大摇大摆地回了,不盈一握的纤腰在肥大的锦袍里扭得就像一条水蛇。
    冷清琅是芳心碎了一地。从昨日自己的燕窝被安排送来了jun营,她就开始提心吊胆,到后来冷清欢彻夜未归,更是令她备受煎熬。而现在,好像所有不好的预感全都成真了,冷清欢竟然捷足先登,勾搭上了慕容麒。
    慕容麒分明不是很讨厌这个女人吗?就连自己在他面前提起冷清欢这三个字,他都会面色一沉,骤雨狂风将至,怎么一转眼,两人就背着自己,那啥了呢?
    慕容麒见她面色极难看,还是闷声解释了一句:“我跟她什么也没有,你不要误会。”
    俗话说,女人不能宠,越宠越有种。他若是冷着脸一言不发,冷清琅还真的不敢造次。可是他这样主动地撇清他与冷清欢之间的关系,令冷清琅瞬间又有了优越感,在慕容麒面前刁蛮起来。
    “谁会相信呢?她都已经住进了你的房间,穿上了你的衣服。你却骗我说不喜欢她,厌憎她?我不信!”
    女人三件宝,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是金氏对着右相屡试不爽的法宝,冷清琅深得真传。
    只可惜,慕容麒是只顺毛驴,冷清琅一哭,他就服软了,一闹,他自己也就恼了。
    “不信就算,本王没有必要跟你解释。”
    这是慕容麒第一次冷着脸跟自己说话,冷清琅一脸的难以置信,睫毛轻颤,就连嘴唇都开始哆嗦起来。
    “妾身的确没有资格约束王爷,妾身只是难过,是我管教不严,知秋这丫头胡说八道,令王爷误会了姐姐。王爷生我的气也是应当,您打我骂我罚我都可以,可是您这样做,分明是用刀子在狠狠地戳妾身的心。
    无缘无故的,王爷就这样厌恶我,妾身实在冤枉,委屈,我究竟哪里错了,您告诉我也好。我都已经这样卑微了,还要怎么做?”
    慕容麒从来没有在冷清琅面前发过怒,他知道,一定是冷清欢适才撩拨起来了自己的怒火,所以掌控不住情绪。
    忍了忍,柔声劝道:“你多虑了,本王只是最近jun务繁忙而已,你先回府,等到jun营里的事情忙完了,本王再回去陪你。”
    冷清琅满是委屈地试探:“难道,妾身就不能像姐姐这样,留下来陪你吗?”
    “不能!”慕容麒斩钉截铁。
    冷清琅轻轻地咬着下唇,一想起适才冷清欢那副耀武扬威的样子,心里气恼,终究是赌了气:“就知道,我永远比不了姐姐。王爷口口声声说宠我,最偏心的还是她。”
    扭身落寞地走,慕容麒竟然也没有开口劝慰,更没有阻拦。心里更恨,觉得自己一大早起梳妆打扮,特意跑过来,竟然受了羞辱,脚下加快,直接出了jun营。
    慕容麒望着她的背影逐渐消失,转身便大步流星地进了冷清欢休息的房间。
    屋子里仍旧蒸腾着一股暖香。
    冷清欢还穿着他的锦袍,正在用帕子擦头发,听到动静头也不回:“进别人的房间竟然门都不敲,真没有礼貌。多亏我还没有换下衣服。”
    “清琅已经被你气走了,你可得意了?”
    冷清欢擦拭头发的手顿了顿:“应该得意的是王爷您啊,看到冷清琅为你争风吃醋,多有优越感。”
    “既然你对本王没兴趣,为什么要处处针对清琅?”
    冷清欢放下手里的帕子,转过身来,疑惑地眨眨眼睛,眸子里一片澄澈。
    “这衣服是你给我准备的,我沐浴也是你张罗的,昨夜里被你扑倒也是事实,我何曾说错一句话。假如说她误会,那也是她自己心里脏。再说了,我们原本就是夫妻,就算是怎么了,轮得着她一个小妾指手画脚吗?”
    慕容麒一时气结,冷冷地打量她:“言行举止轻浮放荡,就跟倚门卖笑的青-楼女子一般,能不令人误会吗?”
    冷清欢也顿时恼火了,怎么说不过又做人身攻击呢?
    “那王爷这一脸不满足,肾火过旺的样子,竟然也没有打消她的怀疑吗?”
    “真不要脸,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
    “你们更不要脸的事情都做过了,还不是一样见人?”
    慕容麒紧咬着牙关,向着她一步步逼近:“我们做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了?”
    呃,顺口而出,没经过大脑,两人有没有做什么羞羞的事情,她还真的不知道,忘了买门票参观了。
    摄于他的威压,冷清欢狼狈地退后一步:“君子动口不动手。”
    慕容麒看她畏怯的样子,心里得意,就像是猫在故意逗弄着老鼠,俯低了身子,眸子里充满着魅惑:“本王哪里像是肾火过旺了?”
    “不是,”冷清欢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是肝火,肝火过旺。”